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guanxiang / 管仲著作 / 《管子·小匡》原文及翻譯

          0 0

             

          《管子·小匡》原文及翻譯

          2016-08-17  guanxiang

          《管子·小匡》原文及翻譯  

          2010-05-17 10:03:46|  分類: 齊文化 |舉報 |字號 訂閱

                 


           

           

                 桓公自莒反于齊,使鮑叔牙為宰。鮑叔辭曰:“臣,君之庸臣也。君有加惠于其臣,使臣不凍饑,則是君之賜也。若必治國家,則非臣之所能也,其唯管夷吾乎。臣之所不如管夷吾者五:寬惠愛民,臣不如也;治國不失秉,臣不如也;忠信可結于諸侯,臣不如也;制禮義可法于四方,臣不如也;介胃執枹,立于軍門,使百姓皆加勇,臣不如也。夫管仲,民之父母也,將欲治其子,不可棄其父母。”公曰:“管夷吾親射寡人,中鉤,殆于死,今乃用之,可乎?”鮑叔曰:“彼為其君動也,君若宥而反之,其為君亦猶是也。”公曰:“然則為之奈何?”鮑叔曰:“君使人請之魯。”公曰:“施伯,魯之謀臣也。彼知吾將用之,必不吾予也。”鮑叔曰:“君詔使者曰:'寡君有不令之臣在君之國,愿請之以戮群臣。’魯君必諾。且施伯之知夷吾之才,必將致魯之政。夷吾受之,則魯能弱齊矣。夷吾不受,彼知其將反于齊。必殺之。”公曰:“然則夷吾受乎?”鮑叔曰:“不受也。夷吾事君無二心。”公曰:“其于寡人猶如是乎?”對曰:“非為君也,為先君與社稷之故。君若欲定宗廟,則亟請之,不然,無及也。”公乃使鮑叔行成,曰:“公子糾,親也。請君討之。”魯人為殺公子糾。又曰:“管仲,仇也。請受而甘心焉。”魯君許諾。施伯謂魯侯曰:“勿予。非戮之也,將用其政也。管仲者,天下之賢人也,大器也。在楚則楚得意于天下,在晉則晉得意于天下,在狄則狄得意于天下。今齊求而得之,則必長為魯國憂,君何不殺而受之其尸。”魯君曰:“諾。”將殺管仲。鮑叔進曰:“殺之齊,是戮齊也。殺之魯,是戮魯也。弊邑寡君愿生得之,以徇于國,為群臣僇;若不生得,是君與寡君賊比也。非弊邑之君所謂也,使臣不能受命。”于是魯君乃不殺,遂生束縛而柙以予齊。鮑叔受而哭之,三舉。施伯從而笑之,謂大夫曰:“管仲必不死。夫鮑叔之,忍不僇賢人,其智稱賢以自成也。鮑叔相公子小白先入得國,管仲、召忽奉公子糾后入,與魯以戰,能使魯敗,功足以。得天與失天,其人事一也。今魯懼,殺公子糾、召忽,囚管仲以予齊,鮑叔知無后事,必將勤管仲以勞其君愿,以顯其功。眾必予之有得。力死之功,猶尚可加也,顯生之功將何如?是昭德以貳君也,鮑叔之知,不是失也。

                 【譯文】:   齊桓公從莒回到齊國以后,任命鮑叔牙當宰相。鮑叔辭謝說:“我是您的庸臣。國君要加惠于我,使我不至于挨餓受凍,就算恩賜了。如果一定要治理國家,則非我之所能,那只有管夷吾才可以當此重任。我有五個方面不如管夷吾;寬惠愛民,我不如他;治國不失權柄,我不如他;忠信以交好諸侯,我不如他;制定禮儀可以示范于四方,我不如他;披甲擊鼓,立于軍門,使百姓勇氣倍增,我不如他。管仲,好比人民的父母,將欲治理兒子,就不可不用他們父母。”桓公說:“管夷吾親自射我,射中了帶鉤,幾乎使我喪命,現在竟要起用他,可以嗎?”鮑叔說:“他也是為了自己的君主這樣做的。您只要赦罪而讓他回國,他將同樣為您效力。”桓公說:“那么應該怎么辦呢?”鮑叔說:“您可派人到魯國去要回他。”桓公說:“施伯是魯國的謀臣。他知道我將起用管仲,一定不肯放回給我。”鮑叔說:“您教使者這樣說:'我君有一個不忠之臣在貴國,需要引渡回來在群臣面前處死。’魯國的國君必然應允。不過,施伯知道夷吾的才干,一定設法讓他在魯國執政。夷吾如果接受,魯國就能削弱齊國。夷吾不接受,他估計管仲將要回齊,一定要殺死他。”桓公說:“那么你估計管夷吾會接受么?”鮑叔說:“不會,夷吾事君,是沒有二心的。”桓公說:“他對我也能這樣么?”回答說:“不是為了您,而是為了先君和國家的原故。您若想安定國家,就趕快去要回他,否則,就來不及了。” 桓公派遣鮑叔去魯國議和,對魯國說:“公子糾,是親人,請您們替我國殺掉。”魯國便替齊國殺了公子糾。又說:“管仲是我們的仇人,請交我國自己處理才甘心。”魯君答應了。施伯對魯侯說:“不要交回。齊國不是要殺他,而是要用他為政。管仲是天下的賢人,是大材。楚國用他則楚國得志于天下,晉國用他則晉國得志于天下,狄國用他則狄國得志于天下。現在齊國要是得到他。將來必為魯國之患,您何不把他殺掉而還之以尸體呢。”魯君說;“好。”將要殺管仲,鮑叔進言說:“在齊國殺,是殺齊國的犯人;在魯國殺,是殺魯國的犯人。我們國君要得到活的,把他處死在齊國,是為教育群臣而行殺;若是得不到活的,就等于您和我們國君的叛賊站在二起了,這不是我們國君所要求的。使臣我不敢從命。”于是魯君不殺管仲,把管仲活著捆起來押送回齊。鮑叔接收以后,大聲哭叫三次。施伯則跟著笑起來,對大夫們說:“管仲一定不會死。以鮑叔之仁,不會殺戮賢人,他是懂得舉用賢人以自成其事的。鮑叔輔佐小白,先入齊而得國,管仲與召忽奉公子糾后入,鮑叔與魯國一戰,能使魯軍敗退,功勞是太大了。無論是得天之助與失天之助,他都一樣地克盡人事。現在魯國害伯,殺公于糾和召忽,囚送管仲以送回齊國,鮑叔看到無后顧之憂,一定要幫助管仲而煩其國君下顧,以顯其定齊之功。人們也一定稱他為有德。如果說,為國死事的功,是可以增益的;那么,榮顯管仲這個活人的功勞,將更大了。這樣,宣揚管仲之德以使他立于相位,鮑叔的才智是不會落空的。”

