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陳嘉珉 / 中國大成拳 / 陳嘉珉:功夫相同、境界如一的書畫拳道—...

          0 0

             

          陳嘉珉:功夫相同、境界如一的書畫拳道——讀鄧名《書畫與拳道》

          原創
          2020-03-31  陳嘉珉

          鄧名先生的武道功夫詩偈有一大特色,即把書畫和拳道融合起來理論,揭示出它們共有的功夫和境界特征。鄧名先生認為,書畫的道理和境界,與大成拳法的道理和境界相同,“書畫拳道,道道相通”,二者可以相互參照借鑒。任何藝術、技術,皆俱形下有意本能的作用,這無疑是相同的。鄧名先生的《書畫與拳道》文章說:“創作書畫時講究頭正、肩松、身直、臂開、足安等姿態,而作拳站樁也要求頭直、目正、肩松、肘橫、膝彎、足平,二者相同處一眼可見。”這是有意本能發揮作用的小乘之境,需要一定的技術方法來實現一定的目標。鄧名說:“再從形上的意識層面看,拳道、書畫都追求心平、神莊、松靜、自然,由此而進入物我兩忘、心無旁騖、惟見本心的狀態。”這就是無意本能起用的大乘(成)之境了。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北京有位書法家要送我一幅字。我說這不是你的字啊,是你花二十年時間偷來的。他這個境界,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什么都不是,在路上勞作,靠有意本能發揮作用的小乘境界。說不是,即不是自性展露,不是鄧名先生所講“物我兩忘,心無旁騖,惟見本心”的大乘(成)之境,除此之外什么都是,是一切古已有之、而今全備的書法樣式。他的自性、本能是有的,但被神秀所說的“塵埃”覆蓋了,還沒有打掃干凈,還沒有回歸自性。如果有慧根、緣分,再經十年或二十年修習,能回歸自性、本能,就叫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的無意、大乘(成)境界,爾時便會創作出獨具一格、真正屬于自己的書法作品。

          學佛、修行的道理也是如此,與書畫、拳道相同。你不學不修,此乃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原初狀態;精進漸修、修而未成的過程,總會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不容易,無止境,難過啊,精進啊,很辛苦;修成頓悟了,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便是無意無為的大乘(成)之境了。

          本世紀初以來我搬兩次家,清理丟棄的朋友和學生送的各種藝術紀念品、書畫家們送的書畫作品,足有一小車。多數都沒有打開過,還是原包裝堆積在那里好幾年,畢竟人家有情、有心、有意送的,不好收到就立即扔掉。但堆放時間長了、物件多了,實在沒有地方容納,最后不得不丟掉。我倒覺得,如果你玩到鄧名先生說的最高大乘(成)之境,應該是無意無為、無物無求、無形無色的,四大皆空,一切皆空,這是最高境界。那么你玩這個生滅法,搞妄想、分別、執著,弄出那么多有形有色的物品一大堆,可能的確就是一堆垃圾了。在尋道的路上,我是一個反物質主義者。

          鄧名先生在《書畫與拳道》文章中,分析書畫與拳道二者的關系,認為中國拳道經過千百年一路演化下來,出現諸多拳種,百花齊放,基本上分為“內”、“外”兩家。外家拳比較偏重表現形式,內家拳則偏重精神內容。但無論是形式還是內容,最終的結果“都將歸結到老子所說‘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巧若拙’的境界,誠如明代書畫家董其昌的‘初若印泥,中若印水’而歸于‘終若印空’”。鄧名先生認為這本身就是一種“道”,這個“道”是中國書畫拳道的精髓,他說“書畫與拳道都是中國文化精神的體現,是道之載體,二者陰陽互動、剛柔并濟、相輔相成,由此構成花團錦簇之中華文武世界”。

          鄧名先生提到的“初若印泥,中若印水,終若印空”,是清朝大書法家張照曾對董其昌書法人生所作的一個著名論斷,正是這里講的三個境界。張照曾說,董其昌的第一階段是“初若印泥”。“印泥”的意思,就是照抄照搬,依樣畫葫蘆,按模取形不走樣,如實臨摹古人法帖,所謂力求形似。這個階段的狀態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原封不動。

          第二個階段也是第二種境界,叫“中若印水”。水有一定的自由度,就是不再對傳統法帖依樣畫葫蘆,書法的術語叫去形取神,在神理、神采、神氣、神情上與古人溝通。不再追求形似,已經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

