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lmnzp"></th><em id="lmnzp"></em><tbody id="lmnzp"></tbody>
    2. <li id="lmnzp"></li>
      <li id="lmnzp"><acronym id="lmnzp"><u id="lmnzp"></u></acronym></li>

      <s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s>
        <tbody id="lmnzp"></tbody>
        
        
      1. <form id="lmnzp"><strike id="lmnzp"></strike></form><rp id="lmnzp"></rp><rp id="lmnzp"><object id="lmnzp"></object></rp>
        1. 重庆福彩网重庆福彩网官网重庆福彩网网址重庆福彩网注册重庆福彩网app重庆福彩网平台重庆福彩网邀请码重庆福彩网网登录重庆福彩网开户重庆福彩网手机版重庆福彩网app下载重庆福彩网ios重庆福彩网可靠吗

          湘水綿長 / 我的圖書館 / 高爾斯華綏《品質》原文閱讀

          0 0

             

          高爾斯華綏《品質》原文閱讀

          2011-07-21  湘水綿長
          高爾斯華綏《品質》原文閱讀
          作者:高爾斯華綏  加入日期:10-03-07
           

           
              我很年輕時就認識他了,因為他承做我父親的靴子。他和他哥哥合開一家店,店房有兩間打通的鋪面,開設在一條橫街上——這條街現在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在那時,它卻是坐落在倫敦西區的一條新式街道。

              那座店房有某種樸素安靜的特色,門面上沒有注明任何為王室服務的標記,只有包含他自己日耳曼姓氏的“格斯拉兄弟”的招牌;櫥窗里陳列著幾雙靴子。我還記得,要想說明櫥窗里那些靴子為什么老不更換,我總覺得很為難,因為他只承做定貨,并不出售現成靴子;要說那些都是他做得不合腳而被退出來的靴子,那似乎是不可想像的。是不是他買了那些靴子來做擺設的呢?這好像也不可思議。把那些不是親手做的皮靴陳列在自己的店里,他是決不能容忍的。而且,那幾雙靴子太美觀了——有一雙輕跳舞靴,細長到非言語所能形容的地步;那雙帶布口的漆皮靴,叫人看了舍不得離開;還有那雙褐色長筒馬靴,閃著怪異的黑而亮的光輝,雖然是簇新的,看來好像已經穿過一百年了。只有親眼看過靴子靈魂的人才能做出那樣的靴子——這些靴子體現了各種靴子的本質,確實是模范品。我當然在后來才有這種想法,不過,在我大約十四那年,我夠格跟他定做成年人靴子的時候,對他們兩兄弟的品格就有了模糊的印象。因為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我總覺得,做靴子,特別是做像他所做的靴子,簡直是神妙的工藝。

              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把幼小的腳伸到他跟前時,羞怯地問道:“格斯拉先生,做靴子是不是很難的事呢?”

              他回答說:“這是一種手藝。”從他的含諷帶刺的紅胡根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他本人有點兒像皮革制成的人:臉龐黃皺皺的,頭發和胡子是微紅和鬈曲的,雙頰和嘴角間斜掛著一些整齊的皺紋,話音很單調,喉音很重;因為皮革是一種死板板的物品,本來就有點僵硬和遲鈍。這正是他的面孔的特征,只有他的藍灰眼睛含蓄著樸實嚴肅的風度,好像在迷戀著理想。他哥哥雖然由于勤苦在各方面都顯得更瘦弱、更蒼白,但是他們兩兄弟卻很相像,所以我在早年有時候要等到跟他們定好靴子的時候,才能確定他們到底誰是誰。后來我搞清楚了:如果沒有說“我要問問我的兄弟”,那就是他本人;如果說了這句話,那就是他哥哥了。

              一個人年紀大了而又荒唐起來以至于賒賬的時候,不知怎么的,他決不賒格斯拉兄弟倆的賬。如果有人拖欠他幾雙——比如說——兩雙以上靴子的價款,竟心安理得地確信自己還是他的主顧,所以走進他的店鋪,把自己的腳伸到那藍色鐵架眼鏡底下,那就未免有點兒太不應該了。

              人們不可能時常到他那里去,因為他所做的靴子非常經穿,一時穿不壞的——他好像把靴子的本質縫到靴子里去了。

              人們走進他的店堂,不會像走進一般店鋪那樣懷著“請把我要買的東西拿來,讓我走吧”的心情,而是心平氣和地像走進教堂那樣。來客坐在那張僅有的木椅上等候,因為他的店堂里從來沒有人的。過了一會兒,可以看到他的或他哥哥的面孔從店堂里二樓樓梯口往下邊張望——樓梯口是黑洞洞的,同時透出沁人脾胃的皮革氣味。隨后就可以聽到一陣喉音,以及趿拉著木皮拖鞋踏在窄狹木樓梯的踢踏聲;他終于站在來客的面前,上身沒有穿外衣,背有點兒彎,腰間圍著皮圍裙,袖子往上卷起,眼睛眨動著——像剛從靴子夢中驚醒過來,或者說,像一只在日光中受了驚動因而感到不安的貓頭鷹。

              于是我就說:“你好嗎,格斯拉先生?你可以給我做一雙俄國皮靴嗎?”

