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lindan9997 / 心理診治 / 我是因為什么對心理學感興趣的

          0 0

             

          我是因為什么對心理學感興趣的

          2019-08-11  lindan9997
            發布時間:2019-08-09

            文章封面
            文:木棉959
            來源:心理學生看點啥 (ID:WhatPsySee)


            這幾天,出了高考成績,又一年的小朋友們要報志愿了;知乎邀請我當「高考志愿」圓桌的嘉賓,聊一聊選擇心理學。

            有一個問題是這樣的:你是因為什么對心理學感興趣的?

            有一些知友回答:因為有趣;因為想了解自己;因為自己心理健康狀況堪憂……

            我覺得這只是一個開頭。

            • 興趣的產生和發展是一個過程。

            • 趣的激發也許依賴于任務的外部特征和社會支持,比如看到一篇心理學科普覺得很有意思,而你的朋友恰好也這么想,但這只是一個起步;

            • 興趣的發展和穩定依賴于個人對任務價值和意義的認可,以及持續的投入努力[1]。

            借這篇文章梳理一下在師大心理五年來的學習感受。

            我最初選擇心理學時并不了解它(說來慚愧),猜測覺得簡單,其實并沒有多少「興趣」可言

            入學后,在淺層學習中的新奇感和「心理學什么都能解釋」的想法讓我覺得很有意思

            后來在知識積累、貫串思考中以及社會支持下也發現了更多趣味,并發現了更小的興趣方向

            再次做選擇(保研)時覺得自己還有問題沒解決,還有事情想做,就毫不猶豫地繼續啦。

            在這個過程中,選擇的自主性、深度加工思考、自我效能感、社會支持,都是很重要的。

            01

            選擇:沒什么興趣,好在算是自己的選擇

            五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剛得知了高考成績,發現比預期低了一個檔,去不了理想的學校專業,于是考慮在我的成績水平下能選什么專業。

            我不想要學太難的數學,也不想學物理化學生物這種基礎學科。當時提前批挑了師大心理,除了前面兩個原因,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上了它「全國第一」,以及它在北京,對我來說一個交通極為便利、由于夏令營等來過幾次而莫名覺得自己有安全感的城市(并且來了之后發現真的有非常多的機會)。

            我當前所學專業是我自己的決定」,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高三的時候,校長極力推薦我去北大學生物

            我爺爺許多年來都希望孫輩們能去外交部

            我爸希望我選的專業畢業后能年薪五十萬…… 但好在他們都沒有強行干涉我最后的選擇。

            在高考志愿這個圓桌里已經有很多知友們提到了這一點;研究結果[2]也確實支持這么說:專業選擇對學生的專業興趣有著即時的正向影響,這一影響也可以長期持續,大學生所學專業與其入學時的專業選擇意愿匹配度越高, 大三時的專業興趣水平也越高。(當然,其中也必然存在個體差異。)

            但剛入學時,我尚談不上對心理學有什么「興趣」—— 我并不了解它,甚至在加入新生群之前,我還會以為心理咨詢將是我今后專業學習和職業選擇的大部頭,而事實上并非如此,如果有同學也跟我當時的想法一樣,那希望你能多看、多了解一些之后再做決定,因為并不是所有的同學在預期撲空后都能繼續建立興趣的。

            02

            入門:捏造出外殼,產生淺層的興趣

            從入學的第一課起,各位老師就苦口婆心地開始給我這樣的小白介紹「真正的心理學」:咨詢只是其中一部分,我們的培養方案并不看重;心理學研究要用科學的方法;統計和實驗非常重要……

            雖然跟想象不同,但這樣的心理學也很快地吸引了我。

            • 《走進心理學》課程的每位老師都力求在兩節課的時間里把自己方向最有意思的部分展示給我們

            • 《普通心理學》的教材沒那么有意思,但推薦的《心理學與生活》真的很好看

            • 感謝《心理學經典研究》課程開在大一,小胡老師真的很有魅力,也能把經典研究講得很有魅力

            • 我開始看果殼、知乎上心理學相關的科普,關注心理學的公眾號…… 第一年就是密集但淺層的知識積累


            《走進心理學》課程上老師的經典語錄都會在朋友圈(當年還是QQ空間)刷屏,年年如此

            靠著老師們說出來的心理學,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捏造出了一個殼子。越是淺層的東西,越容易理解,也越能籠統地解釋很多現象。「有人的地方就有心理學」,甚至「心理學是個筐啥都能往里裝」,這一點是讓我產生興趣的一大原因,相信也是很多心理學愛好者產生興趣的原因:心理學好像很有意思

