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說歷史的女人 / 說歷史的女人 / 三國最彪悍的書生 下筆殺氣騰騰令曹操又愛...

          0 0

             

          三國最彪悍的書生 下筆殺氣騰騰令曹操又愛又恨 縱橫亂世留英名

          原創
          2020-04-03  說歷史的...

            (說歷史的女人——第1211期)

            建安七子中,孔融和陳琳年齡稍大,所以排名靠前,但這兩個人,完全不一樣。

            孔融直的可愛,是愿意拿身體去喂老虎的人,后來的“竹林七賢”中,嵇康頗有孔融的風范。而陳琳,一生三易其主,執著追求立德垂功名,倒也世故的可愛。他用一支生花妙筆,煽動戰爭的火焰,筆鋒間呼呼生風。熊熊的火光中,看得清每一張跳動著野心和欲望的臉。

            從安帝開始,宦官和外戚就成了東漢政治的兩大死穴。漢靈帝在位時,這種矛盾已呈水火之勢。當時,國家政權實際掌握在外戚,也就是漢靈帝的舅舅、大將軍何進手里,但是宦官們內典禁兵,出納號令,事事企圖凌駕于何進之上,這讓何進十分惱火,準備誅殺宦官。當時,陳琳是何進的主簿,相當于現在的秘書。陳琳的文筆很好,政治見解也頗為高明。

            何進欲誅宦官的決定遭到何太后的堅決反對,何太后其實有自己的考慮,外戚和宦官的互相掣肘,就像權力的動態平衡,尚在可管可控的范圍內。如果放任一家獨大,皇權更有可能遭到威脅。女人總愛把一些事情牢牢捏在掌心,不管是愛情還是權力。

            何進居然想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辦法:召集地方豪強,引兵來京城,恫嚇劫持太后。陳琳極力勸諫,他對何進說:“《易》稱'即鹿無虞’,諺有'掩目捕雀’,夫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況國家大事?”

            “即鹿無虞”說的是無用,“掩目捕雀”說的是盲目。大意就是說,您現在掌握著國家兵權,整肅朝綱這樣的事情,完全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何必召集地方諸侯豪強進京恫嚇太后,做這些無用功。這無異于引狼入室,功必不成,只會造成國家大亂。可以說,陳琳的分析邏輯清晰,結果明顯,一下就看到了事情的結局。可是,何進不聽勸諫,一意孤行,堅持從地方引兵入京脅逼,結果引來了狼人董卓。董卓進京,不但廢了少帝,新立獻帝,自立為太師,連何進也在動亂中被宦官所殺。

            陳琳2.jpg

            陳琳曾隨朋友出游,寫下這樣一首詩:

            節運時氣舒。秋風涼且清。閑居心不娛。駕言從友生。翱翔戲長流。逍遙登高城。東望看疇野。回顧覽園庭。嘉木凋綠葉。芳草纖紅榮。騁哉日月逝。年命將西傾。建功不及時。鐘鼎何所銘。收念還寢房。慷慨詠墳經。庶幾及君在。立德垂功名。一個秋風清涼的日子,陳琳和朋友一起登高望遠,看盡澹澹秋光之后,佳木的凋零,花草的消瘦,忽然讓他涌起悲涼之感,不由感嘆:“建功不及時,鐘鼎何所銘。庶幾及君在,立德垂功名。”時光飛逝給人一種急迫感,如激流席卷生命的河灘,最先碰撞到的,一定是心底礁石一樣堅硬凸起的信念,對陳琳來說,那就是一個男兒對建功立業的追求。

            東漢的五言詩,從漢樂府中跳脫而來,已不復有民謠的一詠三嘆,反復吟唱,變得干凈利落,言簡意白。就像陳琳的心思一樣,明明白白:他想立德垂功名,唯恐時不我待。

            董卓之亂,揭開了三國大戲的序幕。面對東漢崩裂的局面,各地方勢力如萌醒的春蠶,蠢蠢欲動,欲以討伐董卓之名,覬覦蠶食中央權力。而在東漢這片亂兵如麻的桑葉上,渤海太守袁紹勢力最為強大,被推選為盟主,雄踞一方。雄才大略的曹操羽翼未豐,尚在暗中集蓄自己的力量。而劉備,雖擁有漢室正統血脈,是漢景帝之子的后代,但經過三百多年傳到劉備時,已經淪為老百姓了,彼時的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平原縣的縣令。

            陳琳審時度勢,迅速依附于實力派首領袁紹。他要為自己實現人生理想找到最合適的土壤,而袁紹,可以給他想要的舞臺。他的文采很快得到了充分的發揮,軍中的文書,大多出自陳琳之手,最著名的就是《為袁紹檄豫州文》。

            建安5年,袁紹準備攻打許昌,討伐曹操,由于此戰意義重大,為了爭取更多的外援,激發起將士們更大的義勇,袁紹就讓陳琳撰寫一篇討伐曹操的檄文。古代作戰,戰前必寫檄文,痛斥對方罪責,為戰爭找一個正當的借口。