          第三階段是鄧名先生所說最高的大乘之境,張照曾叫“終若印空”。空是無形、無色、無物了,完全脫離古人的窠臼,完全去掉古人的成分。如庖丁解牛,不靠眼神技巧,完全靠精神行事,隨心所欲,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這個最高境界已經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一切純應自然,卻又不是原始的自然,而是鄧名先生說的“如來如去”境界。

          鄧名先生在《書畫與拳道》文章中,強調書畫講究功夫,同時指出“拳道更講功夫,常言說‘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我們也可以說“修行不練功,到老一場空”,這個話是我的一點關鍵體會。鄧名先生說“功”是一種“東西”和“狀態”,是靠體悟而上身的,就是說你不做,沒有身體上的感覺、體悟、體認,這個“狀態”就無從說起,便也不成為“東西”。

          鄧名先生特別強調:“一招一式、大開大合是初級階段之功夫,而欲上先下、欲左先右、形曲意直、虛實無定、抱圓守一是高層功夫。往往做到高層功夫,則無那么多的華麗,形似斷而意連,意似斷而神接,平實的舉手投足之間蘊含無限風雷。”鄧名先生這里又說到守雌的妙用,守雌是老子《道德經》的精華思想。鄧名說的“欲上先下,欲左先右,形曲意直”,完全是承繼老子的“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颣”、“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大成若缺,大盈若沖,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等守雌的真言而來。高層功夫沒有華麗外表,這跟鄧名先生的詩偈一樣,文以載道是不講求華麗言辭的。這個最高境界中形似斷而意連、意似斷而神接的“如去如來”特征,都是無意本能生起的大機大用。

          修習書畫、拳道,不是為了功夫而功夫,功夫是達成境界的路徑,一旦進入最高境界,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功夫便顯露為大道至簡。因此鄧名先生說,在書畫上得道的“大師巨匠,多為逸筆草草,信手拈來,似乎不經意間卻秩序森然,而法度的破與立,都得乎心應乎手;尺度在心中,逸筆顯毫端,從心所欲而暗含法序,由此臻入化境”。鄧名先生認為“拳境亦然,只有從‘山是山,水是水’邁入‘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到最終進入‘山還是山,水還是水’的圓融之際,才是拳法中的大乘”。

          鄧名先生的《書畫與拳道》一文,特別強調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小乘之境,通過“守雌”功法而進入大乘之境的重要性。他說:“拳道亦同,首先明理然后練功,招招太實、追求形式則失空靈,失空靈則難精妙。所以要守,守中線、守靜篤、守空境,要意念放遠,拳透敵背,與宇宙大氣相結合,才是高手。”一切藝術和拳道皆分陰陽虛實,因此要“懂虛空妙有,講知白守黑”。關于“守”的問題,鄧名認為,在拳學上必須明白知什么、守什么,“不僅是攻、防的概念,在某種意義上可以理解為成就他人”,這樣便能“將更多的矛盾在守中化解,留更多的空間給他人”。

          鄧名先生從“攻守對立”轉化而來的“成就他人”之說,就是守雌,是對守雌最好的詮釋,更是對守雌的延伸發展。守雌不是靜態、被動地“守”,而是要顯出大乘要義——成就他人。鄧名說:“帶著成就別人之胸懷,則天下無難事也,這也應該是‘書畫武功相互參悟’之題中應有之義。”

          但是這個“知”與“守”還是表層功夫,是有意為之的小乘之境,大乘之境必然是無意本能起用的“不知”、“不守”。因此鄧名先生指出:“更為高明之處,是要你越過‘知’、‘守’而達到‘不知’、‘不守’。‘不知’、‘不守’則可了無邊際,打成一片,空洞澄明,這就是中國書畫武功之高深要義了。懂得‘知白守黑’,就懂得了取舍,懂得了無常,同時也懂得了虛實空境,懂得了書畫、武學、人生之高明境界。”鄧名先生強調,無論書畫與拳道,“只有勤練苦操,線條節奏爛熟于胸,形成一種本能”,方能臻入化境,這就是神秀的第二境界(功夫境界)不可缺少的重要性。

          鄧名先生詩文中多次出現“成就他人”概念,這是無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這個思想的脈絡和源泉,可以追溯到《周易》、《道德經》那里。要注意這個“成就他人”,主要意思不僅是佛家的菩薩精神,更是道家首倡的絕妙高超的功夫法門——守雌,這個法門源于老子,《道德經》講得很多。《道德經》第三十四章說:“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由于不自以為大,所以能夠成就大成果。《道德經》第六十三章說:“是以圣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這個意思跟前一句相同,這是圣人行為,很了不得,不是圣人恐怕做不到。

