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專家視點 / 有故事的人 / 一件小事是如何發酵成大事的?

          0 0

             

          一件小事是如何發酵成大事的?

          2020-04-09  專家視點

              一件小事,原本不該發酵的,尤其無關對錯的小事。

              奈何有生事的人,一攪和,小事就搞大了。很多大事就是這么來的。

              今天咱們來聊聊紅樓,看看一件小事是如何被一步步搞大的。

              - 1 -

              話說,這一天是賈母的八十大壽,賈府正在舉辦隆重的慶典活動。

              真是個搞事的好日子。

              事情的起因是,寧國府的尤氏到怡紅院吃宵夜,無意中看到園中的兩個大門沒關,安全起見,就派一個小丫頭去找管家。

              小丫頭到了管家辦公室,見到兩個婆子,說,東府尤奶奶要吩咐個事兒,誰是管事的?(東府是寧國府,西府是榮國府)

              兩個婆子一聽,你誰呀,我們榮國府的,憑啥聽你寧國府的?于是口氣很豪橫:“各家門,各家戶,你有本事,排場你們那邊人去!”

              意思是,各自管各自的,你想安排人,找你們的人去。

              如果賈府是一家大公司,這就是跨部門溝通遇到阻礙了。

              小丫頭來匯報,恰好史湘云、襲人、薛寶琴以及兩位客人都在場,搞得尤氏很沒面子,說,“這是兩個什么人?”

              見尤氏生氣,還要去王熙鳳那里投訴,大家又勸又安慰,算了,別動怒,今天是老太太八十大壽,事兒鬧大了都不好看。

              尤氏知書達理,一聽很有道理,就不再提了。

              為了讓大家看明白后面的事態,先來看下這件事本身——

              站在那兩個婆子角度:你一個其他部門的小朋友,來這里大呼小叫,懂不懂禮貌!

              站在小丫頭的角度:你們這些老油條,犯了錯還這么囂張,別的部門領導就不是領導了?我傳達領導指令有錯嗎?走著瞧。

              根據《榮國府員工管理手冊》,這兩個婆子確實有錯,沒有按時關大門。但這是大錯嗎?也不算,無非罰個幾百錢,打幾板子的事兒。

              可是,事情要是到這里結束,就不是紅樓夢了。曹雪芹肯定沒聽過蝴蝶效應,但并不妨礙這是一個完美案例。

              此刻,蝴蝶已經煽動翅膀,刮起了第一陣風。

              第二個人物出場,她就是周瑞媳婦。

              - 2 -

              前面說尤氏要把這事告訴鳳姐,襲人派自己的一個丫鬟去了。丫鬟走到半路,遇到周瑞媳婦。

              如果說那兩個婆子是該管的事不管,那周瑞媳婦就是不該管的事偏要管。

              她從丫鬟口中得知這件事,馬上跑到怡紅院,對著尤氏開始獻殷勤:

              “偏我不在跟前,若在跟前,且打他們幾個耳刮子……奶奶不要生氣,等過了事兒,我告訴管事的打她個臭死。”

              說這話時,周瑞媳婦已經派人去關了門。說實話,如果事情到這里結束,大家會覺得周瑞媳婦是個熱心人,考慮事情還周到,知道先關了門,等過了賈母的大壽再處理,也有大局觀,那一丟丟的示好也不為過。畢竟,讓領導認可也沒錯。

              可是接下來事情就變了。

              周瑞媳婦又跑到鳳姐跟前,把那兩個婆子狠罵一頓,告訴鳳姐,領導你看,要是不收拾她倆,太傷東府尤大奶奶的面子了。

              鳳姐是人精,一聽就知道是個什么事,于是對周瑞媳婦說,記上那兩個婆子的名字,等賈母壽誕過了,讓尤氏親自發落,或者打幾下,或者饒了她們,隨她便吧。

              說完還補充一句,“什么大事。”

