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gshlin / 待分類1 / 考進藝校

             

          考進藝校

          原創
          2018-11-16  gshlin

          我讀小學四年級的一九六0年是“饑餓的年代”。那個時期我國經歷了“三年經濟困難”時期,老百姓賴以生存的糧、油和蔬菜、副食品等極度缺乏。那時會有小販用兩個小木桶盛著“地皮湯”,挑到學校門口叫賣,吃不飽肚子上學的我,有時會花上幾分錢在課間去買一碗滿是光蕩蕩水的“地皮湯”填肚子。

          四年級暑假前的一天,學校里來了幾個人,說是蚌埠藝校要招生,我一聽說考取藝校,學校包住包吃,每人每月口糧定量是36斤,連家里大人都沒告訴,便馬上報名參加招生考試。結果一經面試挑選,還真考取了蚌埠藝校,同時被錄取的還有我的一位表姐和一位表妹。就這樣我在小學五年級升級前,便輟學離開蚌埠中山街小學去了藝校。

          蚌埠火車站對面交通路口路東的“政治課堂”大院里,就是蚌埠藝校校園。說是藝校,其實說是“實驗劇團”更確切,經過專業培訓后我將成為一名戲劇演員。三層樓房做學員宿舍,并沒有正規的教室,也沒有上過藝術類課程,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不是下腰翻筋斗,就是壓腿吊嗓子,師傅夸我的洪亮嗓音,說可以學“銅錘花臉”。開始對練功還挺感興趣,在“政治課堂”大禮堂的舞臺上架著雙臂,繃緊兩腿走臺步、跑龍套還像模像樣,尤其是每天吃著被淮北人稱為“枕頭饃”的兩頓主食,喝著西紅柿雞蛋湯,簡直像過上了“共產主義生活”。可時間一長,這又枯燥又刻苦的練功,讓我想念起了上學讀書的好時光。硬是熬了一個多月,我終于按捺不住想家的心情,提筆歪七斜八地寫了一張便條“爸爸、媽媽、爺爺:您們好嗎?我在藝校生活很好就是沒有一樣適合我心意,希望在家商(義)讓我回來(在)上幾年學。我不愿意在這里。兒順林字196083日”。自己跑到在行署化工局上班的父親的辦公室,當面交給了父親。沒過幾天,父親來藝校將我領回了家。1960年的暑期結束,我放棄吃得飽肚子的“枕頭饃”和西紅柿雞蛋湯,背起書包走進了蚌埠中山街小學五年級的教室,又重新開始了我的小學生活。

          我離開蚌埠藝校,我的表姐和表妹卻留下了,沒過多久,藝校搬到離家更遠的宿縣去了,在那里,表姐表妹參加排練了整本的梆子戲《白蛇傳》并進行巡回演出。兩年后,宿縣梆劇團解散,我的表姐表妹被遣返回家,表姐參加工作表妹再進校讀書。

          這就是我在讀小學期間的戲劇性經歷。

           

              好高

              20181028日晚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