          《道德經》第四十九章說:“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對于善人我要善待他,對不善的人我也要善待他,這樣就可以形成有德善良的磁場;對守信的人我要信任他,對不守信的人我也要信任他,這樣才可以形成人人守信的誠信環境。站樁、行拳都需要德善、德信的環境,否則難以入定。可是這個德善、德信的環境如何獲得呢?那就要先入為主,發揚“吾善”“吾信”、成就他人、助人為樂的精神。

          第八十一章是《道德經》最后一章,它所歸納的也是圣人行為:“圣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圣人不為自己積累,不為自己保留,盡量幫助別人,自己反而會擁有,盡量給予別人,自己反而得到更多。

          《道德經》的這些金言妙語落實在修行上,落實在修行的功夫上,都是絕妙心訣。所以我們說大成拳法和它的站樁要領,真要溯源求本的話,它的思想和精神淵源,是在老子的《道德經》里邊。在鄧名先生文章中,就隨處留下《道德經》的烙印。鄧名先生常說大成拳本質上是哲學拳、文化拳,如果文化水準高,哲學學得好,能把《道德經》倒背如流,那么練樁功、拳法一定會如行云流水,無意中一不小心就溜進大乘之境,定在那里了。

          就“養身”而言,《書畫與拳道》認為:“書畫及拳道是極好之修養之法,修之不僅可以怡情,更可以健身。不光是‘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且可以援‘書、畫、拳’而入道,可達到強身健體,平心靜氣,修性養德,通泰怡然。進一步再修煉,則可以明白一觸即發,肌肉如一,形骸脫落,抱圓歸一,通達自由澄明之境。”由此可見,要成就入道的大乘(成)之境,則不能為了書畫拳而書畫拳,須要援書畫拳之功而入道。

          鄧名說:“書、畫、拳之修煉都是籍此為載體,尋找一入口,由動入靜,由繁而簡,由快而慢,由實轉虛,進而可以空實互換,陰陽互動,遲速相融,在心之愉悅活潑中養身安命。而由己及人,推而廣之,造福百姓則為天下之養生也。”鄧名先生強調大乘(成)的特點不是為己,而是為人,不行菩薩道則難以臻入化境。

          鄧名說:“從己身開始,向內靜心以求,援‘書、畫、拳’道而入,文武兼修,動靜相合,剛柔并濟,由此可入眾妙之門;若肯下苦功,用大塊時間和大精力去鉆研而累積,凈心錘煉,窮盡精微而致廣大,必將功夫上身、藝境合一、人書(畫、拳)俱老;這樣必然將隨著時空遠去而呈現老而彌堅、老而彌新、老而彌純之境界。由此推而廣之,默默躬行,養益蕓蕓眾生,終為大功德、大善事、大成就。”

          鄧名先生在《也談木心》一文中,正是以這個最高境界為標準,來考察木心的詩畫為人,得出的結論與一般世俗觀點大相徑庭。鄧名先生的結論是“木心,凡夫一個。”

          為什么呢?鄧名先生寫道:“木心的技藝境界、做事做人好象并未臻入化境,按老子的話說是‘雖有榮觀’,但并未做到‘燕處超然’。尤其臨終說的七個字,曝光了內心已深化為潛意識的根本恐懼。個人的過度自戀自愛,自我裝扮,現代人過度的美化和包裝,根本解決不了人生的圓滿修行。看看弘一臨終時的‘華枝春滿,天心月圓’,很明白地看見木心仍在‘藝’和‘器’之層面掙扎。”

          受鄧名先生文章指引,我也找了木心的作品來研讀,感覺與鄧名先生所見相同,認為木心的境界還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形下折騰中玩生滅法,未至形上,不得究竟。他深深懂得道悟禪師“哎喲哎喲”的叫痛聲,能夠從科學醫理上研究出病痛的原因,也能從文學藝術上分析那個叫聲的美學價值,但就到此為止,被卡在“哎喲哎喲”這個叫聲里邊,不知道“哎喲哎喲”這個叫痛后邊那個不痛不快的玩藝(非生滅法)。換一句惠能的話來講,善惡他是明白的,他也分別、執著這個,但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的那個“不思善,不思惡”的形上自性,他就茫然不知了。

          這個要求是很高的,用這個標準要求世間人顯得有失公平,因此鄧名先生特別說明,這是從“援藝入道,返樸歸真的理路看”;若從一般世間法則來看,此君無疑仍是塵世中的大家,這是不可否認的。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