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男朋友:“你媽媽的絕癥,花光了10萬嫁妝...

          0 0

             

          男朋友:“你媽媽的絕癥,花光了10萬嫁妝錢,我們分手吧!”

          2020-04-08  花心火龍果

            本文作者:甘北

            首發公眾號:甘北


            臨睡前加了一位女讀者,且叫她莉莉吧,聽她講了一段故事。
            莉莉跟前男友在一起六年,彼此都是初戀,從大三到工作,感情一直很好,連爭吵都沒怎么發生過。雙方家長見了,連彩禮和陪嫁都談好了,擇個好日子就準備成婚。

            意外發生在婚期前半年。
            莉莉的母親查出了胃癌,一個普通的雙職工家庭,馬上陷入了一團糟。
            爸爸停薪留職照顧媽媽,莉莉和弟弟也沒閑著,到處打聽靠譜的醫院和治療方法,一家人輾轉從老家到上海又到北京找專家,日常生活幾乎全面停擺。
            莉莉就在這時發現男友的異樣。

            他似乎在有意回避她,時常不接電話,回信息的速度越來越慢,不是公司要加班,就是有事要出差,整整小半年間,兩人竟連面都沒見過幾次,更別提給莉莉幫上什么實質性的忙了。
            沒過多久,莉莉母親去世了。這對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巨大的打擊。
            莉莉在長一段時間里,陷入了痛苦和消沉——做什么都提不起勁,茶不思飯不想,只要一個人獨處,就會不自覺地流眼淚……

            而在莉莉人生最痛苦的階段,男友竟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直到母親去世的第三個月,她才強打起精神,約男友吃了一頓飯。
            期間男友的神奇一直很閃爍,吞吞吐吐地像藏著什么事。在她的逼問下,他終于說出實情,原來就在她東奔西跑,為媽媽找醫院的日子里,男友家人竟為他安排了相親!而男友居然也答應了,還跟那女孩交往了起來!

            莉莉一下懵了,一口氣堵在嗓子眼,連話都說不出。
            在一起六年,連婚事都議過了,她以為他是可以信任的,卻沒想落得這種下場。
            最撓心的是,當她質問男友為什么要這么對她,男友說出的理由令她苦笑不得:“你媽媽治病肯定花了很多錢,搞不好還要欠債,我們家條件也不怎么樣……”
            那一刻,莉莉的本能反應就是反胃。五臟六腑像被放在洗衣機里攪拌,惡心得想吐。她原來就聽人說過,人在極度悲憤之下會吐,沒想到竟是真的……
            總而言之,男友背叛了她,為了允諾的那點彩禮錢,又或許為了別的什么。

            跟男友分手后,莉莉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吃了整整兩年的抗抑郁藥物。
            直到時間回到去年,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莉莉終于走出了喪母和遭遇背叛的雙重打擊,慢慢回復正常的生活,也戒掉了藥物。
            正當她的生活重上軌跡時,前男友竟又來找她了。
            原來他這兩年過得很不順,工作上遭遇上司的打壓,情感上也不如意,那個跟他相親的女孩,性格跟他合不來,兩人磨合了大半年還是分手了。

            興許經歷過生活捶打的人,才更能感受他人的痛苦吧。
            前男友漸漸想起莉莉來,他深感自己對不住她,在她最艱難的日子,非但沒有幫上什么,反倒往更深的懸崖推了她一把……
            他輾轉找到莉莉的聯系方式,真誠向莉莉道歉,懇求莉莉能夠原諒他。

            而莉莉卻告訴我:“接到他的電話,那種惡心想吐的感覺,一下子就卷土重來了,我非但不想原諒他,還感到特別憤恨,他怎么能這么欺負我,我好不容易走出來了,他為什么還要來欺負我……”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莉莉的情緒。那種咬牙切齒的恨和無能為力的憤怒。

            她花了整整兩年才走出來,他憑什么一通電話,就想來奢求她的原諒?那么深的溝溝壑壑,又豈是三言兩語可以撫平的?她好不容易治好了傷,他又為什么非要揭開那層瘡疤?這不是欺負她,又是什么?
            莉莉跟我說,身邊有朋友勸她,既然已經過去了,就該放下了。而且對方是自己愛過的人,何必搞得如此難堪。
            可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受傷的是她,別人憑什么替她大度?
            莉莉深夜跑來咨詢我,就是想聽聽我的看法:不原諒他,我錯了嗎?
            我就不批判莉莉前男友了。就他做的這缺德事,罵上三天三夜都不為過。但今天更想聊的,是關于原諒這件事。
            又要聊到一部叫《密陽》的韓國電影。
            一個中年喪夫的女人,帶著她的獨子,來到了密陽這個地方。

