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茂林之家 / 名臣名將 /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

          0 0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2020-04-09  茂林之家

            01

            我國的春秋時期是個很講規矩的時代。

            從小受的教育都是“周禮”,人又講信用又仗義,豪放起來連自個兒命都可以不要,卻不能壞規矩。要不后世很多人都崇拜“周禮”,夢想回到那個年月。

            但春秋也是一個亂世,國家特別多,大大小小100多個。中原就那么大地方,這么多國家實力肯定不均衡,胳膊粗力氣大的就說了算,話語權都掌握在他們手里。

            解決問題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戰爭。打唄,打服一個是一個。

            所以那會兒的仗非常頻,所謂“春秋無義戰”,吃不合適了都興許拉兵削你一頓。

            那年代開始時打仗特仁義。兩國“約架”,定好日子定好地點,分別排好隊形,齊齊整整的方塊隊,不像打架倒像閱兵。后來過老多年了歐洲還那么干,奏著音樂敲著小鼓無視槍林彈雨旁若無人地往前走。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春秋時很講“儀式感”的兩軍對陣

            “結日定地,各居一面,鳴鼓而戰,不相詐”,一聲令下后雙方撲做一團,憑實力造。兩頭兒都沒有陰謀詭計,說實話,也不懂。

            春秋時期的第一場大戰叫“城濮之戰”,主戰方為中原新霸主晉國與“南方新勢力”楚國。雙方還各自掛著幾個兄弟,號稱聯軍。后世的美國出去欺負誰,無師自通也是這路數。

            這場戰爭打出了新花樣,令人大開眼界,從此開拓了后世名家名將們的腦回路。

            就因為晉國有一個堪稱天才的主帥,他叫先軫,本文的主人公。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先軫

            02

            先簡單說一下先軫的歷史。

            我們都知道晉國老大晉文公的名字叫重耳。重耳年輕時有5個鐵哥們,一塊兒吹牛打屁喝酒泡妞聊大天的那種,先軫是其中的一個。

            重耳的老爸晉獻公有一堆老婆,自然生了一大堆小孩。晉獻公最喜歡他的小媳婦驪姬,整天被驪姬洗腦的結果就是最喜歡她生的兒子奚齊。

            晉獻公當時已經立了世子,根紅苗正的申生。驪姬非要立自己的兒子奚齊為世子,老實孩子申生就含冤自殺了。

            晉獻公在小媳婦的蠱惑下,腦子里基本都是屎了。他下令追殺自己其他的兒子,有威脅的全都干掉。

            在自己的封地蒲城(現陜西省渭南市)待得挺老實的重耳,一看事情不妙也趕緊扯呼,逃出晉國。

            他的5個哥們這會兒特夠意思,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咱們一起浪跡天涯。當時重耳34歲,先軫才22歲。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文公和他的鐵哥們

            隨著重耳出走的還不僅是這5個人,其實他們是一個精英組成的團隊。重耳為人厚道,彼此都不想分開。

            他們自己也沒想到,這一走,竟是整整19年。

            19年都經過了什么就不說了,好歹是最后成了正果。重耳成為晉文公當了晉國的老大,他這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們,自然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當時各國的政務結構都是以軍隊為主體,分上、中、下三軍,先軫被任命為下軍佐。簡單的說,就是“晉國軍委”的“六把手”。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文公回國即位

            03

            以前中原的霸主是齊國,后來老大齊桓公死了齊國也就落套了。沒有老大的局勢是很容易亂的,作為大國的晉國這時逐漸上位,說話越來越算數。

            也是這個時候,地處江淮一帶的楚國迅速崛起。

            當時以中原文化為尊的諸國根本看不起這幫“蠻夷”,認為那就是一群不識字的文盲。楚國當然不服說老子才不是“蠻夷”,我們最有文化的高級干部屈原都說了:“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我家老祖那是“三皇五帝”的孫子。而且俺有錢有兵有實力,要不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

            你只要從國君的封號上就能看得出來,中原國家的國君都稱“公”,而人家楚國的,自稱“王”。

            所以,這兩大勢力的相爭已經不可避免。勝則進,不勝則退。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楚相爭的形勢

