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梧桐樹邊羽 / 詩詞相關 /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李白不愛格...

          0 0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李白不愛格律,五律卻寫得這么好?

          原創
          2020-04-07  梧桐樹邊羽

            李白其人,無需多言。“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而且李白的卓越才思是從青年時期就開始,一直伴隨著他的一生。他不像很多詩人,要經過歲月的磨礪,文風逐漸沉淀,成為大家。他一出手即高峰,至死依舊豪情不減,睥睨天下。

            不過李白的精品詩歌,至今一千多年,已經被分析盡了。我們要來賞析,那就要找出一條不同的路子來,否則的話去網上抄抄就好了,費盡情思卻寫出一樣的東西來,何苦來哉?

            昨天賞析了王績的《野望》,分析了五言律詩最早作品在沒有規則下的自然產生,忽然想到了一條思路。然后再仔細讀李白的《渡荊門送別》,發現確實草蛇灰線,脈絡暗合,也就有了下筆寫這首詩賞析文章的角度。

            眾所周知李白的古風成就最高,而格律詩中則以七絕成就最高,五律也不錯。相對而言,七律就比杜甫要遜色些,排律就更不要講了。而我們今天來賞析李白、杜甫的作品,實際上是把古風和格律詩放在同等的地位上來考察他們的思緒、意境。李白文思縱橫天地,是以稱仙,杜甫則至備圓滿,是以稱圣。

            最常見的說法就是李白不喜歡格律,認為格律限制了他的表達,也因為如此李白作品被當下不守格律的人奉為圭臬,時不時抬出來對格律派表示鄙薄和反對,也確實震懾了不少人。畢竟李白詩仙的名頭太大,很多人也不知道就里,無從反對,只有唯唯諾諾。

            李白的個性確實是放蕩不羈,但是他的詩文看似隨意,其實規制嚴謹。他的行文飄忽不定,實際上師從莊子、屈原、謝朓、庾信、鮑照,處處都可以看出師從名門。為什么我們對他的文風喜歡用汪洋恣肆,浪漫不羈的評價?你不看看他的偶像都是哪些?

            為什么他的格律詩成就不高?這與他的個性有一定關系,但是與他所處的時代關系更大。

            有很多人說,李白、杜甫不是一個時期的人嗎?

            是的,李白、杜甫、王維都是一個時期的人,都經歷了盛唐飛歌、安史之亂,不同的境遇、不同的性格讓大唐詩歌三甲選擇了不同的方向。但是,李白、王維是同生同死(年份)之人,而杜甫小了他們十一歲。這十一年,正是一個蒙童受學成長的關鍵時期,所謂十年寒窗,苦讀成學。

            格律詩規則在這十一年中飛快普及,并成為科舉制式以及蒙學教育。也就是說,李白、王維接受的是初期格律教育——701年出生,武周時期剛剛結束,格律規則也才剛剛成型,而規則中較早在詩人中形成共識的“相替”、“相對”的應用,是李白、王維都學習并遵守的。而相對形成較晚的“相粘”規則就沒有那么普及,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看到王維的作品中很多“折腰體”的緣故,而李白和王昌齡作為七絕的主要推動人,在“相粘”上是更加喜歡的,所以“折腰體”不多。而到了杜甫讀書學習的年紀,各種格律規則都更加成熟,這也是為什么只有他才能成為集格律大成的詩圣。

            從個人才華來說,李白、杜甫、王維都是頂尖好手,是時代代溝讓李、王二人無法成為“詩圣”,是仕途際遇讓李、杜二人無法成為“詩佛”,是個人性格讓杜、王二人無法成為“詩仙”。

            這和《渡荊門送別》有什么關系?和王績的《野望》又有什么關系?

            王績的《野望》大概在640年左右寫成,是最早的五言律詩。這也說明一點,五言律詩格式的形成要遠早于五絕、七絕、七律、排律這些格律詩格式。李白在推動七絕、杜甫在推動七律的時候,五律早已經成熟得不能再完備了。哪怕是不愛好格律的李白,五律也是一種精通的體裁。或者這么說,五律算是打通古體詩和近體詩的媒介,而精通古體詩的李白,對這種后來被定為近體詩的五律,也是個中高手。

            我們都知道李白歌行體、七絕、五律寫得好,卻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知道原因了吧?

