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桃子的圖書館zt / 食品安全 / 魔幻!我在兩篇1959年的論文里找到了用頭...

          0 0

             

          魔幻!我在兩篇1959年的論文里找到了用頭發做醬油的教程

          2020-04-09  桃子的圖...
            以前,我們提到一些淵源流傳經久不衰的民間技巧和發明,總會用“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限的”來贊美。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句話的味道也在慢慢發生改變,有時候我們會聽到網上沖浪愛好者們用“勞動人民的智慧”來形容一些有梗的騷操作。

            自動駕駛在玉米地里提前普及

            騷操作用來搞笑倒是無傷大雅,但如果騷到極致就免不了帶來傷害。如果勞動人民的智慧反過來傷害人民,那這點走火入魔的智慧不要也罷。

            大概在2004年前后,央視曝光了頭發醬油的上下游企業,引起了社會的熱烈討論。不太了解情況的吃瓜黨們不僅會有許多問號,可能還會有感嘆號,頭發怎么可能做出醬油來?!

            這是我們印象中的醬油生產工藝

            醬油同樣也是勞動人民的智慧,我們摸索出了一條用微生物發酵的方法將大豆和谷物中的蛋白質分解為游離氨基酸,而這些氨基酸具有鮮味。而頭發和大豆、谷物的共同特點就是蛋白質含量高。

            事情要從源頭說起。相信大家都知道一頭漂亮的長發是很值錢的,不論它還在不在頭上,有些影視劇或者小說里也會給落魄的女主角安排一個賣頭發的情節。

            被賣掉的完整頭發一般都會被制作成假發,出口到全民都愛黑長直和大波浪的非洲,利潤頗高。而那些落滿一地,混雜著灰塵雜物的碎頭發一樣有利可圖。

            化工廠家從城鄉結合部的小理發店里以幾塊錢一斤甚至幾毛錢一斤的價格回收大量未經處理的短碎頭發。這些頭發就是理發店員工每天下班后辛辛苦苦打掃的成果。

            進到工廠或者小作坊里,這些曾經與地面、鞋底多次親密接觸的頭發里還混合著一些垃圾,里面可能還有棉簽、小藥瓶、等等生活垃圾。

            簡單挑揀出顯眼的垃圾,頭發就被倒進反應釜中,經過一系列化工手段處理,毛發中的蛋白質被水解成游離的氨基酸,制成所謂的“氨基酸液”供應給醬油生產商。

            條件好一些的化工廠還會把部分氨基酸液干燥加工成氨基酸粉,供應給距離較遠的醬油廠商,這些粉末兌水后可以重新調制出氨基酸液。

            央視《每周質量報告》節目畫面

            這些氨基酸原液在小作坊里煮沸,添加堿液調節pH值,再加入焦糖色和鹽,靠老師傅精準的用量控制,一款“頭發醬油”就生產出來了,物料成本只有傳統釀造醬油的一半以下,而時間成本可能主要取決于工人的手速。

            想想看,你燙過染過的頭發可能已經被各種染發膏洗發水腌入味了,里面含有鉛、砷等重金屬,經過黑作坊加工后還會帶入致癌物質氯丙醇,在某種巧合下你的頭發可能會重新回到你的身體里。

            2015年,沈陽市每月有50噸碎頭發被收走

            以上就是臭名昭著的“頭發醬油”產業鏈條的簡單介紹,下面才是重頭戲。

            到底是誰想到可以用頭發來做醬油的?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它真的源自勞動人民的無窮智慧。我在兩篇1959年發表在《浙江化工》期刊上的文章里找到完整的“頭發醬油”制作教程。

            第一篇名為《頭發、羽毛、皮、蹄、殼等綜合利用》,署名浙江省化工研究所,文章介紹了如何利用標題中所提的動物蛋白廢料生產化工產品。

            根據文章的描述,這些主要成分為角蛋白的原料可以生產出5種產品:蛋白質(粉)、膠、雷邦米A(乳化劑)、調味醬、胱氨酸酪氨酸及化學醬油。正文部分介紹了前三種產品的生產工藝,唯獨我們最關心的調味醬和化學醬油沒有詳細描述。

            調味醬的部分直接略過,而胱氨酸酪氨酸及化學醬油的生產工藝則直接用“見李玉祥稿”帶過。

            那么李玉祥何許人也?他就是第二篇文章《理發工人的創造——土法生產胱氨酸》的作者,很可能就是標題里愛好化學的理發工人本人。

            這篇文章非常詳細地介紹了以頭發為原料生產胱氨酸的工藝,有多詳細?人家連分解缸用的加熱灶三視圖圖紙都給你畫好了,不夸張的說很多人照著文章的描述自己都可以操作(切勿模仿),充分展現了勞動人民的智慧。

            整個生產流程非常清晰,清洗過的頭發加水加鹽酸并加熱水解,濾去不溶雜質后加堿中和,冷卻沉淀可以得到胱氨酸粗制品和母液。

            母液再靜置5-8天后可以得到酪氨酸粗制品和濾液,濾液中仍含有多種游離氨基酸,具有和醬油或味精相似的鮮味,就是所謂“頭發醬油”原料,文中的說法是“付產品鮮汁”。

            兩篇文章“一唱一和”,基本給出了完整的“頭發醬油”生產工藝,堪稱蠻荒年代的化工寶藏。當然這里并沒有批判文章的意思,在文章發表的年代,物資匱乏,人們積極探索用生活廢料生產化工產品的可能性,這件事是值得肯定的,只是有很強的時代局限性。

