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良見 / 待分類 / 紅巖壩下一鄉賢一一王中焌

          0 0

             

          紅巖壩下一鄉賢一一王中焌

          原創
          2020-04-08  良見

                   富順縣板橋鎮原來的東南村,大部分在板橋通往當地有名的木橋溝水庫公路邊的紅巖壩下面。經過兩次并村,現在屬于木橋溝村。


                 當年,東南村偏僻閉塞,交通不便。山下的幾個組,要上山到紅巖壩才能見到公路。以前巖下瓦窯的煤運到紅巖壩,要靠人一挑挑、一背背運下山。


                  在紅巖壩下面是一條大沖。沖的對面,一個長的山坡腳下,有一個屬于原東南一隊的四五戶人的小院子,叫瓦房子。院子又分成緊挨著的兩部分。北邊高高的石坎子上面,是一個寬大的壩子。壩子的其它三面是兩兄弟的房屋,土墻瓦房,平房。北邊一戶是大哥,潔白的石灰漿粉刷的墻面,一看就是富裕人家。這樣的人家多是"半工半農",有人在外面工作找錢。他就是當地有名的鄉賢王中焌。王中焌我叫他大伯,他家跟我家在一個生產隊。


                  王中焌已去世一二十年。他是原來的板橋區(今板橋、李橋、福善三鎮)教育事業的元老級人物之一,后來成為板橋一小及區文辦室負責人,為板橋區的教育事業發展作出了貢獻。


                  王中焌身材魁梧,溫文爾雅,堪稱美男子,夏天總愛穿一件短袖襯衣。若讓他在電影電視劇中飾演一個干部、知識分子一類的角色,應該沒有多大問題,對于他來說,是本色出演,形象氣質都很符合。他父親是個地主,解放前教私塾的先生,很有學問。老爺爺跟他小兒子一家生活。王中焌的老婆、孩子都在農村。他有五個子女,大女兒后來參加工作進了城,大兒子頂替他當了老師。其余三個一直都在農村,其中一個姑娘從小因為吃藥吃壞了成了傻子。


                   王中焌家在農村,就努力建好他的家。他不僅把錢花在房子上,而且在家里面把他的品位、愛好、志向、追求展露無遺。他的家是當時農村少有的墻上刷石灰、地上打三合土的人家,人們在對面趕場大路上過往目光都要被它所吸引,知道這家人不一般。他家的堂屋墻上貼的、掛的是他和友人創作的字畫,十分高雅。柜子上則擺放著潔白的毛主席塑像,是半身的石膏的。


                  王中焌酷愛釣魚。他當時曾到我家的竹林里選魚竿。我家竹林里有些竹子很細長,底部也就是一公分多點,竹子細長柔韌。他釣魚的地方不是門口的小溪的下面水面寬水深的河邊,就是離他家四五里遠的東南橋鎮溪河邊。學校放假,便是他釣魚的好時機。他便沿著他父親經常走的路,過了門口的小溪溝,愛走我家院子門口的大路,過土定坳去東南橋釣魚。


                  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王中焌家的田里的問題就比較突出了。他大兒子頂替他后教書沒有田土,但大兒媳婦在我們生產隊,一家人還有好多田土,他不會做,他大兒子教書回家也做不了那么多。因此,還得靠附近的人們幫忙。


                  我父親是他家的一個積極主動的幫忙人,犁田、栽秧打谷。他通過幫這些忙,也是為了拉近關系,讓我讀書受到他們父子的照顧,投桃報李。我讀初中,就在他大兒子教書的學校,后來住校時,能住在他大兒子那里,方便不少。也得到王中焌不少照顧。有一次我們到鄰近的福善一小去考試,王中焌從文辦室下來檢查指導工作。中午我就在他休息的房間休息,由于緊張,睡夢中以為錯過了考試時間,一下就驚醒了。從讀初中開始,我就一直處于緊張狀態中,這根弦少有松過,也產生了一些問題。


                  王中焌退休后沒在板橋街上生活,而是回到老家農村。農村生活比較閑適,農村的青山綠水其實也很不錯。當時,農村的交通條件很差,沒有所謂的"村道”、"組道”。瓦房子像一座孤島,到我們這邊趕場的大路上,都還要過河溝。他到板橋街上,來去都是走路。他去世后好些年,水泥公路的村道才從紅巖壩修到山下面;再后來,他兒媳當了組長,又帶領大家修好了水泥公路的組道。


                  王中焌是個老式知識分子,觀念比較傳統。他老婆姓名的最后一個字是"蘭",兒媳姓名的最后一個字也是"蘭”,他便覺得不好,說兩個"蘭",是"難上加難",因此,便讓他兒媳將姓名末尾的”蘭"改成了"群"。他遵守知識分子傳統的道德情操,但我們卻往往用自己世俗庸俗的眼光去看待他,讓他為難,而我們卻不知。有一次,我家里還讓他幫忙去板橋街上附近的蠶繭站賣蠶繭,認為他有關系,跟繭站的人熟。他拿著蠶繭,在擁擠的繭站去排隊,現在想來心里很是過意不去。我的小學老師是民小教師,想找他幫忙"轉正”,他也以不符合政策為由沒幫忙辦,老師按輩分還是他長輩,說起他就來氣。后來,老師還是轉正成了公辦老師,現在一月退休工資4000多元。可是,老師或許不知,政策是變化的,不斷完善的。當時沒政策,不符合政策,怎么去辦呢!


                  王中焌作為我們村里的鄉賢,對我們能幫則幫;又像火把,照亮我們這些后輩、后生前行的路。這或許就是鄉賢的價值,是他對家鄉、故土真切的愛。


                      王良炬  2020年4月9日  北京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