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舒溪河畔 / 廟觀庵堂 / 西峰山下培荊堂

          0 0

             

          西峰山下培荊堂

          2020-04-11  舒溪河畔

          西峰山下培荊堂

          杜德玉 微太平 2019-10-08

          黃山區 2019.10.8  九月初十 陰 14-22°





          來源:黃山區人民政府網

          從黃山區城區甘棠沿著218省道向西行駛16公里,接近焦村鎮政府所在地時,靠近省道西邊的山坡上,坐落著一個幾十戶人家的小村莊。表面看上去,這座小村莊并不是很起眼,但這村莊的名氣卻很大,方圓幾十里的老百姓都知道。這座小山村,就是在歷史上曾出過文武狀元的雙元里。

          沿著村莊中間的斜坡水泥路筆直向上行走數百米,抵達村莊西邊的最高處時,就看見一幢古色古香的舊民居掩映在一片綠樹叢林中,與周圍鱗次櫛比的新樓房形成鮮明的對比。這是雙元里唯一保存完好的古民居,也是焦村鎮古民居中最有特色的一幢老民宅。老宅的主人焦德幼,是焦村中學的一位退休教師,老宅有一個頗費思量的名字叫“培荊堂”。據焦德幼老師解釋,這個培荊是他先祖的名字,但反復查閱焦氏族譜,焦德幼老師的先祖名序里,卻沒有這個名字。

          如果單從外觀上看,你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這個看上去很普通的培荊堂卻是一幢有著幾百年歷史的老宅。關于培荊堂修建的確切年代,因沒有遺留任何資料,現在已無法考證,但培荊堂大門口一棵古老的桂花樹卻分明昭示著培荊堂滄桑的歷史和久遠的年代。這棵四五人合抱的桂花樹高大粗壯,枝繁葉茂,綠樹濃蔭,遮蔽了整個院落。從蒼虬的樹干上推斷,這棵桂花樹的樹齡至少有三四百年了。按照先建住宅后栽樹的習慣來看,培荊堂至少在清朝初年就已經問世。

          培荊堂地處雙元里村莊最高處的山坳里,從風水角度來看,是一座地理位置和地理環境都非常好的住宅。培荊堂坐西朝東,背倚西峰山,左有山岡屏衛,右有緩坡圍護,門前山下是開闊平坦的田疇,其形其貌酷似“圈椅”,又有青龍(溪水)居左,白虎(山路)居右,當屬上上之風水。再加上四周古木參天,環境清幽,空氣清新,人住在培荊堂中,自然會有一種很舒適很愉悅的感覺。

          從建筑的美學角度來看,培荊堂的整個結構非常勻稱和諧,達到了中國古典建筑對稱美的極致,被有關專家稱為“古建筑的精品”;從外面看,培荊堂就是一幢很普通的民宅,粉墻黛瓦,既沒有高大的垣墻,也沒有氣派的門樓;從外形上來說,培荊堂有別于徽派建筑,風格上更接近于宣城涇縣一帶的古民居;從內部結構來看,培荊堂與徽派建筑又別無二致,既有寬大軒敞的廳堂,又有四水歸堂的天井,但培荊堂比一般的徽派建筑在布局上更加美觀,前后左右搭配得很合理,上上下下分布得很勻稱,給人一種極致的和諧感。

          培荊堂正屋共有二進,前進門廳,后進堂廳,中間隔著長方形的天井。門廳和堂廳兩側均是廂房,前后廂房之間用四方的天井隔開,正屋兩側各有一間狹長的耳房,作為廚房和擺放雜物的地方。徽派建筑正屋的門廳一般都是很小的,但培荊堂的門廳與后進的堂廳大體相當,如果不是粗壯的冬瓜梁和高大的屏風映襯著堂廳,站在中間的天井中,你會分辨不出哪個是門廳,哪個是堂廳。門廳兩側各有兩間廂房,大小與堂廳兩側的廂房一樣,前后廂房之間,也分別隔著一個四方的天井,與中間長方形的天井交相輝映。兩個廳堂,八個廂房,三個天井,非常嚴格地按照對稱的原則分布著,很和諧地組合成一個美觀的整體。

          一般的徽派建筑,房屋的采光都不是很充足。由于徽派建筑基本上沒有設計外窗,光線只能通過天井漫溢下來,堂前的光線還可以,但兩邊的廂房就很昏暗了。可培荊堂卻沒有這樣的瑕疵。由于中間一字分布著三個大天井,培荊堂室內的光線非常充足,無論是上午中午還是下午,燦爛的陽光都能夠毫無遮擋地從天井里灑落下來,流瀉或飛濺到培荊堂的每一個角落里。人在其中,自然會感覺房屋很亮堂。房屋的女主人崔老師甚至還有些抱怨地說:“屋內光線太亮了,電視機不管怎么擺放,看上去都有些刺眼呢。”

          除了堂前碩大的冬瓜梁能顯示主人財大氣粗的氣勢外,培荊堂內隨處可見的雕刻更能彰顯主人的文化品位和藝術氣質,天井四周的梁柱斜撐上更是刻滿了許多生動有趣的雕像:有活靈活現的對獅滾繡球,有惟妙惟肖的丹鳳朝陽,有手捧仙桃的老壽星,有隔澗對鳴的幼鹿,有活潑跳躍的松鼠等等。這些栩栩如生的雕刻,集中體現了培荊堂木雕藝術的精湛。值得一提的是,在門廳北側的一間廂房窗欞上,還有一幅花格木雕的冰棱圖。焦德幼老師介紹說,這是一間書房,為了激勵子孫后代能發憤圖強,刻苦學習,先祖特意制作了這幅冰棱形的窗戶,意喻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居住在這樣一座祥和安寧的宅第中,子孫后代也一定會興旺發達的。事實上,從焦德幼老師的祖父開始,培荊堂這座老宅就開始興旺了。清朝末年,焦德幼老師的祖父焦汝霖就曾入仕為官。焦氏族譜上沒有明確記載焦汝霖的官職,只有簡短的“入仕郎”三個字。焦德幼老師介紹說,他的爺爺焦汝霖中舉后在宣州府做官,不巧的是,焦汝霖上任沒幾天,其父就過世了,按照朝廷“丁憂三年”的慣例,焦汝霖自然就辭官回家為父守孝,但三年期滿后,大清朝卻滅亡了,焦汝霖自然就無官可做了,只好自謀職業去經商。焦汝霖經營藥店,生意一直紅紅火火,他的兒子焦志沫也受其影響,在家開起了豆腐坊。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豆腐坊卻成了焦志沫走上革命道路的橋梁和紐帶。

          由于培荊堂所處的位置很偏僻,出后門就是綿延的大山和茂密的樹林,便于游擊隊潛伏和隱蔽。當年西鄉一帶的游擊隊就把培荊堂作為聯絡點,經常在此開展革命活動。做豆腐的焦志沫夫婦受游擊隊的熏陶和影響,也秘密加入了游擊隊。為了便于掌握敵人的動向,焦志沫在山下的雙溪街上開了一爿小店鋪,表面上看是賣豆腐,實際上成了游擊隊的情報點。焦德幼的父親焦志沫在培荊堂家中做豆腐,他的母親就在街上的豆腐坊里一邊賣豆腐,一邊為游擊隊傳遞情報。焦德幼的父親焦志沫也因為解放前的這一段革命經歷,解放后被組織安排了工作,直到1980年從糧食系統光榮離休。

          離開培荊堂時已是午后,秋日溫和的陽光從門前高大的桂花樹上灑落下來,培荊堂籠罩在一片斑駁的樹影之中,顯得格外安寧和靜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