            因為五律對于他來說,就是古風。

            李白的五律并沒有遵守后來杜甫、岑參時期律詩的普遍文法,就是到如今舊體詩人還在遵守的“起承轉合”。這并不是因為韓愈對文法的散文化,也不是李商隱對文法的朦朧化,李白的五律文法,上承南北朝,而最直接的,就是上承王績。

            王績的《野望》前面有專門分析,我們看李白的《渡荊門送別》,和《野望》在哪些方面有傳承。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

            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這首詩實際上并不是送誰的時候寫的,而是李白二十六歲出蜀時有感而作,也就是送別自己的意思。尾聯也有交代“萬里送行舟”,所以去掉“送別”二字,就叫《渡荊門》也是可以的。

            起句仄起仄收,是一首仄起不入韻,押平水韻“十一尤”的五言律詩。這首詩是嚴格合律的,僅有第七句“仍憐故鄉水”是“平平仄平仄”,這是“平平平仄仄”的變格,即“鯉魚翻波”,是極其常見的變格,不是出律,如王勃的“無為在歧路”等等,都是這種現象。

            平仄另有專欄講解,這里就不細談。我們知道它嚴格合律就行。

            頷聯“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頸聯“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嚴格對仗,符合律詩中二聯對仗的要求。

            所以這首五言律詩是嚴格遵守格律要求的。

            我們來看內容。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首聯交代地點、事由。

            我乘舟渡江到了遙遠的荊門外,來到戰國時期楚國的境內游覽。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頷聯就進入荊門外的景色描寫。這兩句是千古名句,和杜甫的“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可以一較長短。個人很懷疑杜甫是在化用李白的這兩句詩,他在寫《旅夜書懷》之時,前后雖然相差幾十年,但是以他對李白的崇拜,看到相似的情景,想起偶像的兩句詩來并化用成自己的句子,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當然,平心而論,杜甫的詩句感覺更好,有星、有月、有平野廣闊,大江涌動,和李白遠眺山川、大江的感覺還是有差異的。但是兩者抒發的感情是相似的,所謂英雄相惜,和而不同,都是好句。

            山隨著低平原野的出現逐漸消失,江水在一望無際的原野中奔流。

            “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頸聯依然在寫景,不過就綜合了時間段,并非完全是眼下的實景,有晚上,有白天。晚上是看不到“云生結海樓”的。

            江面月影好似天上飛來的明鏡,云層堆積幻化出海市蜃樓。

            “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尾聯運用擬人手法,把故鄉流過來的水擬人,不遠萬里為我送別,其實正反映了李白對故鄉的不舍,抒發了他對故鄉的思念之情。

            不同于后來的律詩文法結構“起承轉合”中頸聯的轉折重要性,《渡荊門送別》在頸聯沒有轉折,而是和頷聯一樣的進行景色描寫。它是采取了“起承承結”的結構,首聯起興,中二聯進行景色鋪陳,尾聯發感嘆抒情。

            這和后來的寫法是有區別的,這種寫法從哪兒來呢?從五柳先生那里來,陶淵明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就是對“采菊東籬下”、“飛鳥相與還”的感嘆總結,這是魏晉玄言詩留下的總結性小尾巴。這種特色直到謝朓才有所改變,詩最后一聯不再總結陳詞,而是留給讀者自己去感悟。進入唐詩后,這類作者感嘆的尾巴就完全沒有了,但是初唐的五律還是保持了這種首聯起興,中二聯寫景,尾聯抒情的結構。

            個中代表就是五律第一篇,王績的《野望》,因為前面有文章詳細分析過,這里就不再重復,只把詩列出來,大家感受一下結構:

            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

            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

            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

            結構非常明顯。這種結構其實是可以精簡去除中二聯的,成為一首五絕:

            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

            對詩歌要表達的意思有沒有影響?非常小。同理,《渡荊門送別》也可以這么處理: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詩意并沒有改變。這就是南北朝后,初唐律詩的特色。這種寫作結構是一脈相承的,到后來“起承轉合”成為定式,同樣有一些律詩可以拿掉中二聯。隨著韓愈、李商隱等人對文法的創新,結構慢慢復雜,每一聯都不可或缺,有些律詩就不能這么處理,但是在早期的五律,基本上是可以用這種方法快速理解詩人創作意圖的。

            中二聯是用來豐富詩的內容,讓詩看起來更加文采飛揚。

            這中間就不僅僅涉及到格律的規范,更多是文法的慢慢改變。

            我們賞析詩歌,有時候要了解背景,會更好的理解詩歌內容,但是對于這種大眾完全熟悉的作品,我們把它放入到整個詩歌發展史中去觀察,就會因為它所處的時代位置,建立起和其他詩作的聯系,發現詩作的傳承、演變之路。

            這是一條不同尋常的詩詞賞析之路,其實蠻有意思的。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