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愫說育兒 / 待分類 /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需要狠狠背...

          0 0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需要狠狠背叛一次

          原創
          2020-04-07  愫說育兒

            文 | 宸媽愫愫

            生命中最不幸的一個事實是,我們所遭遇的第一個重大磨難多來自家庭,并且,這種磨難是可以遺傳的。

            ——心理學家 弗蘭克·卡德勒

            要說近期最火的電視劇,莫過于由安建執導,孫儷、羅晉等主演的都市職場劇《安家》了,劇情圍繞賣房買房這個熱點的社會話題,展開關于原生家庭之殤、“喪偶式育兒”、“拆臺式育兒”、低質量婚姻、婚內出軌,以及人性的貪婪與惡等等故事。

            《安家》火了,頻頻成為各種熱議的焦點,因為劇情真實地還原了普通大眾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切膚之痛。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你好,認識一下,我是房家要扔在井里沒死成的老四”

            表面上,房似錦是被上級空降到靜宜門店與徐文昌形成雙店長競爭模式,實則是受上司委派,要限期對徐文昌取而代之。

            客戶面前,她善解人意和思慮周全,然而她春風般的微笑,并非天生親和,僅僅是為了達成銷售。在利益面前,她甚至連同事的單子都撬,她不茍言笑,雷厲風行,像一臺缺乏溫度的工作機器;她驕傲自信,揚言“沒有我賣不出去的房子”。

            房似錦每年的銷售額都是總公司排行榜前十,收入不菲,可她卻租住便宜的兇宅,吃穿用度異常節儉,甚至可以說對自己是十分苛待的。

            一個人的性格特質、待人接物里都帶著原生家庭給予的B面。

            母親為了給兒子買房,向她索要一百萬,理由是舍不得兒子年紀輕輕就背上30年的房貸。

            (話說,丁嘉麗真是演技爆棚,讓人看得牙癢癢,一起感受下↓↓↓)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她只是生了我,她不配當我媽!”。

            原來,房似錦的本名叫房四井,和很多重男輕女的人一樣,她的母親有著生兒子續香火的執念,四井作為第四個出生的女兒,親媽本想將她扔到井里淹死一了百了,幸虧爺爺救下了她。

            雖然有爺爺的庇護,但房似錦還是成了家里最不受待見的人。

            “知道我為什么馬拉松能跑第一嗎?

            小的時候,家里的任何一個人只要不高興都能打我出氣。

            所以我從小練就一個本事,只要一進家門就能看得出今天誰不高興,在她們還沒動手之前就跑了,我能一口氣跑出幾十里地。”

            “你們跑的是健康,而我跑的是命。”

            初中畢業,母親便逼四井:“去賺錢養家,順便給自己找個婆家。”

            母親生了她,卻從未愛過她,只是把她當成取款機、搖錢樹。

            她在城市辛苦打拼幾年,雖然小有成績,卻禁不住身后的“吸血鬼”家庭的盤剝。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近年來,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的題材屢屢被搬上熒幕,從《歡樂頌》的樊勝美,到《都挺好》的蘇明玉,再到《安家》的房似錦,無數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到淚崩。

            編劇六六在接受采訪時,也曾感嘆:“這種事情,在中國都是常態。”而房似錦的故事是有現實原型的。

            為了很好的演繹角色,孫儷曾多次探訪房似錦的原型——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是啊!面對這樣的家人,她們為什么不反抗?還要心甘情愿奉上自己的血汗呢?

            這就原生家庭的“魔性”之處,你既痛恨它,又逃不開它的“奴役”。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她故事:來自我的好朋友的真實經歷

            (以下以第一人稱進行講述)

            “我幫你帶孩子這些年,不需要你的回報,只要你現在幫幫你弟。”母親說。

            “怎么幫?”

            “看你良心!”母親的話像一把利刃劃過心房,我多年的隱忍和委屈,瞬間化作決堤的淚水:

            “小時候,你們總說:'你只有一個弟弟,你要讓著他’;

            長大了,你們又說:'你只有一個弟弟,你不幫他誰幫他?’;

            可是,我也是他唯一的姐姐啊!我只比他大一歲,我讓得還不夠多?幫得還不夠多嗎?你現在輕飄飄一句話,抹殺了我這么多年所有的付出,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夠?”

            “你覺得自己做得很多,很好了嗎?我們辛苦供你讀書,你才給家里拿回多少錢?”母親的眼神冰冷無情。

            很多事情,雖然我早已心知肚明,但沒戳破前,還可以自欺欺人,而那一刻,生活的重負裹挾著多年的積怨,我瞬間崩潰了!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原生家庭中,被忽視和虧待的孩子,更渴望得到父母的認可,于是不斷付出,努力證明自己】

            弟弟比我小一歲,自打記事起,長輩事事都要求我讓著他。

            記得有一次家里燉了只雞,他鬧著不許我上桌吃飯,媽媽便在我碗里的米飯灌上雞湯,隨便夾了塊肉:“你到后院去吃,省得讓他鬧。”我遠遠地聽著他們有說有笑,第一次感覺自己是多余的

            我中考那年,父母說:“家里窮,砸鍋賣鐵只能供一個孩子上大學,那肯定得是男娃。”

            當時我弟才上初一,成績中游,而我初中三年都是年段穩定前三的“種子選手”,那年重點高中選拔考試,我的成績上了縣一中的錄取線,爺爺聞訊趕來,“女孩子都替別人家養的,初中畢業就讓她去打工吧,別浪費錢。”