          至于堂阜之上,鮑叔祓而浴之三。桓公親迎之郊。管仲詘纓插衽,使人操斧而立其后。公辭斧三,然后退之。公曰:“垂纓下衽,寡人將見。”管仲再拜稽首曰:“應公之賜,殺之黃泉,死且不朽。”公遂與歸,禮之于廟,三酌而問為政焉,曰:“首先君襄公,高臺廣池,湛樂飲酒,田獵罼弋,不聽國政。卑圣侮士,唯女是崇,九妃六嬪,陳妾數千。食必粱肉,衣必文繡,而戎士凍饑。戎馬待游車之弊,戎士待陳妾之余。倡優侏儒在前,而賢大夫在后。是以國家不日益,不月長。吾恐宗廟之不掃除,社稷之不血食,敢問為之奈何?”管子對曰:“昔吾先王周昭王、穆王世法文武之遠跡,以成其名。合群國,比校民之有道者,設象以為民紀、式美以相應,比綴以書,原本窮末。勸之以慶賞,糾之以刑罰,糞除其顛旄,賜予以鎮撫之,以為民終始。”公曰:“為之奈何?”管子對曰:“昔者圣王之治其民也,參其國而伍其鄙,定民之居,成民之事,以為民紀,謹用其六秉;如是而民情可得,而百姓可御。”桓公曰:“六秉者何也?”管子曰:“殺、生、貴、賤、貧、富,此六秉也。”桓公曰:“參國奈何?”管子對曰:“制國以為二十一鄉:商工之鄉六,士農之鄉十五。公帥十一鄉,高子帥五鄉,國子帥五鄉。參國故為三軍。公立三官之臣:市立三鄉,工立三族,澤立三虞,山立三衡。制五家為軌,軌有長;十軌為里,里有司;四里為連,連有長;十連為鄉,鄉有良人;三鄉一帥。”桓公曰:“五鄙奈何?”管子對曰:“制五家為軌,軌有長;六軌為邑,邑有司;十邑為率,率有長;十率為鄉,鄉有良人;三鄉為屬,屬有帥。五屬一五大夫。武政聽屬,文政聽鄉,各保而聽,毋有淫佚者。”桓公曰:“定民之居,成民之事奈何?”管子對曰:“士農工商四民者,國之石民也,不可使雜處,雜處則其言哤,其事亂。是故圣王之處士必于閑燕,處農必就田野,處工必就官府,處商必就市井。今夫士群萃而州處,閑燕則父與父言義,子與子言孝,其事君者言敬,長者言愛,幼者言弟。旦昔從事于此,以教其子弟,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遷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士之子常為士。今夫農群萃而州處,審其四時,權節具,備其械器用,比耒耜谷芨。及寒擊槁除田,以待時乃耕,深耕、均種、疾耰。先雨蕓耨,以待時雨。時雨既至,挾其槍刈耨镈,以旦暮從事于田野,稅衣就功,別苗莠,列疏遬。首戴苧蒲,身服袯襫,沾體涂足,暴其發膚,盡其四支之力,以疾從事于田野。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遷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是故農之子常為農,樸野而不慝,其秀才之能為士者,則足賴也,故以耕則多粟,以仕則多賢,是以圣王敬畏戚農。今夫工群萃而州處,相良材,審其四時,辨其功苦,權節其用,論比計制,斷器尚完利。相語以事,相示以功,相陳以巧,相高以知事。旦昔從事于此,以教其子弟。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遷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工之子常為工。今夫商群萃而州處,觀兇饑,審國變,察其四時而監其鄉之貨,以知其市之賈。負任擔荷,服牛輅馬,以周四方;料多少,計貴賤,以其所有,易其所無,買賤鬻貴。是以羽旄不求而至,竹筋有余于國;奇怪時來,珍異物聚。旦昔從事于此,以教其子弟。相語以利,相示以時,相陳以知賈。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遷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商之子常為商。相地而衰其政,則民不移矣。正旅舊,則民不惰。山澤各以其時至,則民不茍。陵陸、丘井、田疇均,則民不惑。無奪民時,則百姓富;犧牲不勞,則牛馬育。”