            母子倆努力融入環境,積極樂觀地經營著生活,一切漸上軌道之際,她的兒子突然失蹤了,當人們再次發現他時,小小的身軀躺在了水塘里——孩子被殺害了。
            喪夫又喪子,女人的精神瀕臨崩潰,就在這時,教會的姐妹找到了她,她們陪她做禮拜,陪她唱詩,鼓勵她走出陰霾。
            在教會朋友的幫助下,女人每天禱告、念經,精神狀態的確有了好轉。她逐漸相信了上帝,也相信上帝引導人寬恕。
            于是她決定去監獄看看那個殺害她兒子的兇手。
            她想去告訴那個兇手,她決定原諒他了,以上帝之名。
            當她坐在那個殺人兇手面前,告訴他自己的來意,那個男人非但沒有表現出懺悔和感激,反倒一臉平靜地告訴她,早在她原諒他之前,他就已經得到了上帝的諒解。
            女人就在那刻發了瘋,她憤怒地沖出監獄,開始了她狂風暴雨式地報復。
            她破壞教會活動上的音響,勾引那個勸她寬恕的信徒,甚至在空曠的田野上,引誘虔誠的信徒跟她發生了關系。
            原諒,怎么可能呢?她根本做不到原諒。

            她能做到的,充其量不過是自我麻痹和自我欺騙。
            她說服自己相信上帝,說服自己嘗試原諒,不過是一種最本能的求生欲望——如果不是這點精神依賴,她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直到她坐在那個殺人犯面前,一切精心偽裝的寬容大度通通瓦解了。那是殺了她孩子的人,誰都不能原諒他,上帝也不能。

            老讀者們都知道,我向來是個躺平的性格。
            正所謂,只要放棄足夠快,人生就沒有失敗。既然明知做不到,又何必跟自己為難?不要試圖去違逆人性,是我活到而立之年,總結出的一條快樂法則。

            愛是一種人性,恨也是一種人性。恨就恨了,怎么著吧?
            想起另一位讀者的咨詢。
            她來自一個嚴重重男輕女的家庭,從小父母對她非打即罵,動不動就“喪門星”、“賠錢貨”,爸爸用煙灰缸砸過她腦袋,母親打斷過她兩顆門牙。
            她對家庭充滿恨意,然而“恨”本身總是折磨她,因為所有人都告訴她,那是你的親生父母啊,他們生你養你,你怎么還能恨他們呢?

            血緣之親和虐養之恨反復折磨她。
            尤其是面對父母晚年替過來的“橄欖枝”,她的內心就更加矛盾了,看著一天天老去的父母,她嘗試過去和解、去原諒,卻又發現自己始終做不到。
            煙灰缸砸過的腦門有記憶,磕斷的牙齒也有記憶。那些記憶提醒她,所有痛苦都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不是一句“對不起”“沒關系”就可以完全抹殺的。
            如果恨能夠理所當然,那就恨好了,沒什么別扭的。

            問題的關鍵是,所有人都在嘗試教導她去“矯正”這種恨,所有人都告訴她“你不該恨”,這才是矛盾的分裂之處——她永遠活在人性本能和道德修正中,她因為自己的“無法原諒”,而長久地陷入了自我質疑、自我批判。
            就像文章開頭的莉莉,她原本已經獲得了平靜的生活,是前男友的“乞求原諒”讓她再次陷入了自我懷疑。又像《密陽》里喪子的女人,當她試圖去原諒那個殺人犯,才體會到對真實人性反抗失敗所帶來的劇烈反噬。

            所以,恨就恨了,既然做不到原諒,為什么非要嘗試原諒呢?
            我們常說“自我和解”,人到了一個年紀,總會去尋求“自我和解”的。
            我們撫平掙扎、放棄抵抗、接受不完美,就是一種“自我和解”。說得再直白一點,戰勝了,是一種和解。投降了,也是一種和解。

            原諒不了,就不原諒了。本身就是一種“自我和解”的方式。
            跟前男友“和解”,并不意味著我必須原諒他,跟他“化敵為友”。而是坦然地討厭他,像討厭一口痰,討厭一只蒼蠅,理所應當,沒什么不對的。
            跟原生家庭“和解”,并不意味著我必須一夜之間忘記所有的傷害。而是我心里明白,他們撫養過我,也同時虐待過我,我無法原諒“虐待”的部分,那些創傷是真實存在的。這是我的身體本能,沒什么好奇怪的。

            這才是我們最終應當尋求的“和解”啊。
            不是戰勝,不是反抗,而是為所有的愛和恨,找一個恰如其分的位置。不強求,不別扭,不擰巴。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又有什么奇怪呢?
            人生在世,愛恨嗔癡求不得。愛是一種本能,恨也是一種本能。
            能愛固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不能,恨也不算什么過錯。
            你我皆凡人,凡人不必事事原諒。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