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沖霄3e8ixadnpn / 時事 / 杜牧:我是全村的希望

          0 0

             

          杜牧:我是全村的希望

          2020-04-05  沖霄3e8ix...

            01

            杜牧沒有想到,他寫過那么多千古名篇,流傳最廣的卻是一首不起眼的小詩。

            他也不會想到,唐朝人寫過那么多名山大川,黃河長江,廬山泰山,鸛雀樓黃鶴樓,而他筆下的一個小村子,也能占一席之地。

            這首詩叫《清明》,小村子叫杏花村,是這樣寫的: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杜牧更不會想到,正是這首小詩,給后世留下那么多探究和爭論。

            那場景有點滑稽,就好比數學家們埋首在小山一樣的材料里苦思冥想,你拿出他們課題一看,上面竟寫著:1 1為什么等于2 ?

            這首《清明》也是一樣。

            02

            首先,它的出現很突然。

            在杜牧所有詩集里,包括正式的和補遺的,都沒有這首詩。也就是說,從晚唐某年的那個清明節起,杜牧寫完,它就這樣消失了。

            經過唐朝滅亡,五代十國,北宋,一直到南宋,一個叫劉克莊的詩人,編了一本《千家詩》,這首《清明》才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眼中。

            這時,已過去400年了。

            不知道劉克莊沒關系,只要知道他是辛棄疾的鐵粉就行了。他還有一個叫宋慈的朋友,后來成為《大宋提刑官》里的男主。

            《千家詩》一出來,很快成為南宋老百姓讀書的入門教材,使用了一百年。

            到了南宋末年,這一年的科舉考試,金榜上出現三個名字,一個叫文天祥,一個叫陸秀夫,都是如雷貫耳。其實還有一個,顯得默默無聞,他的名字叫謝枋得 【那個字讀bìng】。

            南宋滅亡后,謝枋得也被俘到元大都,他寧死不降,在北京法源寺絕食五天而死。這氣節一點也不差,后世之所以名氣小,可能跟他的死法一樣,無聲而決絕。

            在大廈將傾的日子里,作為一個文官,謝枋得已自覺無能為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筆,讓華夏文明得以傳續。

            他決定重修《千家詩》。

            于是,一本收錄更全、更準確的唐詩啟蒙版本出現了。在這本謝版《千家詩》里,依然有杜牧這首《清明》。

            可以想象,在元明兩朝,原本被士族階層壟斷的文化,將因為千家詩的普及,飛入尋常百姓家。

            但奇怪的是,到了清朝,那本由蘅塘退士編纂、大名鼎鼎的《唐詩三百首》,卻沒有入選。

            是不夠格?還是漏選?再或者政治原因,不得而知。

            但關于這首詩的爭論,已經在悄悄醞釀。

            03

            到了近現代,《清明》,這首原本清清明明的小詩,卻越來越不清不明。

            最先提出疑惑的是陳寅恪,他懷疑這首詩是不是杜牧寫的,如果是,寫詩地點可能在洛陽。

            這下可不得了。有人不服:大名鼎鼎的杏花村,怎么可能在洛陽呢?

            于是,一場爭奪杏花村的文戰打響,還是持久戰。各自的論證過程就不說了,簡單講,大概情形是這樣的:

            最一開始,但凡杜牧到過的地方,有叫杏花村名字的,都來摻和一嘴,比如山東梁山,江蘇南京和徐州,全國至少20個地方,都曾經表示:這是在我家鄉寫的。

            幾輪辯論之后,辯手集中在三方:

            山西隊說:“我們有杏花村酒,杜牧去的是我家。”

            安徽隊說:“杜牧在池州做過刺史,是我家。”

            山西隊不服:“你們有酒嗎?”

            湖北隊接過話:“誰家還不會釀個酒啊。杜牧在黃州做過刺史,這里也有杏花村,毫無疑問是我家。”

            安徽隊:“樓上的,就你有杏花村啊!”說著搬出一部大書,叫《四庫全書》:“看到沒,《杏花村志》,給一個小村子作志古今絕無,紀曉嵐審核的,官方認證。”

            山西隊和湖北隊擦擦汗:“大清的考證不算,那個作者就是你們杏花村的村民,不公平。”

            安徽隊:“我們的記載多”。

            山西隊:“我們的酒好”。

            湖北隊:“杜牧根本沒去過山西”。

            片刻,山西隊扔過來一首詩:“杜牧的《并州道中》了解一下。”

            安徽隊打助攻:“去過又怎樣,山西的清明節怎么會雨紛紛!”