            公元前633年,楚國帶著鄭、陳、蔡、許組成聯軍去找宋國的麻煩。宋國當年對晉文公有恩啊,便緊急請求支援。

            這時晉文公非常為難。一來楚國不是個善茬兒,二是宋國離晉國較遠,中間還夾著楚國的兩個小兄弟曹和衛,打不打、怎么打都令人頭疼。

            這時先軫站出來說,這一仗是必須得打的。

            首先可以報答宋國當年的恩惠,為晉國贏得口碑;其次可以樹立我們在諸侯中的威信,為稱霸中原奠定基礎。

            先軫的分析得到了大家的贊同,并隨即制定了先攻曹、魏,逼楚國分兵,解宋國燃眉之急的計策。

            都知道戰國時孫臏“圍魏救趙”,但誰又知道人家早就開始了。

            正在這時,公元前632年2月,“晉國軍委”一把手、中軍帥郤縠突然得暴病死了,腦溢血心梗什么的。晉文公當機立斷,立刻越級提拔先軫坐了中軍元帥的位置。

            這可不是老大的“任人唯親”,后面可以證明,這是一個極為英明、知人善任的舉措。

            從此,一代名將走上歷史舞臺。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04

            3月,晉國軍隊攻入曹國都城。這時宋國被圍得已經受不了了,再次求晉國速速拉兄弟一把。

            但晉國又有了新的難題:如果出兵,相鄰的齊、秦是什么態度呢?這倆野心同樣不小的老小子會不會乘機咬我們一口?

            這時又是先軫提出建議:讓宋國賄賂齊和秦,請齊、秦代為向楚國求情;同時,把已占領的曹、衛的領土私自分給宋國,激怒楚國使楚國拒絕齊、秦。這時丟了面子的齊、秦一定會非常憤怒,而成為晉國的同盟。

            構織一個于己有利的“利益鏈”,把“心理戰”和“縱橫術”玩得如此嫻熟,不能說不是一個奇才。

            一切都按著先軫的設計進行。

            也是一代雄主的楚成王可不是傻子。發生了這些之后,他左右琢磨好像自己已經失去了先機。就和楚國的統帥子玉商量,說重耳先軫都不是簡單的人,這仗,咱們先不打了。

            子玉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主兒,還從沒打過敗仗,所以非要打不可。楚成王擰不過他,只得分給他部分軍隊說那你就試試吧。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子玉給楚莊王送行

            子玉先想出了一個損招。

            他派使者來到晉國。說只要能放過曹、衛,宋國我們就退兵。當時晉國的首席智囊狐偃氣壞了,說子玉你真拿自個兒當根蔥了我這就削你你信不。

            先軫勸住了狐偃。

            他說大哥且慢,這是子玉那貨的離間之計不能上當,咱不能同時得罪三個國家。我們可以私下跟曹、衛許諾,允許他們復國,但要加入我們的陣營。同時扣留楚國使者,激怒子玉,把戰火挑起來。

            晉文公邊上一聽說我兄弟這計策高啊,立刻允諾,就這么干。

            子玉果然急了,立刻率兵攻打晉軍。

            文公當年逃難時到過楚國,楚成王對他不錯。哥倆喝酒喝高了楚成王問,你以后要是做了國君咋報答我呀?文公說如果以后兩國必須打仗的話,我將“退避三舍”,就是先后退90里。

            這次兩軍對陣之后,晉國果然信守了承諾,主動后退90里。

            記住,這就是成語“退避三舍”的來歷。

            表面上看是哥講信用,實際上按先軫的說法,先主動“示怯”培養子玉的驕氣,其次多讓丫走點路,累累這幫孫子。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文公承諾“退避三舍”

            四月六日,兩軍在城濮(今山東省鄄城西南)正式對壘。

            楚國加上它兩個小哥們陳、蔡有戰車1200乘(約12萬人),晉國加上拉來的三個幫手齊、宋、秦有戰車1000乘(約10萬人),這規模應該算可以了。

            開始當然也是遵守道上兒的規矩,按上、中、下三軍左、中、右分別排好方塊隊,準備一聲令下撲到一起就開始招呼。按子玉信心滿滿的說法:“日必無晉矣。”就是今天過后就沒你們毬的了。

