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老鄧子 / 一城一地 / 安徽為什么對南京很重要

          0 0

             

          安徽為什么對南京很重要

          2020-04-08  老鄧子

          “加強南京都市圈與合肥都市圈協同發展,打造東中部區域協調發展典范。”

          近日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江蘇實施方案》中的上述提法,幾乎相當于官宣了一個廣為流傳的梗:安徽省會南京,簡稱徽京。

          “實施方案”中還有一句扎心的話:

          積極推進蘇錫常通對接上海“五大中心”建設,以局部先行一體化加快提升發展能級,進一步增創全球合作競爭新優勢,融入上海大都市圈發展。

          讓我來翻譯一下吧:南京與安徽攜手,蘇錫常向上海靠攏。“大內斗省”“散裝江蘇”這些梗又添新素材。

          其實南京對安徽的擁抱由來已久。有人說:去新街口逛街,在鼓樓醫院看病,到祿口機場坐飛機。這是南京人的日常,也是安徽人的日常。

          現行的“南京都市圈”包含八個市:南京、鎮江、揚州、淮安、馬鞍山、滁州、蕪湖、宣城。前四個是江蘇的,后四個是安徽的,一家一半,多么和諧。

          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安徽為什么對南京很重要。

          安徽和南京自古以來就是一對難兄難弟。

          1368年,有一位中年人在江淮大地上畫了一個圈,畫出了一個以金陵和鳳陽為兩個中心,囊括淮北、淮南和江南三大區域的“大南京”。大概相當于今天的江蘇、安徽和上海。

          這位中年人就是朱元璋,這是南京第一次做全國性政權的首都,后來南京正式改稱“京師”。不料朱棣篡位,遷都北京,“京師”又成了“南京”,轄區改稱“南直隸”。

          不管怎樣,南京和安徽的緣分結下了。

          清軍入關后,先是改南直隸為江南省,區域不變,依然以南京為中心。后來,清朝覺得江南省太大,不好管理,于是一分為二,“江南左”和“江南右”。“江南右”取江寧府(南京)和蘇州府的首字,稱江蘇。“江南左”取安慶府和徽州府(黃山市)的首字,稱安徽。

          即便分省之后,安徽巡撫在很長時間里依然在南京辦公。而且兩江總督署也在南京,轄區包括今天的江蘇、安徽、上海、江西。

          在古代,安徽長期與南京捆綁其實是不得已的,不是為了沾南京的光,而是為了替南京擋子彈。

          中國軍事史上有一句鮮血澆筑的名言——守江必守淮。南京雖然是南方政權最重要的政治中心,沒有之一,但是光靠長江是守不住南京的。

          長江天險只是說起來比較唬人,幾千里的長江防線上有不少容易渡江的點,不可能處處派重兵設防。南方政權要想長期生存,必須擴大戰略縱深,把勢力范圍伸展到淮河一線。如果能守住淮河,才能談得上劃江而治,如果淮河丟了,長江也就成了紙老虎。最晚近的例子就是解放戰爭,淮海戰役結束之后,渡江戰役就沒有懸念了。

          而淮河上的戰略要點大多在安徽境內。著名的淝水之戰就發生在淮河邊上的壽春,今淮南市壽縣。

          另外,南京要想防止敵人順長江而下,就得守住安慶、蕪湖、馬鞍山這些安徽地盤。總之,安徽是南京的人肉盾牌。

          安徽為南京受過的最大的罪當屬太平天國時期。從1853年太平軍入皖,到1864年天京淪陷,太平軍在安徽活動了長達12年之久。太平軍在許多地方都是流寇,在安徽卻是扎下根來發展基層政權的。為了拱衛天京,太平軍與湘軍、淮軍在安徽境內反復爭奪。

