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南唐開國皇帝,史上最毒養子

          0 0

             

          南唐開國皇帝,史上最毒養子

          2020-04-08  花心火龍果


            01

            五代十國,亂局板蕩。

            后唐天成四年(公元929年)十二月的一天,又一場鴻門宴緩緩啟幕。

            角力的一方,是南吳時任奉化軍節度使的徐知誥。

            徐知誥,本名李昪(南唐開國皇帝),字正倫,小字彭奴,徐州彭城(今江蘇徐州)人,身世比較亂,爹也比較復雜。

            其出身微賤,自幼便跟隨親爹李榮四處流浪。

            流著浪著,老爹突然不知所蹤,生死未卜沒了影。

            后來,吳太祖楊行密攻打濠州,看中徐知誥,遂收作養子。

            但楊的親兒子們瞧不上他,冷嘲熱諷,橫加擠兌。

            沒轍,楊行密只好將其送與大丞相徐溫撫養。

            由此,李昪正式改名為徐知誥。

            徐知誥天資聰穎,弓馬嫻熟,且會來事,故深得徐溫青睞。

            而由養父罩著,徐知誥自是官途亨通,一路扶搖直上。

            及至徐溫去世,徐知誥已大權在握,妥妥地掌控了南吳朝政。

            角力的另一方,則是徐溫的親生次子徐知詢。

            徐知詢,時任金陵節度使,諸道副都統。

            此前試圖取代養兄徐知誥的攝政地位,但沒成功。

            等老爹徐溫去世后,徐知詢繼承軍權,又動了弄死養兄的念頭。

            就這樣,在權勢利益的促使下,各懷心腹事的一雙非親兄弟,哥長弟短,寒暄客套著坐到了酒桌前。

            02

            這次酒宴,由徐知誥做東。

            滿桌美酒佳肴自不必說,還專門從宮廷教坊召來了優人助興。

            優人,亦稱優子,古代以樂舞、戲謔為業的藝人。簡單說,約等于現在的嘻哈rap,或說相聲的。

            彼時,恰逢臘月,寒風凜冽。

            在接到請柬前來赴宴的途中,雖貂裘加身,可徐知詢仍覺得冷意森森。

            而前腳一跨進徐知誥的府宅,盡管爐火正旺,徐知詢卻覺得更冷了,直冷到了骨子里。

            “詢弟,路上冷吧?”

            徐知誥熱情相迎,“坐,請坐,請上座。”

            “兄長客氣了,不敢越禮。”

            徐知詢推辭道。

            “都是自家兄弟,一個爹的,用不著見外。”

            徐知誥笑呵呵取來一只金杯,嘩啦啦,斟滿酒遞來,“詢弟,干了這杯驅驅寒。我祝你,能活一千年。”

            能活一千年的是啥?千年王八萬年龜,這哪是祝福,分明在罵我是王八啊。

            但此刻,徐知詢壓根顧不上王八這茬,胸腔里的那顆心“嗖”的一下子來個撐桿跳,蹦到了嗓子眼里。

            十有八九,那是一杯毒酒!

            03

            事到如今,身在人家的一畝三分地里,別說只是猜測,即便完全斷定酒里下了奪命鶴頂紅,兌了七步斷腸散,你能咋的?

            膽敢摔杯,翻臉,人家直接動刀,比喝毒酒來得更快,完蛋得也更利索。

            不得不說,徐知詢也非吃素的,一伸手,也拿起一只杯子,也嘩啦啦,將酒一分為二,緊接著膝頭一沉落了地,舉杯過頂開了腔:

            “兄長在上,弟豈敢獨飲?弟誠意與哥哥各活五百歲。”

            一杯酒,一千歲;

            兄弟均分,一人五百年。

            如果死,那就結伴兒下黃泉,一塊兒完蛋。

            徐知詢玩的這一手,頓把徐知誥給造愣了,臉紅一陣又白一陣,扎撒著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不接是吧,那我就一直跪著,跪到天荒地老!

            一時間,僵局了。

            眾人屏息,空氣凝固,靜得衣針落地都能聽出山崩地裂的聲響。

            而就在這令人窒息的僵持之中,突然,一個人屁顛屁顛跑上前,一把搶走了那兩杯酒。

            這個人,名叫申漸高,是徐知誥請來說笑助興的教坊優伶。

            不等兩兄弟醒過神,申漸高一揚脖,咕咚咚,全給灌進了喉嚨。

            喝罷,還咂咂嘴唇笑道:“這可是千年壽命啊。你們不要,我要。嘻嘻,這杯子挺沉的,999純金的吧,我也一并要了。”