            山西隊呲溜一口酒:“竺可楨的唐朝氣候報告了解一下。”

            安徽隊切了一聲:“報告誰沒有呀,這份《古今圖書集成》記得清清楚楚,我家杏花村,就是杜牧寫詩處。”

            湖北隊又霸又蠻,哐當扔出一個牌子:“記載算什么呀,看這塊匾,是實物。”

            眾人往地上看去,是一塊清朝古董,匾上赫然三個大字:杏花村。

            正在不可開交之際,一個吃瓜群眾忍不住了,悠悠冒出一句:“杏花村不是一個具體村名,而是一個種了很多杏花的村子。”

            大家議論紛紛,有的說,杜牧到池州上任是秋天,這么愛喝酒的一個人,怎么會等到來年春天還不知道有個杏花村?

            有的說,如果是湖北黃州,一個刺史,怎么會沒個小吏給領導帶路?

            還有的甚至說,這首詩到底是不是杜牧寫的?

            看來,《清明》真的要不清不明了。

            三杯通大道,一笑泯恩仇,大家舉起酒杯:來,喝酒喝酒,好說好說。

            04

            看到沒,杜牧是全村的希望。

            那么,問題來了。這首詩真有這么好嗎?或者說好在哪里?

            要我說,就好在“清”和“明”。

            杜牧的詩風是飄逸的,流麗的,但這首詩更偏向清新和明麗。在“欲斷魂”的清明祭日里,分明又有“杏花春雨江南”的色彩。

            寫法也是攝影師手法,聚焦細微,小中見大,在悲觀中透出樂觀,這是小杜同學最擅長的。

            大家都“悲秋”,都厭惡“嚴霜”,杜牧就寫“霜葉紅于二月花”,一片霜葉,就成絕句了。

            明明寫三國,寫世事滄桑,興衰巨變,鏡頭一聚焦,就是“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明明寫政治得失、歷史教訓,一落筆竟是“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多細,多刁鉆,多有畫面感。并且話不說完,讓讀者去想。

            這首《清明》也一樣,陰雨霏霏,出來掃墓的人們心情憂郁,杜牧也是路人。

            但他要去喝一杯,是消愁還是豪飲,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傷心人看了,會落在雨紛紛和欲斷魂上,淡然的人看了,會落在杏花村的酒家。

            清明節這天,在這首《清明》里,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慰藉。

            05

            事實上,這也是當時杜牧的寫照。

            想想吧。不管是寫于湖北黃州還是安徽池州,這時的杜牧都很郁悶。

            當時朝廷已經亂套,宦官干政,牛李黨爭,朝廷剛剛經歷了血性的甘露之變。末世的悲涼色彩,寫在每一個官員臉上,何況胸懷大志的杜牧。

            但他只能干著急,在大潮里隨波逐流,上不了岸。黃州、池州在當時都是下州,后來蘇軾遭遇烏臺詩案,貶謫地也是黃州。

            調到這里任職,基本等同于被邊緣化了。

            事業低谷,又逢清明,在這個守孝都要三年的時代,他不能回去給親人掃墓,不能回到長安家中,更絕望的,是看不到未來。

            但是,管他呢,先喝杯酒去。

            這就是中國人面對苦難的一種基調。

            幾千年里,改朝換代、天災人禍、戰爭暴亂都見過,完整而漫長的文化,已經融進中國人的血液里。

            心里有廟堂,也有個江湖。如果事業無望,也能欣然閑退。苦難來了,療傷,然后繼續前行。

            李白剛投完簡歷,一頓酒就要“明朝散發弄扁舟”。

            柳宗元剛剛“獨釣寒江雪”,魚竿一扔,就開始批評朝政了。

            蘇軾、辛棄疾、陸游,都是這樣。

            杜牧在清明節想痛飲一杯,是消愁還是酣膽?不重要,重要的是繼續新的生活。

            就像清明這個節日,明明是個悲傷基調,卻又一派生機,春光明媚。

            逝去和新生,過去和未來,這天是分界線。

            寒冷之后,吐故納新,萬物生長,大地會清明起來。逝者得到祭奠,活著的人繼續向前。

            正如詩中的那個牧童,他代表著新生和未來,為杜牧這個斷魂的老者,指引出一個杏花春雨的地方。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