            子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約架倒還是約架,但打法完全改變了,因為對方是先軫。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軍先動的手。

            和楚國右軍相對的是晉國下軍副將(下軍佐)胥臣的部隊,他把自己戰車的馬的身上全裹了一層虎皮,烏泱泱成千上萬的“花斑豹”沖向對方。對面的一大部分是陳國和蔡國的“附庸軍”,來給“楚老大”站腳助威的,哪承想沖過來這么一群怪物,人倒沒啥馬毛了,嘩啦,右軍就潰了。

            與此同時,晉右翼主將(上軍帥)狐毛和楚軍的左翼剛交手沒兩下就假裝打不過,讓插著自己和副手狐偃(上軍佐)兩桿大旗的戰車帶頭往后跑。狐毛這么整,晉軍左翼主將(下軍帥)欒枝也這么整,不但后退,還把馬匹和戰車綁上樹枝子,攉騰得滿天塵土,好像已經完蛋了似的。

            本來子玉就驕傲,這會兒一看對方的左翼也不行啊,自己右翼雖然陳、蔡這倆貨慫點兒但似乎也沒出什么問題。

            于是他下令楚軍左翼“乘勝”追擊。

            這會兒先軫在干什么?他在等。就等子玉的這個命令。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當楚軍的左翼完全“伸出”后,先軫率領自己的中軍主力迅速出擊,立刻切斷了敵方與其中軍的聯系。

            這時假裝逃跑的狐毛也不跑了,反回身配合中軍一同夾擊這股敵人。左翼的欒枝當然也停止了攉騰土,與胥臣一起將開始就崩潰的楚軍右翼繼續收拾之。

            陰謀,完全是陰謀。這根本不是平時的路數,以后沒法一起玩耍了。

            子玉雖然覺得自個特牛逼,但知道止損。一看左右兩條“胳膊”全斷了,就知道這仗不能打了。

            他立刻命令中軍停止進攻,并迅速退出戰場。我是輸了,但不能全撂在這兒。

            不過楚成王這糟老頭子不夠意思。子玉帶著敗軍回到楚國邊境時,回答是大王不許你進城。子玉頓時明白了咋回事兒,嘆了口氣,自個把自個給“裁”了。

            子玉的大名叫成得臣,同時也是楚國的令尹(首相),一個打仗治國都行的牛人,就這么崴在了先軫的手里。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子玉也是一個“牛人”

            別看“城濮之戰”打了還不到一天,它卻是中國戰爭史上第一次“行詭計、出詭兵”的大型戰役。

            打這之后,沒有傻子再用“方塊隊”互撕了。帶兵的家伙們一看我靠仗原來可以這么打,從此腦洞大開,一個比一個狡猾。

            其實,最后的決戰在這整個戰役中不過是一個環節。

            從最初宋國的求救起,先軫不但知己,而且知彼。他巧妙地制造和利用了各種有利于自己的因素,把主觀能動性發揮到了極致,制敵、誘敵、驕敵、殲敵,一系列精思妙計如“請君入甕”,直到最后實現自己的目的。

            在他之前無一人做到這些,是不是可稱“千古第一將”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先軫“一戰封神”

            05

            “城濮之戰”5年之后的公元前628年。

            只做了8年國君的晉文公重耳走了,終年69歲,但給子孫們留下了一個在中原一跺腳可以亂顫的霸業。

            崛起于西北的秦國,國君秦穆公也是當時一個非常牛的牛人,經過多年埋頭苦干,覺得自己相當可以了,已經有了走向中原的實力和資本。

            可他上下的鄰居,一個晉國一個楚國,踢哪個腳都得受傷。但早晚得出啊,趁著晉文公和鄭國的國君都剛駕崩,他選擇了好欺負的鄭國。

            打鄭國,不但得繞過“名譽元首”周天子所在的周國,還得偷偷的越過晉國國境,全程1500余里,那隔山邁嶺的他也干。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春秋列國形勢圖

            老大尸骨未寒還沒下葬,秦國就敢整這種事兒,可把晉國高層氣壞了。伐鄭是假,這明顯是對著我們來的啊!