            但這個興趣真的是很淺層的。我讀不懂作業布置的英文文獻,回答不好「為什么鴿子會迷信」的論述題,不理解 t 檢驗和回歸有什么現實意義,雖然天天說「心理學研究需要實驗」但除了當被試其他時候跟實驗的接觸與 0 無顯著差異,我所謂的「興趣」,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覺得拿心理學知識點解釋自己和別人(還可以裝 x)。

            03

            探索:

            聽故事的人開始寫故事,

            從各種形式的強化中體會到效能感

            從大二開始,專業課的難度開始變大了,統計變得讓人摸不著頭腦,很多作業需要小組完成,還需要「講故事」;京師心理大學堂已經成立了,第一屆編輯團隊開始摸索如何做科普,我也開始嘗試輸出。

            「輸出」和反饋很重要,在這里我把寫作業和寫科普都歸到「輸出」里。

            其實,很多知友在回答「如何寫好論文」時也會提到,介紹好一個研究需要講故事。大二大三的時候專業課會布置作業讓做一個小研究,我實驗心理學的實驗作業做的是元認知,但講起故事來就沒那么有意思;我印象中覺得最有意思的是人格心理學作業,有星號的結果是,親密關系效能感的獨立性維度得分越高(在親密關系中不會喪失自我)的人,越少在朋友圈里發跟對象有關的照片,最后作業命名是《基于微信朋友圈的 PDA 行為與親密關系效能感的關系》,那年班里的成績都不太高,但我記得應該是得到了一個相對滿意的分數。


            發了兩波廣告,↑ 是為了操作性定義「秀恩愛」,還有一波是為了招被試

            寫一篇科普更需要講故事。如何在開頭寫出一個代入感強的場景,如何起標題寫摘要,如何把一篇文章梳理得符合故事的邏輯而不是論文的邏輯。這在我大三接手京師心理大學堂主編的時候,已經積累了一些小經驗。我寫的東西有的得到了遠超當時平均水平的傳播,有的收到了讀者長長的文字感謝。

            當然,現在回過頭來再讀這些作業,其實從格式到內容,可提升的空間都大得很,最初寫的文章套用起知識點來更是生硬。但這個時候,我已經不再只是靠老師幫我捏殼子了,我在自己嘗試做一個模型,雖然粗糙簡陋,但有殼子也有里子。

            • 在這些輸出里,我需要首先自己理解清楚想要講的故事,把知識點跟現實生活聯系起來,才可能把故事講得讓別人也聽懂;

            • 我需要首先構建知識的內在聯系,知道有的理論并不全面、知道一些辯論和批評,才能不至于在科學性上出大紕漏。

            如參考文獻[2]所說,批判性思維要求學生主動地有助于提高學生對專業知識及其意義的理解, 進而對專業興趣的發展產生促進作用

            我開始覺得,發現和講述這些故事,是我喜歡做的事,也許也是我適合做的事。

            在做選擇尤其是專業、職業選擇的時候,一些文章會提到經典的人-情境匹配模型(P-E fit model)[3]。這個理論強調兩種匹配:能力和職業需要的匹配,這一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職能匹配能提升自我效能感,而自我效能感可以通過人的目標、投入、情緒等各個方面對實際工作效果產生影響;興趣和外界反饋獎勵的匹配,這一點在很多有關「興趣和選擇」的問題下面也都有提到,有些經典的職業測試也由此開發而來(更多可見:高考生們,職業興趣測驗了解一下 | 職業傾向測試指南)。

            總之,專業課還不錯的成績,「寫故事」的樂趣讀者的反饋,讓我覺得「我能做到」;反饋和效能感又進一步強化了行為,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還有一件事是,我在大二下學期如愿進入了現在導師的實驗室。我導師在本科生中非常受歡迎,有專業方向的原因,更有她親切的人格魅力吸引,大二剛開始的時候我因為發郵件晚了都沒能搶到參加例會的名額。