          【譯文】

          到了堂阜地區,鮑叔為管仲舉行除災儀式并使他沐浴了三次。桓公親自到郊外迎接。管仲屈下帽纓掩著衣襟,使人拿著斧子站在背后,桓公三次下令執斧人走開,然后他們退出。桓公說:“既已垂下帽纓,拉下衣襟了,我將立即接見。”管仲叩頭再拜說:“承受您的恩賜,就是死在黃泉,也不朽了。”桓公便與管仲同回,在廟堂上禮見,三酌以后,請教為政之道說:“從前我們齊國的先君襄公,筑高臺,修廣池,耽樂飲酒,田獵捕射,不理國政。卑視圣賢,侮慢士子,只知愛寵女色,九紀六擯,陳妾數千之多。他們食必梁肉,衣必文繡,而戰士挨餓受凍。戰馬的補充等待游車用完的老馬,戰士的給養等待侍妄食用的剩余。歌舞、雜技的藝人在前,而賢大夫在后。所以國家不能日新月異地發展。我真伯宗廟無人打掃,社稷無人祭祀,請問該怎么辦呢?”管子回答說:“從前我們的先王,周昭王和周穆王效法文武的遠跡,以成其名。集合年高有德的老人,考察人民當中表現好的,立典型以為規范。準備有格式的表券,使人們原原本本地加以填寫。然后用賞賜勸勉好人,用刑罰糾正壞的;有的剪掉頂發,有的用賞賜安撫,治理人民始終如一。”桓公說“還要怎么辦?”管子回答說:“從前圣王治理人民,國分為三,鄙劃為五,以安定人民居處,安排人民職業,用此為治民體制。還嚴格實行'六秉’,這樣民心就可以掌握而百姓可以統治了。”桓公說:“什么是六秉?”管子說:“殺、生、貴、賤、貧、富,這就是六秉。”桓公說:“怎么叫國分為三?”管子回答說:“定全國為二十一鄉:商、工之鄉六個,士、農之鄉十五個。您統帥十一個鄉,高子統帥五個鄉,,國子統帥五個鄉。三國就成了三軍。您還要安排三國官府的官吏:市場立有三鄉,手工業立有三族,湖澤立有三虞,山林立有三衡。確定五家為一軌,軌有軌長。十軌為一里,里設有司。四里為一連,連有連長。十連為一鄉,鄉有良人。五鄉定為一帥。”桓公說:“五鄙又怎么辦?”管子回答說:“確定五家為軌,軌有軌長。六軌為一邑,邑有邑司。十邑為一卒,卒有卒長。十卒為一鄉,鄉有良人。三鄉為一屬,屬有大夫。五屬設五個大夫。武事聽從于屬,文事聽從于鄉,各自保證其所管,不準有所荒怠。”桓公說:“劃定人民居處,安排人民職業,應怎么辦?”管子回答說:“士農工商四民,是國家的柱石之民,不可使他們雜居,雜居則說的話做的事都不一樣。因此,圣王總是安排士住于閑靜之地,安排農住近田野,安置工匠靠近官府,安置商人靠近市場。使士人們居處相聚而集中,閑時父與父言義,子與子言孝,事君者言敬,長者言愛,幼者言悌。朝夕從事于此,以教其子弟,從小時就習慣了,思想安定,不會見異思遷。因此,其父兄的教導,不嚴也能教好;其子弟的學問,不勞苦也能學會。所以士人的子弟常為士人。使農家居處相聚而集中,分別四季,安排用具,置備器械。搞齊全耒耜枷鐮等等。在天氣尚冷的時候。就鏟除雜草修整土地,以待時而耕,耕得深,種得均,蓋土又快。在降雨之前就除草松土,以等待時雨。時雨—'來,就帶上各種農具,早晚在地里從事農活,脫下常服,以就功役,分別苗的好壞,排好苗的疏密。他們頭戴草笠,身披蓑衣,一身泥水,暴露發膚,竭盡其四肢之力,而積極在地里勞動。他們從小時就習慣了,思想安定,不會見異思遷。因此,其父兄的教導,不嚴也能教好;其子弟的本領,不勞苦也能學會。所以,農家的子弟常是農入。他們樸實而不奸惡,其優秀人材能夠成為士人的,就可以信賴。讓他們種地,糧食就多;讓他們做官,賢才就多。所以,圣王總是敬農而愛農。要使工匠居處相聚而集中,察看好的木材,考慮四時活路,分辨質量優劣,安排各種用具。在評定等級、考計規格、裁斷器物的時候,要注意齊全和精致。這樣,互相談論工事,展示成品,比賽技巧,提高智慧。他們整天從事于此,來教育子弟,從小時就習慣了,思想安定,不會見異思遷。因此,其父兄的教導,不嚴也能教好;其子弟的本領,不勞苦也能學會。所以,工匠的子弟常為工匠。要使商人居處相聚而集中,他們觀察年景兇饑,了解國內情況,觀察四時,注意本鄉貨物,而預知市場物價。他們負任擔荷,趕牛駕馬,以周游四方;料定物資多寡,估計商品貴賤,以其所有,易其所無,賤買貴賣。所以,雉羽和擯尾一類的珍品,不必遠集而自至;竹箭—類的產品,—國內就有浮余。奇怪的商品經常到來,珍異的東西也有聚集。他們整天從事這些,來教育子弟。他們互相談論贏利,互告買賣時機:互相陳說物價知識。從少年就習慣于此,思想安定,不會見異思遷。因此,其父兄的教導,不嚴也能教好;其子弟的本領,不勞苦也能學會。所以,商人的子弟常為商人。按土地肥瘠而差別征收租稅,人民就不會外流。施政不遺棄功臣故舊,人民就不會不敬。伐木、捕魚,各有定時,人民就不會茍且從事。高原、山地、平地都能公平處理,人民就不疑惑,不奪農時,則百姓富裕;祭祀不妄取于民,則牛馬繁殖。”

          桓公又問曰:“寡人欲修政以干時于天下,其可平?”管子對曰:“可。”公曰:“安始而可?”管子對曰:“始于愛民。”公曰:“愛民之道奈何?”管子對曰:“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相連以事,相及以祿,則民相親矣。放舊罪,修舊宗,立無后,則民殖矣。省刑罰,薄賦斂,則民富矣。鄉建賢士,使教于國,則民有禮矣。出令不改,則民正矣。此愛民之道也。”公曰:“民富而以親,則可以使之乎?”管于對曰:“舉財長工,以止民用;陳力尚賢,以勸民知;加刑無苛,以濟百姓。行之無私,則足以容眾矣;出言必信,則令不窮矣。此使民之道也。”

          【譯文】

          桓公又問說:“我想修明政事以行時于天下,可以做到么?”管子回答說:“可以。”桓公說:“從哪里做起呢?”管子回答說:“從愛民做起。”桓公說:“愛民之道如何?”管子回答說:“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他們事業互相關系,俸祿互相補助,人民就相親了。寬放舊罪,救助舊宗,為無后者立嗣,人口就增殖了。減少刑罰,薄收賦稅,人民就富裕了。各鄉選用賢土,使之施教于國,人民就有禮了。出令不改,人民就務正了。這些就是愛民之道。”桓公說:“人民富裕而又團結了,該如何使用他們呢?”管子說:“開發財源提倡百工,以保障人們的需用;貢獻才力而尊崇賢士,以獎勵人們求知;施刑罰不要苛刻,以有利于百姓。實行這些措施沒有私心,就能夠團結眾人;說話一定算數,法令就不會失靈。這就是役使人民的辦法。”

