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文史尋芳 / 清朝雜談 /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

          0 0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原創
          2020-04-11  文史尋芳

          全文1810字丨閱讀約需5分鐘

          納蘭性德,字容若。因出生在臘月,小時稱冬郎。

          17歲進入太學(中國古代國立最高學府)讀書,深得賞識;18歲參加鄉試,一考即舉;在隨后的會試中,納蘭性德因病未能參加。22歲時,中二甲第七名。而此一中,深得康熙皇帝賞識。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文武皆才,加之其出身與皇室沾親帶故,因此被康熙皇帝留在身邊授三等侍衛(侍衛處所轄侍衛之一,官居正五品)。因其能力出眾,不久便升至一等侍衛(清代侍衛中第一等。武職正三品),跟隨康熙皇帝議事出巡。

          在年華正好的歲月里,納蘭性德幾乎順風順水,一路得勢,成為了當時眾人羨慕的對象。

          康熙十三年,納蘭性德迎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人生的轉折也由此開始。這一年,19歲的納蘭性德與18歲的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成婚。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人生轉折

          出身書香豪門,地位優越,當時的納蘭性德自然是眼界開闊,懷揣報國立業的雄心壯志。但苦于諸多限制,并無人知曉納蘭性德的內心世界。康熙皇帝的重用與賞識也難以排解這郁郁之情。

          但盧氏的到來,幾乎完全打開了納蘭性德內心世界。花齡少年得愛妻,心中雄志得有抒。新婚后的美滿生活極大地激發出他詩詞創作的激情,諸多傳世之作也由此誕生。

          《長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納蘭性德,曾經在多少個壯志激蕩胸懷的夜晚想要為國出征,曾經在多少個四下無人知的夜晚想要有個知己,而當真正的知己到來之時,更加難以割舍的是留戀之情。

          現在有人懂得激蕩著的壯志,有人徹夜長談,可是要為國戍疆的時候,心里卻多了兩頭都放不下的憂愁。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風一程雪一程

          騎上戰馬,披上戰甲,手中卻提不起這韁繩。

          山一程,水一程。一步更作三步行。出戰的決心已下,可是親人依依惜別之情形更猶如無形的韁繩,想要留住一顆即將出塞的戰士的心。原本一步的路程恨不得作三步走,最難的是家國情懷的割舍與平衡。

          初到戰場,風雪交加,納蘭性德心中更是燒起對愛妻的思念。刀劍碰撞的刺耳之聲,讓人難以入睡,在這樣的寒夜,如果一家人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可是最怕的是一切歸于寧靜的深夜,遠在塞外露營的孤身一人。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塞外

          康熙十六年,婚后僅三年,納蘭性德的知己愛妻因難產去世。

          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

          這是盧氏臨別之際留給納蘭性德的詩句。意為抱恨而終,難以與納蘭共度此生,但愿化為天上常月,年年伴隨納蘭,只為納蘭一人而圓。

          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后感賦。

          在紀念盧氏的《沁園春·丁巳重陽前三日》中,納蘭性德感慨道愛妻盧氏未曾學過詩詞,不知從何處來的靈感,只覺愈加讓人思念愛妻。

          記繡榻閑時,并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

          在秀榻閑時一起吹過的細雨;在欄桿彎彎處,相互依靠賞過的落日。回憶起往昔,納蘭性德不由得感傷人生如夢,夢好難留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納蘭性德中年圖

          納蘭性德愈感人生無愛,陷入了對愛妻的深深悼念之中。先是得到人生知己的喜悅尚未分享,轉眼間便是失去知己愛妻的痛苦,這一沉重打擊對納蘭性德來說,無疑是致命而又絕望地。

          在對盧氏深深地悼念與思懷之情下,納蘭性德為之創作的詩詞更顯幽怨。

          知己一人誰是?已矣。贏得誤他生。《荷葉杯》

          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憶江南 宿雙林禪院有感》

          薄霜庭院怯生衣,心悄悄,紅闌繞,此情待共誰人曉?《天仙子》

          吹到一片秋香,清輝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盡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對,舊時明月。《琵琶仙 中秋》

          在愛妻盧氏離世的8年間,納蘭性德的詩詞充滿了傷懷感時之情。這些字里行間充滿幽怨思念之情的詞句,成為納蘭性德詞集《飲水詞》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后人無法超越,就連他自己也無法再超越。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采桑子·明月多情應笑我》

          失去了愛妻的納蘭性德終日沉溺于感傷之中,思念之情穿身透骨,哀惋凄楚的不盡相思之情和悵然若失的懷念心緒也使得他生活的正常節奏被完全打亂,身體狀況也每況愈下。

          期間,康熙皇帝聽聞,曾派官員探望并送藥。

          但愛妻早亡,舊夢難圓的巨大傷痛,讓納蘭性德終日無法擺脫對前景困惑與悲觀。

          康熙二十四年暮春,納蘭性德懷病與好友一聚、一醉,一嘆三詠。心中的積郁以及對盧氏的思念使他一病不起,七日后便盍然而逝,年僅三十歲。

          康熙皇帝聞訊,為之惋惜。

          人生若只如初見——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幽怨人生

          《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康熙二十四年,納蘭性德帶著心中無限的愛與愛妻盧氏于山明水秀之境冥合永遠。

          而他的婉約詞直到今天仍為人們所傳頌,可以說《飲水詞》代表了清代婉約詞的極高水平,幾乎可與宋代諸多名家相媲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