              看到沒,在賈府最嚴格、最有手段的霸道女總裁眼里,這也是小事一樁。有家規在,該怎么處罰就怎么處罰。

              可是周瑞媳婦不想就這么算了,那兩個婆子一向跟她不合,每次需求都駁回,怎么能放棄這大好機會呢?不行,得把事情弄大。

              鳳姐既然給了雞毛,就要當令箭用起來。

              周瑞媳婦當即做了兩個決定:一是派人捆了那兩個婆子,關到馬圈里;二是上報林之孝媳婦。

              林之孝媳婦是榮國府大管家,王熙鳳命令的執行人,也是那兩個婆子的頂頭上司。下屬犯錯了,領導當然著急。

              林之孝媳婦趕緊來見鳳姐,鳳姐已經睡了,不想管這檔小事,就讓她去找尤氏。

              前面說了,尤氏性格溫柔,好說話,原本已經翻篇了,一看林之孝媳婦都驚動了,反復強調:

              “也不是什么大事,倒叫你白跑一遭……不大的事,已經撒開手了。”

              “這是誰多事告訴了鳳丫頭……你回去歇著吧,沒什么大事。”

              林之孝媳婦回去路上遇到趙姨娘,也說同樣的話:

              “原來是這事,也值一個屁!開恩呢,就不理論;心窄些呢,不過打幾下就完了。”

              事情到這里,原本也可以結束。除了周瑞媳婦,所有人都覺得是件小事,略施懲戒就過去了。

              可是好巧不巧,在回去路上,林之孝媳婦又遇到兩個人。

              確切說,是兩個小女孩。

              蝴蝶繼續扇翅膀,風繼續吹。

              - 3 -

              這兩個小女孩,是被關起來的那兩個婆子的女兒,她倆是來求情的。

              這就讓林之孝媳婦為難了:通融吧,事情已經驚動了領導;不通融吧,明明屁大的事。

              咋整?

              不愧是大管家,林之孝媳婦發現,其中一個小女孩的姐姐的婆婆,是一個叫費婆子的女人。

              也就是說,其中一個犯事的婆子,是費婆子的親家。

              而費婆子是邢夫人的陪房。

              這就是紅樓夢閱讀門檻高的原因,關系盤根錯節,很多人看到這里就放棄了,其實好戲才剛剛開始。

              這里交代一下榮國府兩大陣營。

              眾所周知,賈母有兩個兒子,老大一家是賈赦、邢夫人夫婦,兒子賈璉;老二一家是賈政、王夫人夫婦,兒子賈寶玉。

              一般來說,家里應該是老大當家才對,但榮國府比較特殊。兩家比起來,賈赦不及賈政,邢夫人娘家小門小戶,更比不了“金陵王”出身的王夫人。

              賈璉和王熙鳳結婚后,也很快被鳳姐的才華碾壓。這一切,都讓賈母的偏心合情合理,王家人是賈府的王。

              而這一切,也讓邢夫人感到自卑、不公和怨恨,她必須找一個發泄的機會。

              然后,費婆子來了。

              費婆子不愧是心腹,什么話都敢說。她先對邢夫人說:

              我那親家并沒有什么過錯,“不過是和尤氏的小丫頭斗了兩句嘴”,就被鳳姐關到馬圈里,過兩天還要打。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你要為我做主啊……等等。

              一句不提她親家沒關門的錯。

              說完覺得還不夠,繼續煽風點火,對邢夫人說:

              鳳姐就仗著會哄賈母開心,“作威作福,轄治著璉二爺,挑唆二太太,把這邊正經太太不放在心上。”——你兒子都開始粉王家人了,你這個大太太啥也不是。

              不單鳳姐,連王夫人這個二太太一起黑:

              老太太不稀罕你,“都是二太太和璉二奶奶挑唆的”。

              這通話很見效,邢夫人聽完就怒了:好啊你們王家人,以前欺負我,現在連我的奴才也不放過。

              于是,跟王夫人的妯娌矛盾,跟鳳姐的婆媳矛盾,以及長期壓抑著的對賈母偏心的不滿……新仇舊恨,一起涌上心頭。

              她決定拿鳳姐開刀。

              - 4 -

              邢夫人為什么選鳳姐為打擊對象呢?