            實際上不管是“化學醬油”還是“付產品鮮汁”,兩篇文章都把它當成一種副產物,真正關注的重點還是在生產胱氨酸和酪氨酸。

            同理,化工廠供應給醬油廠商的氨基酸液很可能也是生產其他工業產品所得的副產物,在沒做醬油原料這條銷路之前它甚至是一種“廢料”。

            化工廠的生產或許合法合規,但其明知買家購買氨基酸液是用來制作劣質醬油,為了利益而大量供貨,顯然是違法違規的。

            2004年央視記者的暗訪曝光了部分為頭發醬油提供原料的化工廠,隨后當地的質量技術監督部門已經查封了節目中的涉事企業。

            然而頭發醬油并沒有那么容易就被斬草除根,一些“掌握核心科技”的小作坊黑工廠依舊猖狂。實際上當時不僅源頭上禁不住,質監部門對頭發醬油檢測也曾束手無策。

            原因在于早前的醬油檢測指標主要是氨基酸里氮的含量,對真正的釀造醬油來說,含氮量越高也就意味著越鮮,品質越好。

            兩種釀造工藝的醬油等級標準與指標

            但市場上還存在另一類以釀造醬油為主體,添加部分食品級的水解植物蛋白調味液而制成的“配制醬油”,對于這種醬油來說,氮含量的指標就很容易被鉆空子。

            小作坊才不管你以釀造醬油為主體的要求,你要檢測含氮量是吧,那就全力把指標做好看,管它是植物蛋白還是動物蛋白,管它有沒有重金屬、致癌物,反正你又不檢測。


            生產頭發醬油的黑作坊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小作坊就是那種應試天才,平常上課啥也不懂,一到考試莫名其妙地每道題都會,就像提前看過試卷一樣。但考霸終究不是學霸,真才實學是經得起考驗的。

            其實,并非沒有能檢測頭發醬油的手段,頭發中的角蛋白和大豆、谷物中的植物蛋白的氨基酸組成不一樣,一些特殊的氨基酸可以作為檢測物,但這種手段并沒有被納入標準中。

            前面提到了頭發可以用于生產胱氨酸,用頭發做的醬油中也不可避免的含有胱氨酸或半胱氨酸,而用植物原料釀造的醬油不含有胱氨酸,即使是添加了水解植物蛋白調味液的正規配制醬油也不含胱氨酸。

            合格的配制醬油雖然營養不如釀造醬油,但安全性也是可靠的

            事實上,今年我國醬油的標準也在逐步更新,原來的配制醬油已經歸為復合調料,將會以復合調料的標準來檢測。換了新的試題,留給應試天才們的空間越來越少。

            除非某些黑心飯館和食堂通過非正規渠道采購,現在頭發醬油基本不會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

            然而,不止是醬油行業,在食品界玩弄蛋白質的還有很多。還有用爛皮鞋爛皮帶生產牛奶這種騷操作,和頭發醬油類似,黑心作坊將這些廢舊皮革料水解獲得動物蛋白,在經過大量香精和添加劑的調味,能生產出一些“有內味兒”的乳飲料。

            廣東查處用破皮鞋制作假牛奶的窩點

            這些廉價妖艷的飲料對不懂事的孩子來說非常有吸引力,不知不覺就把皮革生產中各種殘留的工業制劑喝下了肚,其危害甚至比頭發醬油更大。

            還有更魔幻的操作,其實工業上存在用廢棄毛發中的角蛋白生產皮革填充材料的工藝,本來是廢物利用的好事,也不存在食品安全的問題,但加上皮革奶這一環之后就不一樣了。

            想想看,你燙過染過的頭發可能已經被各種染發膏洗發水腌入味了,里面含有鉛、砷等重金屬,經過化工廠回收利用填充到了皮革中,在某種巧合下這些皮革又被黑作坊做成了假牛奶,而你又碰巧喝下了肚,這時祖傳的角蛋白又重新回到你的身體里,完成了落葉歸根的循環。

            走火入魔的智慧一直存在,被取締了查封了就換個戰場繼續作妖,消滅了頭發醬油、皮鞋奶,未來也許還會有頭發蛋白粉、皮鞋辣條……

            解決問題的關鍵在于監管部門怎么把考卷出好,既要考慮到可行性和便利性,又要考慮到不法商家逆天的應試能力。

            希望再過1000年,“勞動人民的智慧”仍然是一個褒義詞,人們提起它時想到的不是這些走火入魔的“發明創造”。

            理發店剪下來的頭發真的可以做醬油?現代快報網專題, 2013年12月25日.

            李玉祥. 理發工人的創造土法生產胱氨酸[J].浙江化工,1959(01):26-27.

            頭發、羽毛、皮、蹄、殼等綜合利用[J]. 浙江化工,1959(01):28+27.

            侯學振. 幾種丙烯酸酯的合成及其對假醬油中胱氨酸的檢測研究[D].中南大學,2012.

            鐘全斌. 毛發水醬油含有致癌物質[J]. 監督與選擇,2002(01):30.

            “毛發水”兌制醬油兩家企業被查封[J]. 科技與企業,2004(02):80.

            超峰. “毛發水醬油”——令人發毛[J]. 商品與質量,2004(01):2-3+2.

            楊江.觸目驚心:舊皮鞋變成假牛奶原料[J].鄉鎮論壇,2005(08):43-44.

            “皮革奶”風波[J].兵團建設,2011(06):33.

            王杰興. 工業廢棄羊毛制備皮革填充劑的研究[D].煙臺大學,2014.

            呂全建,王建玲. 毛發水解液用作動物飼料蛋白質的研究[J]. 焦作工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2000(05):393-395.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