          太平天國戰爭是異常慘烈的。安徽在1851年還有3763萬人,到了1871年只剩下1450萬人。文獻記載:“自安慶至宿(州)、亳(州)千余里,人民失業,田廬蕩然”。學者稱:“江淮之間,人煙幾絕”。安徽有些地方的人口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恢復。

          當然,南京自己在太平天國中的損失是最慘烈的。太平軍攻城的時候,屠了一遍,“天國”覆滅的時候清軍又屠了一遍,以致破城之際城內居民已不到兩萬人。第二年,李鴻章來南京代理兩江總督,看到的景象是“一座空城,四周荒田”,“無屋、無人、無錢,管、葛居此亦當束手”,他覺得“似須百年方冀復舊。”

          南京恢復元氣沒有等一百年,它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拯救了它。清軍收復南京當年就恢復了江南鄉試。值得說明的是,南京在戰后設立招墾局,吸引了大量外來移民,其中相當一部分就是安徽人。這進一步加深了安徽與南京之間的有機聯系。

          近代以來,安徽的多災多難與南京的風云變幻構成了兩幅對比鮮明的景象。

          從太平天國、捻軍起義到軍閥混戰、北伐戰爭,再到日軍侵華,安徽一直都是重要的戰場。與此同時,自然災害頻繁襲擊安徽。據統計,安徽省從1667年建省至1949年,全省遭受水災254次,旱災208次,且每十年必有1至2次重災。

          安徽原來雖然不如江南(太湖流域)富庶,但也是相對富裕、殷實的地方,而在天災人禍的持續打擊下,一蹶不振,成了“坍塌的中部”。到了民國時期,安徽成了匪患猖獗的地區,這片土地日益原子化、碎片化。

          南京一路走來也很坎坷,但江湖地位實在突出,大災大難過后總是能夠重新崛起。民國成立,南京做了首都,不過三個月就讓給了北京。北伐之后,南京正式當了首都,從1927到1937可謂南京的黃金時期,全市人口增加到百萬以上。抗戰之后,首都的光環也回到了南京頭上。

          不過這也導致,南京的經濟長期呈現出很強的行政主導色彩,經濟為政治服務是典型特征。

          南京解放之后的一份接管報告總結道:

          “南京的特點是:工廠少,衙門及公館多(房產即占全市百分之七十五);工廠少,公務員多;少數之公營企業(除軍需工業及馬鞍山硫化鐵礦廠外)多屬市政消費性質(如水電),機器工業則屬裝配性質,不能獨立生產,半殖民地色彩尤為濃厚;原領導之機關重重疊疊,下屬生產單位少,其中冗員又多,因此一切官辦企業無不賠本(如電廠、農場等);較大之公私營企業亦極少……因此今后如何把消費的南京變成生產的南京,還是一個難題。”

          新中國成立后,安徽告別了多災多難的歷史,進入發展新篇章。

          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安徽人對南京的向心力除了挨得近,很大程度上還源于本省發展欠佳,尤其是沒有像樣的領軍城市。這個局面隨著近年來合肥的崛起得到了一定的改觀。

          而南京最大的尷尬在于,對安徽的吸引力有余,對本省的吸引力卻不足。在經濟上一直被蘇州壓一頭,似乎是南京永恒的心結。

          今日之南京固然早已不是“工廠少,衙門及公館多”的局面,但經濟發展長期依賴政府主導也是不爭的事實。

          南京近年被明確為“特大城市”和“東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迎來跨越式發展的歷史性機遇,也是再次擁抱安徽的契機。而從長遠來看,南京-安徽的組合在將來能否大放異彩,不在于圈畫得有多大,甚至也不在于南京能修幾條到安徽的高鐵,而在于能否激活民間的發展潛力。

          南京與安徽在戰爭年代的唇齒相依如何轉化為和平年代的“協同發展”,合肥與南京在各自建設“強省會”的道路上會不會起沖突,仍有待觀察。

          長三角漫記

          聚焦長三角人文、地理與經濟,尋找城市轉型密碼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