          桓公曰:“民居定矣,事已成矣,吾欲從事于天下諸侯,其可乎?”管子對曰:“未可。民心未吾安。”公曰:“安之奈何?”管子對曰:“修舊法,擇其善者,舉而嚴用之;慈于民,予無財,寬政役,敬百姓,則國富而民安矣。”公曰:“民安矣,其可乎?”管仲對曰:“未可。君若欲正卒伍,修甲兵,則大國亦將正卒伍,修甲兵。君有征戰之事,則小國諸侯之臣有守圉之備矣。然則難以速得意于天下。公欲速得意于天下諸侯,則事有所隱,而政有所寓。”公曰,“為之奈何?”管子對曰:“作內政而寓軍令焉。為高子之里,為國子之里,為公里,三分齊國,以為三軍。擇其賢民,使為里君。鄉有行伍,卒長則其制令,且以田獵,因以賞罰,則百姓通于軍事矣。”桓公曰:“善。”于是乎管子乃制五家以為軌,軌為之長;十軌為里,里有司;四里為連,連為之長;十連為鄉,鄉有良人,以為軍令。是故五家為軌,五人為伍,軌長率之。十軌為里,故五十人為小戎,里有司率之。四里為連,故二百人為卒,連長率之。十連為鄉,故二千人為旅,鄉良人率之。五鄉一師,故萬人一軍,五鄉之師率之。三軍故有中軍之鼓,有高子之鼓,有國子之鼓。春以田,曰蒐,振旅。秋以田,曰獼,治兵。是故卒伍政定于里,軍旅政定于郊。內教既成,令不得遷徙。故卒伍之人,人與人相保,家與家相愛,少相居,長相游,祭祀相福,死喪相恤,禍福相憂,居處相樂,行作相和,哭泣相哀。是故夜戰其聲相聞,足以無亂;晝戰其目相見,足以相識;歡欣足以相死,是故以守則固,以戰則勝。君有此教士三萬人,以橫行于天下,誅無道,以定周室,天下大國之君莫之能圉也。

          【譯文】

          桓公說:“民居已定,事功已成,我想從事于天下諸侯,可以么?”管子回答說:“不可以。民心還沒有安定。”桓公說:“怎樣才能安定民心?”管子回答說;“修正舊法,選擇好的,舉用而嚴格執行;慈愛人民,救濟貧戶;寬緩征役,敬重百姓,則國富而人民安心了。”桓公說:“人民安心,就可以了吧?”管仲回答說:“不可以。您要整頓軍隊,修治甲兵,其他大國也將整頓軍隊,修治甲兵;您有征戰的舉動,各小國諸侯的大臣就早有防御的準備;那樣,是難迅速得意于天下的。您想迅速得意于天下諸侯,就應該行事有一些隱藏的東西,行政有一些藏寓的內容。”桓公說:“那怎么辦?”管子回答說:“行內政而寓有軍令。建立高于所管轄的里,國子所管轄的里和您所管轄的里,三分齊國,作為三軍。選拔賢能,委作里君。每鄉都有行伍編制,卒長效法軍事制度與號令,并以此進行田獵,實行賞罰,就使百姓懂得軍事了。”桓公說:“好。”于是,管仲制定五家為一軌,軌設長。十軌為一里,里設有司。四里為連,連設長。十連為鄉,鄉設良人。這樣來實行軍令。因此,五家為軌,五人為伍,由軌長率領。十軌為里,五十人為一小戎,里有司率領。四里為連,二百人為一卒,由連長率領。十連為鄉,二干人為一旅,由鄉良人率領。五鄉為一帥,一萬人為一軍,由五鄉之帥來率領。三軍中有中軍的鼓,有高子的鼓,有國子的鼓。春天田獵,叫作“{虛欠}”,訓練回兵;秋天田獵,叫作“遂”,訓練出兵。所以卒伍之政在里內確定,軍旅之政在郊野完成。內部教令告成,軍令就不得再變。因此,卒伍的人,人與人相保,家與家相愛,年少同居住,年長同交游,祭祀互相祝福,死喪互相撫恤,禍福互相關切,居處互相娛樂,行作互相配合,哭泣互相哀悼。因此,夜間作戰聲音相聞,就可以不亂;白天作戰,眼睛一看,就可以相識。歡欣的情誼足以互相殉死。所以,用來防守則陣地鞏固,用來戰爭則取得勝利。一個國君有這樣經過教練的士兵三萬人,用來橫行于天下,懲治無道之國,安定周室,天下大國的君主就誰也不能加以限制了。

          正月之朝,鄉長復事,公親問焉,曰:“于子之鄉,有居處為義好學、聰明質仁、慈孝于父母、長弟聞于鄉里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謂之蔽賢,其罪五。”有司已于事而竣。公又問焉,曰:“于子之鄉,有拳勇、股肱之力、筋骨秀出于眾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謂之蔽才,其罪五。”有司已于事而竣。公又問焉,曰:“于子之鄉,有不慈孝于父母,不長弟于鄉里,驕躁淫暴,不用上令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謂之下比,其罪五。”有司已于事而竣。于是乎鄉長退而修德進賢。桓公親見之,遂使役之官。公令官長,期而書伐以告,且令選官之賢者而復之。曰:“有人居我官有功,休德維順,端愨以待時使。使民恭敬以勸。其稱秉言,則足以補官之不善政。”公宣問其鄉里,而有考驗。乃召而與之坐,省相其質,以參其成功成事。可立而時。設問國家之患而不肉,退而察問其鄉里,以觀其所能,而無大過,登以為上卿之佐。名之曰三選。高子、國子退而修鄉,鄉退而修連,連退而修里,里退而修軌,軌退而修家。是故匹夫有善,故可得而舉也;匹夫有不善,故可得而誅也。政既成,鄉不越長,朝不越爵。罷士無伍,罷女無家。士三出妻,逐于境外。女三嫁,入于舂谷。是故民皆勉為善。士與其為善于鄉,不如為善于里;與其為善于里,不如為善于家。是故士莫敢言一朝之便,皆有終歲之汁;莫敢以終歲為議,皆有終身之功。

          【譯文】

          正月初起,鄉長報告公事,桓公親自詢問,說:“在你們鄉中,有無平時行義、好學、聰明、質性仁厚、慈孝于父母、長悌之名聞于鄉里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作埋沒人才,有五種罪。”主事的人報告完畢而遲。桓公又問:“在你們鄉中,有無勇氣、體力、筋骨強壯出眾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作埋沒人才,有五種罪。”主事的人報告完畢而退。桓公說:“在你們鄉中,有無不慈孝于父母,不長悌于鄉里,驕傲淫暴,不遵行君令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包庇屬下,也有五種罪。”主事人報告完畢而退。這樣,鄉長都回去勤修德政,并把賢士送來。桓公則親自接見,就用這些人在官府工作。桓公命令官長,年終用書面報告新官成績并且命令官長挑選新官中的賢者上報。指示說:“有人在我官府有功,德性好而又順從,要老實地待命使用,以使人們嚴肅而勉勵。至于人民的非議言詞,則足以補救官吏的不善之政。”桓公還普遍調查其鄉里意見,而加以驗證。然后召來與他共坐,仔細觀察他的素質,以便了解他的成功成事之處。如可以舉拔,就待時任用。凡是考問其國家憂患之事而應對不窮的,下到鄉里調查了解他的能力,而沒有大過的,便提作上卿的助手。這叫作“三選”。這樣,高子、國子便回去加強治鄉,鄉長回去加強治連,連長回去加強治里,里長回去加強治軌,軌長回去加強治家。這樣,哪怕一個普通的人做了好事,也可以得到表揚;做了壞事,也要受到處分。政事成功以后,鄉中沒有超越尊長的行為,朝中沒有超越職位的行為。無行的男人,無人與之為伍;無行的女人,無人娶之為家。男子三次出妻,則逐于境外;女人三次改嫁,則打入舂官谷的地方勞動。這樣人們都是努力為善的。士人與其為善于鄉,不如為善于里;與其為善于里,不如為善于家。所以,士人不敢貪圖一時的方便,都有終年的打算;又不敢只考慮終年之事,都有終身的事業。