            說著,申漸高將酒杯往懷里一塞,溜溜達達,搖搖晃晃出門而去。

            04

            結果不消多言,優人申漸高死了。

            南吳的嘻哈界,從此少了一個說唱高手。

            史載,徐知誥私下派人帶上解藥,匆匆去尋申漸高。

            很不幸,等找到時,申漸高早已七竅流血,“腦潰而卒”。

            關于這樁南吳公案,后世多稱優人申漸高不同于一般戲謔耍寶的優伶,其懂大義,識大體,視死如歸,替飲毒酒,意在用一己之命向徐知誥進諫,切莫兄弟相殘,遺臭萬年,令后人齒冷。

            但,對此優伶高義之說,作者不敢茍同。

            因為此前,在徐知誥和申漸高之間,還曾有過一次交集:

            自古官升脾氣長,徐知誥也不例外,亦沒少做橫征暴斂、搜刮民財之事,招惹得百姓怨聲載道。

            朝中同僚深知其剛愎自用,又非常敏感,大多噤聲不語。

            且說這年,南吳京師金陵大旱,數月滴雨未落。

            徐知誥接連辦了幾場求雨法事,老天絲毫沒給面子,連個噴嚏都沒打。

            要再旱下去,莊稼枯死,百姓餓死,南吳可就完了。

            徐知誥急得焦頭爛額,問眾臣:“全國各處都下雨了,為何單單京師不下?到底為啥呢?”

            這,的確是個難題。

            說天氣吧,當時沒人懂這些;

            說天譴吧,徐知誥權傾朝野,一言不慎,腦瓜子先掉了。

            誰敢吱聲?

            有。

            靜默之中,人堆里傳出了一聲嘀咕:“雨不進城,是怕收稅啊。”

            徐知誥聞言,臉色頃刻泛綠。

            抬眼尋看,很快瞧見了給皇帝解悶的教坊優伶申漸高。

            而眾臣見狀,不由得心肝兒抖顫。

            當眾犯顏直諫,這擺明了是癩蛤蟆跳油鍋,分分鐘找死的節奏!

            05

            事實是,徐知誥沒殺申漸高,留了他一條命。

            也許有人會說,在歷史上,攬權稱帝、建立南唐的徐知誥對外弭兵休戰,對內興利除弊,且以文藝青年自居,名聲還不賴。

            然而,每個人皆具兩面性,自也包括徐知誥。

            比如,在奪權過程中,徐知誥忘恩負義,架空養父。

            權勢一大,就去他的干爹養爹,老楊老徐,立馬改回李姓;

            比如,強逼“禪讓”,坐穩龍椅后,徐知誥不僅謀害兄弟,還派人弒殺了被他尊為“高尚思玄弘古讓皇帝”的南吳末代皇帝楊溥;

            再比如,徐知誥于海陵修筑永寧宮,名義上是厚待南吳楊氏皇親宗室,實則將他們群體軟禁長達18年之久。

            “嚴兵守之,絕不通人。久而男女自為匹偶,吳人多哀憐之”

            (語出《新五代史·吳世家》)。

            不準與宮外通婚,僅許宮內楊氏子孫倫亂婚配。

            若生女孩,任其生長;

            若生男孩,年五歲,即封以官爵,授以冠服,然后賜死,葬于宮外荒地,邑人稱之為小兒冢…

            06

            由上可見,盛譽之下,徐知誥人性的另一面是何其復雜,又何其卑污丑陋。

            也由此可斷,“雨畏抽稅”,徐知誥當眾沒殺申漸高,并非寬宥仁厚,只是讓他的腦瓜子暫時寄存于肩膀上罷了。

            一個高高在上的權臣,若跟一個卑微低下的優人一般見識,豈不叫人笑話?

            同樣可以想見,在鴆殺兄弟的大戲開場前,徐知誥料及徐知詢定會作妖,也一定事先向申漸高做了交代:

            老申啊,如出現意外,你插科打諢,能說會道有一套,務必圓場保我顏面。

            別忘了,你還欠我一顆腦袋呢。

            要搞砸了,哼,我連利息一起收。

            利息?

            想想你的老爹老媽,老婆孩子。

            就這樣,申漸高只能搶杯飲鴆,送掉了卿卿性命,也在后唐歷史上留下了可憐一筆:

            《資治通鑒·后唐紀五》:

            十二月,吳加徐知誥兼中書令,領寧國節度使。知誥召徐知詢飲,以金鐘酌酒賜之,曰:“愿弟壽千歲。”知詢疑有毒,引他器均之,跽(音jì)獻知誥曰:“愿與兄各享五百歲。”

            知誥變色,左右顧,不肯受,知詢捧酒不退。左右莫知所為,伶人申漸高徑前為詼諧語,掠二酒合飲之,懷金鐘趨出,知誥密遣人以良藥解之,已腦潰而卒。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