              很簡單,王夫人她惹不起。鳳姐雖然厲害,但她是兒媳婦,是晚輩,也是這次事件的最高負責人。扛著倫理大旗,這點權力還是有的。

              第二天,她耐心等待,趁著賈母不在,當著一眾人的面,開始她的表演。

              這段太精彩,是現在宮斗劇的祖師爺,必須全文錄上:

              邢夫人“當著許多人賠笑向鳳姐求情說:'我聽見昨晚上二奶奶生氣,打發周管家的娘子捆了兩個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

              論理我不該討情,我想老太太的好日子,發狠的還舍錢舍米,周貧濟老,咱們家倒先折磨起老人家來了。不看我的臉,權且看老太太,放了她們吧’”。

              這段話狠在哪里呢?細節。

              這是紅樓厲害的地方,嚴絲合縫,每個字都所有指。輕輕一筆,信息量就很密集。

              咱們先看邢夫人的姿態,是“賠笑”,是“求情”,這是軟刀子,是做給眾人看的:

              我這個當婆婆的很弱勢,都要給兒媳婦“賠笑求情”了。

              我們現在人可能感受不到,古代禮教特別嚴,不孝的罪名很嚴重的。

              然后說什么呢?她叫鳳姐“二奶奶”。有婆婆給兒媳婦叫奶奶的嗎?

              最狠的是后面的話,她說今天是賈母的八十大壽,老太太舍錢舍米,周濟貧窮的老人,咱家倒先折磨起老人來了——她用的是“折磨老人”。

              在當時,豪門貴族的老人過大壽,會到外面送錢送米,行善積福,是壽誕的一部分。

              言下之意,王熙鳳你這是跟老太太對著干呀,會折了老太太的壽啊你曉不曉得。

              不得不說,邢夫人這招又準又狠,太厲害了。鳳姐這種宮斗大高手,都毫無招架之力。

              當事人尤氏說她:“你原也太多事了。”

              姑媽王夫人說她:邢夫人說的對呀,就算要給尤氏挽回面子,也劃不來干這事。你不知道今天是老太太的壽誕嗎?趕緊放人。

              上哪兒說理去。

              書上寫道:

              鳳姐聽了這話,“又羞又氣……憋得臉紫漲……越想越氣越愧,不覺的灰心轉悲,滾下淚來。”回房之后,又是一陣哭。

              要知道,鳳姐是女強人,很少哭的,連老公背著她納妾那次,也是做戲假哭,可是這次,鳳姐是真哭,真的委屈了。

              - 5 -

              至此,一次下人之間的日常拌嘴,演變成一場驚動全府的斗爭。

              復盤整個事件,參與其中的每個人所做的事,似乎都是合理的。單獨站在某個人的立場,也不算特別惡劣:周瑞媳婦只是獻了點殷勤,費婆子只是為親家抱不平,邢夫人不算磊落,做作過頭,那也有可理解之處。

              可是事態就這樣一步步升級,矛盾一層層疊加。王熙鳳,這個最不想生事的人,反而為這件事買了單。

              這似乎就是紅樓的宿命觀:一切都在不可避免的惡化,每個人都是加害者和被害者。

              現實中很多大事也是這樣發生的,每個參與者都不是大壞蛋,只是站在己方立場,各懷動機。出了事如果單獨追問,他們或許還特別委屈。

              所以,這種難斷對錯的糊涂賬,特別需要一個明白人做領導。

              在賈府里,這個人就是賈母。

              老太太早已看穿了這一切。知道了事情的經過,賈母說:

              這是邢夫人素日沒好氣,“不敢發作,所以今兒拿這個作法子,明是當著眾人給鳳姐沒臉罷了。”

              老太太永遠是老太太。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