          正月之朝,五屬大夫復事于公,擇其寡功者而譙之曰:“列地分民者若一,何故獨寡功?何以不及人?教訓不善,政事其不治,一再則宥,三則不赦。”公又問焉,曰,“于子之屬,有居處為義好學、聰明質仁、慈孝于父母、長弟聞于鄉里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謂之蔽賢,其罪五。”有司已事而竣。公又問焉,曰:“于子之屬,有拳勇、股肱之力秀出于眾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謂之蔽才,其罪五。”有司已事而竣。公又問焉,曰:“于子之屬,有不慈孝于父母,不長弟于鄉里,驕躁淫暴,不用上令者,有則以告。有而不以告者,謂之下比,其罪五。”有司已事而竣。于是乎五屬大夫退而修屬,屬退而修連,連退而修鄉,鄉退而修卒,卒退而修邑,邑退而修家。是故匹夫有善,可得而舉;匹夫有不善,可得而誅。政成國安,以守則固,以戰則強。封內治,百姓親,可以出征四方,立一霸王矣。

          【譯文】

          正月初起,五屬大夫都向桓公報告公事。桓公找出成績少的批評說:“封予的土地和人民都是一樣,為什么只你成績差?為什么不及別人?教訓工作不善,政事就治理不好。一次兩次可以寬恕,三次就不能赦免了。”桓公繼續詢問說:“在你們屬里,有無平時行義、好學、聰明、品性仁厚、慈孝于父母、尊敬長輩之名聞于鄉里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作埋沒人才,有五種罪。”主事的人報告完畢而退。桓公又詢問說:“在你們屬里,有無勇氣、體力優秀出眾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作埋沒人才,有五種罪。”主事人報告完畢而退。桓公又詢問說:“在你們屬里有無不慈孝于父母,不敬長輩于鄉里,驕傲淫暴,不行君令的人?有,就要報告。有而不報,叫作包庇下面,等于犯五種罪。”主事人報告完畢而遲。這樣,五屬大夫們都回去加強治屬,各屬回去加強治連,各連回去加強治鄉,各鄉回去加強治卒,各卒回去加強治邑,各邑回去加強治家。所以,一個普通的人,做了好事也可以得到表揚,做了壞事,也要受到處分。政事有成,國家安定,守則固,戰則強,國內治,百姓親,可以出征四方,建立一個霸王之業的局面了。

          桓公曰:“卒伍定矣,事已成矣,”吾欲從事于諸侯,其可乎?”管子對曰:“未可。若軍令則吾既寄諸內政矣,夫齊國寡甲兵,吾欲輕重罪而移之于甲兵。”公曰:“為之奈何?”管子對曰:“制重罪入以兵甲、犀脅、二戟,輕罪入蘭、盾、鞈革、二戟,小罪入以金鈞分,宥薄罪入以半鈞,無坐抑而訟獄者,正三禁之而不直,則入一束矢以罰之。美金以鑄戈、劍、矛、戟,試諸狗馬;惡金以鑄斤、斧、鉏、夷、鋸、欘,試諸木土。”

          【譯文】

          桓公說;“卒伍已定,事功已成,我想要干預諸侯的事務,可以吧?”管子回答說:“不可以。關于軍事,我既已寄寓于內政了,但齊國還缺少盔甲兵器,我想用從輕處理重罪的辦法,把贖金用在盔甲兵器上。”桓公說:“怎么辦?”管子回答說:“規定犯重罪者交納武器、盔甲、犀皮的脅驅和兩支戟,犯輕罪者交納兵器架、盾牌、胸甲皮與兩支戟,犯小罪者納金屬一鈞半;寬有薄罪,只納金屬半鈞。至于沒有冤屈而從事訟獄,官長再三勸禁不成而理不直者,則須交納一束箭,以資懲罰。好的金屬拿來鑄造戈劍矛戟,試之于狗馬;不好的金屬拿來鑄造斤、斧、鋤、鐮、鋸、鐳等,試之于木土。”

          桓公曰,“甲兵大足矣,吾欲從事于諸侯,可乎?”管仲對曰:“未可。治內者未具也,為外者未備也。”故使鮑叔牙為大諫,王子城父為將,弦子旗為理,寧戚為田,隰朋為行,曹孫宿處楚,商容處宋,季勞處魯,徐開封處衛,匽尚處燕,審友處晉。又游士八千人,奉之以車馬衣裘,多其資糧,財幣足之,使出周游于四方,以號召收求天下之賢士。飾玩好,使出周游于四方,鬻之諸侯,以觀其上下之所貴好,擇其沈亂者而先政之。公曰:“外內定矣,可乎?”管子對曰:“未可。鄰國未吾親也。”公曰:“親之奈何?”管子對曰:“審吾疆場,反其侵地,正其封界;毋受其貨財,而美為皮弊,以極聘覜于諸侯,以安四鄰,則鄰國親我矣。”桓公曰:“甲兵大足矣,吾欲南伐,何主?”管子對曰:“以魯為主。反其侵地常、潛,使海于有弊,渠彌于河有陼,綱山于有牢。”桓公曰:“吾欲西伐,何主?”管子對曰:“以衛為主。反其侵地吉臺、原、姑與柒里,使海于有弊,渠彌于有陼,綱山于有牢。”桓公曰:“吾欲北伐,何主?”管子對曰:“以燕為主,反其侵地柴夫、吠狗。使海于有弊,渠彌于有陼,綱山于有牢。”四鄰大親。既反其侵地,正其封疆,地南至于岱陰,西至于濟,北至于海,東至于紀隨,地方三百六十里。三歲治定,四歲教成,五歲兵出。有教士三萬人,革車八百乘。諸侯多沈亂,不服于天子。于是乎桓公東救徐州,分吳半。存魯蔡陵陵蔡,割越地。南據宋、鄭,征伐楚,濟汝水,逾方地。望文山,使貢絲于周室。成周反胙于隆岳,荊州諸侯莫不來服。中救晉公,禽狄王,敗胡貉,破屠何,而騎寇始服。北伐山戎,制泠支,斬孤竹,而九夷始聽。海濱諸侯,莫不來服。西征攘白狄之地,遂至于西河,方舟投柎,乘桴濟河,至于石沈。縣車柬馬,逾大行與卑耳之貉,拘秦夏,西服流沙西虞,而秦戎始從。故兵一出而大功十二。故東夷、西戎、南蠻、北狄、中諸侯國,莫不賓服。與諸侯飾牲為載書,以誓要于上下薦神。然后率天下定周室,大朝諸侯于陽谷。故兵車之會六,乘車之會三,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甲不解壘,兵不解翳,弢無弓,服無矢,寢武事,行文道,以朝天子。