            第一次發郵件申請聽組會,被拒絕

            大三寒假的時候,我在導師的指導下做了一項社會調研,偶然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結果,那個結果驅動著我開啟了一個話題的探索,讓我一路拿下了京師杯一等獎、做了本科畢設、寫了第一篇文章(掐指一算已經審了九個月了)并決定研究生的畢設也做相關的話題。當然,這其中多虧了我非常優秀靠譜的隊友們,讓我覺得這個結果并不是胡扯,一步一步找到了學術表達,發現了算是這個話題挖坑人的研究者,在報告時跟師兄師姐的討論也拓展了我的思路。(這個結果可以講一個非常有意思又有意義的故事,我準備等文章被接收之后開個 live 講相關內容。)

            如參考文獻[2]中所說,社會支持也很重要同伴之間有關學業的良性互動和良好的同伴關系都會對大學生的專業興趣、自主學習動機水平有著重要的預測作用;教師的幫助也是如此。


            04

            第二次選擇:我有一個小目標

            在前幾年中,保研這個目標對我來說還挺清晰的,大四也如愿以償。我覺得本科的知識積累不足以讓我輸出足夠的內容,我覺得感興趣的問題還沒有找到答案,我想在下一個三年里把想做的事做完。也許此時說「興趣」,不如說是另一個「目標」。

            還有一點意料之外的棒,是遇見了男朋友,從我的感受上來說,他在,真的很重要。

            當然,研究生生活也有一些不好過的時候,也需要做一些自己不感興趣、覺得沒什么用的事情 —— 但哪種生活不是呢?

            這一年多來我幫導師和導師的導師寫過一些材料,覺得現在后悔的就是本科時候沒有多讀點書,把視野從課程和組會本身的內容上往外多拓展一些。如果能多了解一些心理學家的研究生涯,能多理解一些研究的來龍去脈,能把一些理論發展的脈絡梳理清楚,當學科的發展脈絡能在腦子里連個七七八八的時候…… 我本來想在這里說一些功利性的結果,比如能學得更好,但又一想,這樣的積累可能對成績的作用微乎其微,不過找起資料來更有頭緒是真的,寫作業討論時更有話說也是真的,自己的理解和滿足也是真的。總之這是我現在正抽時間做的事,我覺得太晚了,如果有小同學想選擇心理學,希望你能早一點開始做這樣的事

            正如 Alexander (1997) [4]所言, 隨著學習的深入和儲備知識的增加,情境性興趣的重要性在降低知識的內在結構及聯系對個體興趣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現在讀文獻(至少自己感興趣話題的文獻)已經是一件輕松很多、也讓我感興趣很多的事情了(比起自己寫來)。

            最后我想說,關于高考志愿的問題,真的好難答,尤其是知道自己的回答可能會影響不知道多少人時。一千位學心理學的學生有一千種體驗,但我一直在同一所學校,喜歡的導師也一直跟了幾年,這些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件好事,但也限制了我很難從其它角度解讀它。

            雖然比起身邊的同學來我算是相對更關注行業動態的,但畢竟我也尚未從事一份真正的職業,說報志愿時「不要在乎就業」顯得「何不食肉糜」,說「要參考就業」又難以從實踐的角度給什么建議。

            想用我大四的時候班主任常說的一句話來結尾:「反正你做什么選擇都會后悔的。」

            —The End—

            參考文獻:
            [1] Hidi, S., & Renninger, K. A. (2006). The four-phase model of interest development. Educational Psychologist, 41(2), 111–127.
            [2] 潘穎秋. (2017). 大學生專業興趣的形成機制:專業選擇、社會支持和學業投入的長期影響. 心理學報(12), 35-45.
            [3] Le, H. , Robbins, S. B. , & Westrick, P. . (2014). Predicting student enrollment and persistence in college stem fields using an expanded p-e fit framework: a large-scale multilevel study.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99(5), 915-947.
            [4] Alexander, P. A. (1997). Mapping the multidimensional nature of domain learning: The interplay of cognitive, motivational, and strategic forces. In M. L. Maehr & P. R. Pintrich (Eds.), Advances in motivation and achievement (Vol. 10, pp. 213–250). Greenwich, CT: JAI Press.
            作者簡介:木棉959,北京師范大學發展心理學碩士,心理學專欄作者,知乎心理學話題優秀回答者,《中國青年報》撰稿人,壹心理認證作家。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心理學生看點啥 (ID:WhatPsySee)。

            排版:小鯨魚,鯨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