            陳琳洋洋灑灑,寫下了1500余字的討伐檄文,文中痛斥曹操為宦官后人,貌丑,德薄,才疏,心胸狹窄,獨斷專行,作亂犯上,從古至今的史書記載中,所有無道逆臣,曹操為最。文章酣暢淋漓,氣勢奔放,頗有戰國縱橫家之遺風。?據說曹操當時正苦于頭風,病發在床,疼痛難忍,因臥讀陳琳檄文,竟驚出一身冷汗,躍然而起,頭風不治而愈。真可謂是文章如良藥,可治頭風病,自古僅一人,他名叫陳琳。

            曹操陳琳.jpg

            好文章原來不但可以拯救靈魂,還能醫治疾病。也是這篇檄文,讓曹操對陳琳印象深刻,而曹操的胸懷恰在于對人才的極大包容,包括愛他的,恨他的。

            袁紹討伐曹操的這場戰役,史稱官渡之戰,以袁紹大敗告終,是歷史上著名的以弱勝強的戰役之一。官渡之戰后,袁曹雙方力量發生轉變,奠定了曹操統一中國北方的基礎。

            陳琳在這場戰役中不幸被曹操俘獲,陳琳決定投降曹操。曹操想起舊事,不能釋懷,就笑著對陳琳說:你的文章寫的好啊,你罵我也就罷了,為什么還要罵我的祖宗三代?

            陳琳誠懇地辯解說:當時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曹操便不說什么了,亂世中的個人意志,總是被時代無情傾軋,由不得自己。他并不是想要加罪陳琳,只是要一個雙方都過得去的理由。

            愛才心切的曹操對陳琳既往不咎,反而對他加官進用,封他為司空軍師祭酒,相當于謀士參謀。這或可叫做政治對手的成全吧,曹操成全了陳琳建功立業的男兒抱負,也是在成全自己一統天下的夢想。

            陳琳在曹營,又寫了許多文章,其中以檄文最為著名。他寫的《神武賦》、《神女賦》、《檄吳將校部曲文》、《答東阿王箋》,還有早期的《武軍賦》等文章,或討伐,或歌頌,每篇都文彩辭豐,風格雄放,頗具建安文學的特征。但細細讀來,這些應時而生的戰地文章,只是依附了時代的車輪,甚囂塵上,華美卻空洞,宏大但沒有靈魂。

            唯有一首漢樂府古題詩《飲馬長城窟行》,不是陳琳擅長的題材,卻寫的感人至深。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 ,舉筑諧汝聲!男兒寧當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長城 。

            長城何連連 ,連連三千里。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善侍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

            報書往邊地 ,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

            生男慎莫舉 ,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

            結發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開篇一句,便寫出了作者的視角,他的眼光是向下的,他看到的是長城邊上冰冷水窖中瑟瑟發抖的馬腿,他看到的是底層老百姓籠罩在戰爭陰影下寒苦的生存境遇。飲馬窟里泉水的溫度,就是老百姓生活的那個時代的溫度。

            詩中,日夜修長城的太原卒,遭到了長城吏為虎作倀的呵斥,“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這連綿不絕的長城,就像沒有盡頭的苦役,讓他摸不到日子的邊,深重的絕望感也像厚厚的城磚一樣,一塊一塊堆積在他心上。善良的太原卒就捎信給家中的妻子,讓妻子趕緊改嫁。可一個女人在家苦苦撐起的日子,又能好到哪兒呢。妻子末句把深藏在內心的念頭向丈夫透露了:你既然難以存活,我也不活了。妻子的死不光是貞烈的殉情,更是一家人無法活下去的絕望的悲劇。役夫死了,役夫的妻子也死了,役夫的父母也就沒有活頭了。一個役夫的家庭破敗消亡了,千千萬萬個役夫的命運可想而知。

            只是,在那樣一個兵荒馬亂的時代,哪一段威儀凜凜的長城下不是白骨累累,又有誰會顧念這些微若草芥的賤民的生命。讀到這首詩時,沉重之余,我竟暗自長舒了一口氣:好在陳琳寫了這首詩,他用的是漢樂府的舊題,他使的是純白描的手法,他的文采和技法統統隱匿,但真的沒有關系,一首足矣。

            陳琳3.jpg

            三國依然紛亂,戰馬奔騰,成王敗寇。陳琳依然還在伏案疾書,搖筆吶喊,寫那些氣焰騰騰的文章。他認真地追逐著功業,追逐著一個男人被世俗認可的方式,盡管理想一直在一行行文字間閃閃爍爍、明明滅滅。作為三國最彪悍的書生,憑借下筆殺氣騰騰令曹操又愛又恨,縱橫亂世留英名。但是,當所有的人和風景后退成歷史書中發黃的冊頁,他的身影卻逐漸在一首冷冰的詩句里清晰且立體起來,如果投射在時代的墻上,它是真實且有溫度的,至少在我眼里,是這樣。

            (文/說歷史的女人·華之,女作家,電臺主編。)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