          【譯文】

          桓公說:“盔甲、兵器十分充足了,我想要干預諸侯的事務,可以吧?”管仲回答說:“不可以。治理內政的人選不足,從事外交的也不齊全。”于是委任鮑叔牙為大諫,王子城父為將,弦子旗為理獄官,寧戚為田官,隰朋為通使諸侯的官;曹孫宿駐楚國,商容駐宋國,季友駐魯國,衛開方駐衛國,醫尚駐燕國,審友駐晉國。又派出游士八十人,供給他們車馬衣裘,多帶物資糧食,財幣也很充足,使之周游四方,以號召收求天下的賢士。還帶上玩好的物品,周游四方,賣予各國諸侯,以了解他們上下的嗜好,擇其昏亂者先事征伐。桓公說:“外交與內政都安排好了,這回可以了吧?”管子回答說:“不可以。因為鄰國還沒有同我們親善。”桓公說:“怎么與它親善呢?”管子回答說:“審查我們的邊境,歸還侵占各國的土地,訂正鄰國的封界,不要接收他們的貨財。而好好地拿出皮幣,不斷聘問各國諸侯,這樣來安定四鄰,鄰國就同我國親善了。”桓公說:“盔甲兵器十分充足了,我想南征,應依靠何國為主?”管子回答說:“以魯為主。應歸還侵占他們的常、潛兩地,使齊國大海有屏蔽,小海有圍墻,環山都有柵壁。”桓公說:“我要西征,應依靠何國為主?”管子回答說;“以衛為主。應歸還侵占他們的土地臺、原、姑與柒里。使齊國大海有屏蔽,小海有圍墻,環山也有柵壁。”桓公說:“我要北征,應依靠何國為主?”管子回答說:“以燕因為主。應歸還侵占他們的土地柴夫和吠狗。使齊國大海有屏蔽,小海有墻垣,環山都有柵壁。”四鄰大大親善起來了。在歸還侵人之地和規正其國界以后,齊國領土南至泰山以北,西至濟水,北至海,東至紀隨兩地。地方共三百六十里。三年治定,四年訓練成功,五年就出兵了。有練好的士兵三萬人,革車八百輛。當時諸侯多有昏亂而不服從天子的。于是,桓公東救徐州,分吳地之半;救存魯國,侵陵蔡國,分割越地。南面憑藉宋、鄭兩國而伐楚,渡汝水,過方城,接近文山,責令楚國貢絲于周室。周天子送祭肉給齊桓公,荊州諸侯沒有不來歸服的。在中原援救晉公,擒獲狄王,打敗胡貉,攻破屠何,騎寇也開始征服了,往北則攻伐山戎,制服令支,斬殺孤竹,九夷也開始聽從了。沿海的各諸侯國,沒有不來歸頤的。往西的征戰則奪取了白狄的土地,到西河,并船投筏,乘筏渡河,到了石枕,又懸吊兵車、纏束戰馬,越過太行山與卑耳山的溪澗,拘捕大夏之敵。又西服流沙西虞之地,秦地戎人也開始服從了。所以,兵一出就成大功十二項。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和中原諸侯各國,沒有不服從的。桓公與諸侯擺設祭品、書寫盟誓,以約誓于上下諸神。然后,率天下安定周室,在陽谷大會諸侯。因而,有兵車的會六次,乘車的會三次,九次會合諸侯,一匡天下。鎧甲不解繩,兵器不開箱,弓衣沒有弓,箭服沒有箭,停武事,行文治,以朝拜天子。葵丘之會,天子使大夫宰孔致胙于桓公曰:“余一人之命有事于文武。使宰孔致胙。”且有后命曰:“以爾自卑勞,實謂爾伯舅毋下拜。”桓公召管仲而謀,管仲對曰:“為君不君,為臣不臣,亂之本也。”桓公曰:“余乘車之會三,兵車之會六,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北至于孤竹、山戎、穢貉,拘秦夏;西至流沙、西虞;南至吳、越、巴、牂牁、 、不庾、雕題、黑齒。荊夷之國,莫違寡人之命,而中國卑我,昔三代之受命者,其異于此乎?”管子對曰:“夫鳳凰鸞鳥不降,而鷹隼鴟梟豐,庶神不格,守龜不兆,握粟而筮者屢中。時雨甘露不降,飄風暴雨數臻。五谷不蕃,六畜不育,而蓬蒿藜并興。夫鳳凰之文,前德義,后日昌,昔人之受命者,龍龜假,河出圖,雒出書,地出乘黃。今三祥未見有者,雖曰受命,無乃失諸乎?”桓公懼,出見客曰:“天威不違顏咫尺,小白承天子之命而毋下拜,恐顛蹶于下,以為天子羞。”遂下拜,登受賞服、大路、龍旗九游、渠門赤旗。天子致胙于桓公而不受,天下諸侯稱順焉。