            父母可能還是憐惜我的,或者說是他們比爺爺更有“前瞻性”,他們相信只有讀書才能賺更多錢,改變命運。

            他們和年僅16歲的我“協議”,供我讀完四年中專,而我畢業后要代替他們供弟弟上學:“當父母的,不求你回報,只要你多幫幫你弟,這也是姐姐應該做的。”

            后來那些年,我弟補考兩年終于上了大學,期間我負擔了他的學費和生活費。

            大一那年他想要一臺電腦,我不同意,我爸打電話罵了我一頓:“不能因為你還沒有電腦,就也不給他買,宿舍里別人都有,你舍不得買,這錢我來出。”,于是,在電腦還未很普及的年代,我咬牙買了給他買了電腦。

            畢業后,他賴在我的出租屋里兩個月不去找工作,我爸又打電話來:“我只是農民,沒有能力,你當姐姐的為什么不幫他一把?給他找份工作?”

            再后來他要結婚,我爸說:“女方要十萬彩禮,我只借到了兩萬,其他錢你想辦法吧,算我向你借的,他都三十歲了,你總不能看他打光棍吧?”,后來又說要修繕出一間新房給他們結婚用……

            一直以來,父母多年的“教導”被不斷內化為我的使命:“我就一個弟弟,我不對他好對誰好?”

            很多年里,我下了班不逛街、沒有社交和娛樂,因為那些事情既花錢又花時間,在我最青春的年華里,我不敢打扮自己,每個季節只有2套衣服換洗……

            我辛苦賺的錢,自己不敢多花,給自己花的每一分錢,我都有負罪感。這就是原生家庭給予我的,他們讓我覺得,我不配擁有好的生活,我不能心安理得的花自己賺來的錢。

            父母灌輸給我:如果不對親人傾囊而出,那就是極自私的。

            我不自覺把這種性格特質帶到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在自己的小家庭里,我無私奉獻,討好每個人,同時滿腹委屈、渴望被看見被認同。

            其實,犧牲感是最傷害關系的,那些年我的婚姻生活并不美滿。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而這一次,母親說:

            “他們看了套房子,首付需要35萬,他手上只有8萬,你說怎么辦?”

            她明明知道我當下的處境——

            婆婆癌癥治療花盡了我們為數不多的積蓄,甚至舉債。為了貼補家計,剖腹產后三個月我不得不回歸職場,只能求助父母幫我照看孩子,但每一次他們“不求你回報”的后面,都跟著“幫幫你弟弟吧!”

            這一次,我實在有心無力,于是就有了上面母親對我“良心”的拷問。

            我們一生都在等父母說對不起,而父母一生都在等我們說謝謝。最終我們都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隨性所欲》

            如何掙脫原生家庭的束縛?

            【掙脫原生家庭的目的,是為了拿回人生主動權,按照自己的意愿來生活。】

            1?需要一次背叛的自我覺醒和契機

            樊家的無底洞永遠也填不滿,樊勝美再也無力托底,在歡樂頌姐妹的勸說和幫助下,她完成了自我覺醒、與原生家庭的剝離。

            讓房似錦下決定背叛的,則是家中唯一給過她溫情的爺爺的去世。

            房似錦給爺爺看病的錢都被潘貴雨扣下,她眼睜睜看著她爺爺在拖延中病世,還想瞞著她繼續騙她給錢。幸而弟弟告知,她回家奔喪,怒不可遏地控訴潘貴雨的種種罪行,母女倆一番對峙后,她徹底與原生家庭決裂:

            從今往后,你是你我是我。

            我再也不會管你了,我再也不會給你錢了。

            我和這個家沒有任何關系,我說到做到!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我的那位朋友,她則是在母親“靈魂拷問”的絕望中,她終于想明白了:

            作為付出的那個人,我一直在自我犧牲的光環下自我感動著,但一片真心,卻被當成理所當然!

            陳年舊賬,只有被虧欠的那個人才會去翻。而其他人,只看到當下沒有被你滿足的那個愿望,你是多么自私!

            33歲了,此后我的人生應該為自己活。

            2、放下渴望被認同的執念

            原生家庭之殤,不必強求自己原諒與釋懷。

            也不要再問,為什么父母傷害了我,卻不承認他們錯了?

            那些被忽視掉的付出,就算了吧!不再奢求他們對你說:“你辛苦了!謝謝你!”

            那些曾經的付出,其實也是給自己帶來過快樂的(哪怕只是自我感動式的),快樂就算是付出的報答吧。

            放下吧!不要像個渴望“翻本”的賭徒,為了被看見,為了得到那句安慰,不斷地押下自己所有的籌碼。

            不想再輸,唯一的方式就是離開,及時止損。

            3、明確親人間相處的界限,不試圖越界去控制別人

            樊勝美的媽媽劉美蘭,蘇明玉的媽媽趙美蘭,房似錦的媽媽潘貴雨,她們都是被重男輕女思想荼毒的女性,她們既是受害者,又是同謀者與傳承者。

            她們骨子里刻著貪婪,也刻著無力、煎熬和愁苦。

            一輩子已成定局的她們,轉而把女兒帶進了同樣的悲劇輪回里。

            己所不欲,勿施無人!

            你在原生家庭所受的傷,努力修復好它!不要帶著這個烙印進入媽媽的角色里,不自覺再施加給下一代。

            人不能決定出生,卻能改變歸宿。而這個歸宿,則是下一代的“出生”(原生家庭)。

            《安家》:療愈原生家庭之殤,先要學會“背叛”

            ——感謝閱讀——

            我是@愫說育兒,歡迎關注、點贊、留言分享你的看法,育兒路上一同前行。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