            可打不打秦國嚷嚷了半天卻定不下來。因為當年重耳逃亡時秦穆公對他有恩,不但回國即位人家派了兵,連媳婦都一炮兒送了5個,領頭的文嬴還是親閨女。

            先軫卻認為這些一碼是一碼,堅決主張收拾秦國這幫孫子。國君新喪不來吊唁,胃口貪婪膽大妄為,邊境借道屁都不放,伐我同姓唇亡齒寒。“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不打?不打以后后悔!

            剛接了老爹位置的晉襄公一聽,覺得先軫叔叔的話實在是有理。立刻拍板,管他有沒有親戚揍他丫的。

            秦國的遠征軍也不太順利。先是被鄭國一個牛販子(弦高)半道給忽悠了,弄得鄭國有了防備。偷襲眼見不成了,只好順路收拾了一個小城邦滑國,搶了不少東西回國了。

            他們不知道,回去的路途,竟是一條永遠的不歸之路。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崤之戰”示意圖

            公元前627年4月。由先軫作主帥,拉了晉國邊境的少數民族姜戎當幫手,身著喪服的晉襄公親自督戰,在晉國的崤(音:肖)山(今河南省洛寧縣東宋鄉)隘道設下了埋伏圈,準備全殲這些千里而來的秦軍。

            根本從來沒想過還有這種事情,腦子里全然沒有任何“挨打”概念的秦國人,就這樣悠哉悠哉的走進了“死亡之谷”。

            這就是一場屠殺。數萬人幾乎無一幸免,領軍的三個將領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被活捉。

            不是他們蠢,只因為,這是歷史記載上的第一場伏擊戰。

            從這以后,戰爭,才有了“藝術”可言。

            從此,“崤之戰”被永遠銘記在史冊之上。中國的戰爭史上,也不得不再一次寫下“先軫”這個名字。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中國戰爭史上第一場“伏擊戰”

            06

            剛才咱們說過,晉文公的夫人文嬴是秦穆公的閨女。雖然不是晉襄公的親媽,小媽也是長輩,看到自己娘家的三個將軍當了俘虜,她就到襄公那兒去求情。

            晉襄公也不是六親不認的主兒,想想仗已經打勝了,要這仨貨還有啥用,就順水人情放他們走了。

            正好先軫來提審這三個俘虜,一聽已經讓晉襄公給放了,立時急了。

            他說將士們豁出命來打仗,費多大勁抓住的敵軍主將,就憑一個婦人的幾句話就給放了,這晉國得亡啊!......

            光說不算,臨走前還“呸”地唾了晉襄公一口,一點不慣著這新領導。“不顧而唾”,急了真能看出來。

            晉襄公雖然年輕,卻有他爹的胸懷度量。他并沒有因為先軫的態度而憤怒,而是立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火速派人追趕那三個“逃犯”。哪知道這仨小子知道自己僥幸,跑得比那鹿都快,等追兵追上的時候他們已經過了江了。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晉襄公

            氣消了之后,先軫對自己的行為非常自責。

            他想這不是倚老賣老壞規矩嗎?別人也這么干怎么辦?國君雖然沒怪罪我還跟我賠禮道歉,可我自己就能原諒自己嗎?(“匹夫逞志于君而無討,敢不自討乎?)......

            這事兒埋在他的心里,竟成了一塊化不開的痛。

            也在這一年的8月,一個少數民族部落狄跑到晉國的邊境來搗亂。

            晉軍在箕(今山西蒲縣東北)擊敗狄軍,還抓住了他們的領頭的。

            按說這仗就打完了,誰料作為主帥的先軫摘掉頭盔鎧甲,穿著家常衣服又沖進敵陣,自個來了一通拼殺。

            后果可想而知,肯定掛了。后來狄人把他的首級送回了晉國,據說面帶微笑,雖死猶生。

            誰敢稱“千古第一將”?我們走近這位慷慨赴死的“春秋戰神”

            這是他在用生命表達對國君的愧疚;用這種悲壯的結局,彰顯一個軍人獨有的風骨。

            可尊可敬的春秋人,部下真有好部下,領導也真有好領導。

            “一代戰神”先軫,57歲的人生活得可圈可點,走得也是那么磊落豁達,余韻無窮。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