          【譯文】

          在葵丘大會諸侯的時候,周天子派大夫宰孔送祭肉給桓公說:“我本人有祭祀之事于先王文武之廟,派遣宰孔把祭肉送來。”而且還有后命說:“因為你謙卑勞頓,實告伯舅你不必下堂拜賜。”桓公便召見管仲來商量,管仲回答說:“為君不行君禮,為臣不行臣禮,是亂國的根本。”桓公說:“我能做到乘車之會三,兵車之會六,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北至孤竹、山戎、穢貉,拘捕大夏的國君;西至流沙西虞;南至吳、越、巴國、{爿羊}柯、{瓜長}、不庾、雕題、黑齒。荊夷之國都不敢違抗我的命令,而中國還不抬高我。從前夏、商、周三代之受命為王的,和我有什么不同呢?”管子回答說:“現在是鳳凰彎鳥不出,而鷹隼鴟梟卻很多;眾神不來顯靈,守龜不示預兆,而用谷穗卜筮的卻很靈驗;時雨甘露不下降,而飄風暴雨卻不斷來臨;五谷不豐收,六畜不興旺,而各種雜草卻普遍繁茂。鳳凰羽毛的花紋,前面像德義,后面才象日昌。古人受命為王的,總是龍龜來臨,黃河出圖,洛水出書,地出乘黃神馬。現在三種祥瑞都沒有,縱然受命為王,豈不是一種錯誤么?”桓公聽后很惶恐,出來接見賓客說:“天子的威嚴即在顏面之前,未離咫尺,我小白雖奉天子之命而不必下堂拜賜,但恐怕在下面顛倒禮節,為天子增羞。”于是下堂拜謝賞賜,然后登堂領受賞服、大輅、龍旗九游和渠門赤旗等。天子給予不下拜的命令,而桓公偏不領受,天下諸侯都稱頌桓公是順于禮的。

          恒公憂天下諸侯。魯有夫人慶父之亂,而二君弒死,國絕無后。桓公聞之,使高子存之。男女不淫,馬牛選具。執玉以見,請為關內之侯,而桓公不使也。狄人攻邢,桓公筑夷儀以封之。男女不淫,馬牛選具。執玉以見,請為關內之侯,而桓公不使也。狄人攻衛,衛人出旅干曹,桓公城楚丘封之。其畜以散亡,故桓公予之系馬三百匹,天下諸侯稱仁焉。于是天下之諸侯知桓公之為己勤也,是以諸侯之歸之也譬若市人。桓公知諸侯之歸己也,故使輕其幣而重其禮。故使天下諸侯以疲馬犬羊為幣,齊以良馬報。諸侯以縷帛布鹿皮四分以為幣,齊以文錦虎豹皮報。諸侯之使垂橐而入,載而歸。故鈞之以愛,致之以利,結之以信,示之以武。是故天下小國諸侯,既服桓公,莫之敢倍而歸之。喜其愛而貪其利,信其仁而畏其武。桓公知天下小國諸侯之多與己也,于是又大施忠焉。可為憂者為之憂,可為謀者為之謀,可為動者為之動。伐譚萊而不有也,諸侯稱仁焉。通齊國之魚鹽東萊,使關市幾而不正,壥而不稅,以為諸侯之利,諸侯稱寬焉。筑蔡、鄢陵、培夏、靈父丘,以衛戎狄之地,所以禁暴于諸侯也。筑五鹿、中牟、鄴、蓋與、社丘,以衛諸夏之地,所以示勸于中國也。教大成。是故天下之于桓公,遠國之民望如父母,近國之民從如流水。故行地滋遠,得人彌眾,是何也?懷其文而畏其武。故殺無道,定周室,天下莫之能圉,武事立也。定三革,偃五兵,朝服以濟河,而無怵惕焉,文事勝也。是故大國之君慚愧,小國諸侯附比。是故大國之君事如臣仆,小國諸侯歡如父母。夫然,故大國之君不尊,小國諸侯不卑。是故大國之君不驕,小國諸侯不懾。于是列廣地以益狹地,損有財以與無財。周其君子,不失成功;周其小人,不失成命。夫如是,居處則順,出則有成功。不稱動甲兵之事,以遂文武之跡于天下。

          【譯文】

          桓公是為天下諸侯操勞的。魯國有莊公夫人與慶父作亂,兩個國君被殺,絕嗣沒有后代。桓公知道后,使高子存全它。使他們男女不亂雜,牛馬齊備。他們拿玉來拜見桓公,請備為齊國的關內侯,但桓公沒有那樣處理。狄人攻伐邢國,桓公修筑夷儀城加以封賜。使他們男女不亂雜,牛馬齊。他們也拿著玉進見桓公,請求作齊國的關內侯,桓公也沒有那樣安排。狄人攻伐衛國,衛國人出旅曹地,桓公修筑楚丘城來封賜它。他們的牲畜已經散失,所以桓公給予良馬三百匹。天下諸侯稱道桓公仁義。這樣,天下的諸侯知道桓公為他們服務,所以,諸侯歸附桓公,好象去趕集一般。桓公知道諸侯歸附他,因而少收進見的幣而多給回敬的禮。所以天下諸侯用瘦馬犬羊為禮幣,齊國則用良馬回報;諸侯用素綢和鹿皮四張為禮幣,齊國則用花錦和虎豹皮回報。各國諸侯的使者,總是空囊而來,滿載而歸。所以,用愛來釣取,用利來吸引,用信來結交,用武來威懾,于是天下小國諸侯,都服從桓公,不敢違背而來歸附了。他們喜歡桓公的仁愛,又貪圖桓公的貨利;相信桓公的仁義,又害怕桓公的武力。桓公看到天下小國諸侯多來與自己親睦,于是又大加施惠。可以分憂的代他們分憂,可以謀事的替他們謀事,可為動兵的替他們動兵。攻伐譚國和萊國而不據為已有,諸侯稱道他的仁。自東萊交換齊國的魚鹽于各諸侯國,使關卡市場只稽查而不征稅,存放貨物而不收捐,以為各國諸侯之利,諸侯都稱道他的寬惠。修筑蔡、郡陵、培夏、靈父丘等城,以防御戎狄之地,用來阻止戎狄向諸侯暴掠。修筑五鹿、中牟、鄖、蓋、牡丘等城,以保衛諸夏之地,用來表示中國的權威。教化大功告成。因此天—廠對于桓公,遠國人民望之如父母,近國的人民從之如流水。所以,行地益遠,得人益眾,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為感懷他的文治而畏慎他的武備。誅殺無道之國;安定周室,天下無人抵御,正由于興立武備;停止各種革甲,收起各種兵器,穿朝服過河開會而無所顧慮,正是由于文治顯著。于是使大國之君慚愧,小國諸侯歸附。大國之君事齊如臣仆,小國諸侯喜齊如父母。正是這樣,大國之君不顯得那么尊貴,小國諸侯也不顯得卑下。因而大國之君不驕傲,小國諸侯不恐懼。于是分取地多的以增補地少的,削減有財的給予無財的。周濟其君子,不失成功;周濟其小人,不失成命。這樣,平時居處安順,出動行事則有成功。不必發動戰爭,而完成文王、武王的治績于天下。

          桓公能假其群臣之謀以益其智也。其相曰夷吾,大夫曰寧戚、隰朋、賓胥無、鮑叔牙。用此五子者何功?度義光德,繼法紹終,以遺后嗣,貽孝昭穆,大霸天下,名聲廣裕,不可掩也。則唯有明君在上,察相在下也。初,桓公郊迎管子而問焉。管仲辭讓,然后對以參國伍鄙,立五鄉以崇化,建五屬以厲武,寄兵于政,因罰,備器械,加兵無道諸侯,以事周室。桓公大說。于是齋戒十日,將相管仲。管仲曰:“斧鉞之人也,幸以獲生,以屬其腰領,臣之祿也。若知國政,非臣之任也。”公曰:“子大夫受政,寡人勝任;子大夫不受政,寡人恐崩。”管仲許諾,再拜而受相。三日,公曰:“寡人有大邪三,其猶尚可以為國乎?”對曰:“臣未得聞。”公曰:“寡人不幸而好田,晦夜而至禽側,田莫不見禽而后反。諸侯使者無所致,百官有司無所復。”對曰:“惡則惡矣,然非其急者也。”公曰:“寡人不幸而好酒,日夜相繼,諸侯使者無所致、百官有司無所復。”對曰:“惡則惡矣,然非其急者也。”公曰、“寡人有污行,不幸而好色,而姑姊有不嫁者。”對曰:“惡則惡矣,然非其急者也。”公作色曰:“此三者且可,則惡有不可者矣?”對曰:“人君唯優與不敏為不可,優則亡眾,不敏不及事。”公曰:“善。吾子就舍,異日請與吾子圖之。”對曰:“時可將與夷吾,何待異日乎?”公曰:“奈何?”對曰:“公子舉為人博聞而知禮,好學而辭遜,請使游于魯,以結交焉。公子開方為人巧轉而兌利,請使游于衛,以結交焉,曹孫宿其為人也小廉而苛忕、足恭而辭結,正荊之則也,請使往游,以結交焉。”遂立行三使者,而后退。相三月,請論百官。公曰;“諾。”管仲曰:“升降揖讓,進退閑習,辨辭之剛柔,臣不如隰朋,請立為大行。墾草入邑,辟土聚粟多眾,盡地之利,臣不如寧戚,請立為大司田。平原廣牧,車不結轍,士不旋踵,鼓之而三軍之士視死如歸,臣不如王子城父,請立為大司馬。決獄折中,不殺不辜,不誣無罪,臣不如賓胥無,請立為大司理。犯君顏色,進諫必忠,不辟死亡,不撓富貴,臣不如東郭牙,請立以為大諫之官。此五子者,夷吾一不如;然而以易夷吾,夷吾不為也。君若欲治國強兵,則五子者存矣;若欲霸王,夷吾在此。”桓公曰:“善。”

          【譯文】

          桓公善于吸收群臣意見,以增加自己智慧。宰相是管仲,大夫有:寧戚、隰朋、賓胥無、鮑叔牙。用這五個人任事行義,揚德繼法,昭示天下,以傳后世;貽孝昭穆,大霸天下,名聲廣布,都是不可湮沒的。這就是因為有明君在上,良相在下。當初,桓公郊迎管仲時曾向管仲請教。管仲最初辭讓,然后談出了建立三國五鄙的謀略,立五鄉以提高教化,建五屬以厲行武事,寄托軍事于內政,利用刑罰置備兵器,征伐無道之國以事奉周室等。桓公非常滿意。于是齋戒十日,將拜管仲為相。管仲說:“我是一個有大罪的人,幸得免死,使腰頸相連,就算我的福氣了。管理國家政事,怕不是我所能擔任的。”桓公說:“您接受國家政事,我就勝任;您不接受,我怕要垮臺。”管仲許諾,再拜而接受相位。過了三天,桓公說:“我有三大缺點,還能把國家搞好么?”管仲說:“我還沒有聽到過。”桓公說:“我不幸嗜好田獵,昏夜還要到藪澤野地,直到田野靜寞不見野禽以后才回來,諸侯使者不得當面致意,百官也無從當面報告。”管仲說:“這雖然不是件好事,但還不最要緊。”桓公說:“我不幸嗜好飲酒,日以繼夜,諸侯使者不得當面致意,百官無從當面報告。”管仲說:“這也不是好事,但是也不最要緊。”桓公說:“我還有一件污行,就是不幸而好女色,連表姐都有不嫁于人的。”回答說:“這也不是好事,但還不是要緊的。”桓公作色說:“這三者都可以,難道還有什么不可以的事情嗎?”回答說:“人君唯有優柔寡斷和不奮勉為不可。優柔寡斷則無人擁護,不奮勉則不能成事。”桓公說:“好。您請先回去,改日再來同您詳談。”管仲說:“此時就可以談,何必改日呢?”桓公說:“我們該怎么辦?”管仲說:“公子舉為人見聞廣博而知禮,好學而語言謙遜,請派他出使魯國,以結國交。公子開方為人機變而銳利,可出使衛國,以結國交。曹孫宿,他的為人有小廉又有小明,十分謙恭而善于辭令,正合乎荊楚的風格,請派他去到那里,以結國交。”這樣,立刻打發了三位使者,而后管仲才告退。管仲為相三月,請與桓公共同評論百官。桓公說:“好。”管仲說:“升降揖讓有禮,進退熟悉禮節,說詞剛柔有度,我不如隕朋,請封他為'大行’。開發荒地使之成為城邑,開辟土地使之增產糧食,增加入口,盡土地之利,我不如寧戚,請封他為'大司田’。在平原廣郊之上,使戰車不亂,戰士不退,鼓聲一起而三軍視死如歸,我不如王子城父,請封他為'大司馬’。審判案件,調節紛爭,不妄殺無辜的人,不妄誣無罪的人,我不如賓胥無,請封他為'大司理’。敢于冒犯君主的顏色,進諫必忠,不伯死,不貪圖富貴,我不如東郭牙,請立他為'大諫’。這五個人,我一個都比不上;但是用來同我管夷吾去換,我是不干的。君上您想要治國強兵,有此五人就夠了;若想圖霸王之業,則有管夷吾在此。”桓公說:“好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