              他會一聲不響地離開我,退回到原來的地方去,或者到店堂的另一邊去;這時,我就繼續坐在木椅上休息,欣賞皮革的香味。不久后,他回來了,細瘦多筋的手里拿著一張黃褐色皮革。他眼睛盯著皮革對我說:“多么美的一張皮啊!”等我也贊美一番以后,他就繼續說:“你什么時候要?”我回答說:“啊!你什么時候方便,我就什么時候要。”于是他就說:“半個月以后,好不好?”如果答話的是他的哥哥,他就說:“我要問問我的弟弟。”

          然后,我會含糊地說:“謝謝你,再見吧,格斯拉先生。”他一邊說“再見”,一邊繼續注視手里的皮革。我向門口走去的時候,就又聽到他的趿拉著木皮拖鞋的踢踏聲把他送回到樓上做他的靴子的夢了。但是假如我要定做的事他還沒有替我做過的新式樣靴子,那他一定要照手續辦事了——叫我脫下靴子,把靴子老拿在手里,以立刻變得又批評又愛撫的眼光注視著靴子,好像在回想他創造這雙靴子時所付出的熱情,好像在責備我竟這樣穿壞了他的杰作。以后,他就把我的腳放在一張紙上,用鉛筆在外沿上搔上兩三次,跟著用他的敏感的手指來回地摸我的腳趾,想摸出我要求的要點。

          有一天,我有機會跟他談了一件事,我忘不了那一天。我對他說:“格斯拉先生,你曉得嗎,上一雙在城里散步的靴子咯吱咯吱地響了。”

          他看了我一下,沒有做聲,好像在盼望我撤回或重新考慮我的話,然后他說:

          “那雙靴子不該咯吱咯吱地響呀。”

          “對不起,他響了。”

          “你是不是在靴子還經穿的時候把它弄濕了呢?”

          “我想沒有吧。”

          他聽了這句話以后,蹙蹙眉頭,好像在搜尋對那雙靴子的回憶;我提起了這件嚴重的事情,真覺得難過。

          “把靴子送回來!”他說,“我想看一看。”

          由于我的咯吱咯吱響的靴子,我內心里涌起了一陣憐憫的感情;我完全可以想像到他埋頭細看那雙靴子時的歷久不停的悲傷心情。

          “有些靴子,”他慢慢地說,“做好的時候就是壞的。如果我不能把它修好,就不收你這雙靴子的工錢。”

          有一次(也只有這一次),我穿著那雙因為急需才在一家大公司買的靴子,漫不經心地走進他的店鋪。他接受了我的定貨,但沒有皮革給我看;我可以意識到他的眼睛在細看我腳上的次等皮革。他最后說:

          “那不是我做的靴子。”

          他的語調里沒有憤怒,也沒有悲哀,;連鄙視的情緒也沒有,不過那里面卻隱藏著可以冰凍血液的潛在因素。為了講究時髦,我的左腳上的靴子有一處使人很不舒服;他把手伸下去,用一個手指在那塊地方壓了一下。

          “這里痛吧,”他說,“這些大公司真不顧體面。可恥!”跟著,他心里好像有點兒沉不住氣了,所以說了一連串的挖苦話。我聽到他議論他的職業上的情況和艱難,這是惟一的一次。

          “他們把一切壟斷了,”他說,“他們利用廣告而不靠工作把一切壟斷去了。我們熱愛靴子,但是他們搶去了我們的生意。事到如今——我們很快就要失業了。生意一年年地清淡下去——過后你會明白的。”我看看他滿是褶皺的面孔,看到了我以前未曾注意到的東西:慘痛的東西和慘痛的奮斗——他的紅胡子好像突然添上好多花白須毛了!

          我盡一切可能向他說明我買這雙倒霉靴子時的情況。但是他的面孔和聲調使我獲得很深刻的印象,結果在以后幾分鐘里,我定了許多靴子。這下可糟了!這些靴子比以前的格外經穿。差不多穿了兩年,我也沒想起要到他那里去一趟。

          后來,我再去他那里的時候,我很驚奇地發現:他的店鋪外邊的兩個櫥窗中的一個漆上了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也是個靴匠的名字,當然是為王室服務的啦。那幾雙常見的舊靴子已經失去了孤高的氣派,擠縮在單獨的櫥窗里了。在里面,現在已縮成了一小間,店堂的樓梯井口比以前更黑暗、更充滿著皮革氣味。我也比平時等了更長的時間,才看到一張面孔向下邊窺視,隨后才有一陣趿拉著木皮拖鞋的踢踏聲。最后,他站在我的面前;他透過那副生了銹的鐵架眼鏡注視著我說:

          “你是不是——先生?”

          “啊!格斯拉先生!”我結結巴巴地說:“你要曉得,你的靴子實在太解釋了!看,這雙還很像樣的呢!”我把腳向他伸過去。他看了看這雙靴子。

          “是的,”他說,“人好像不要結實靴子了。”

          為了避開他的帶責備的眼光和語調,我趕緊接著說:“你的店鋪怎么啦?”

          他安靜地回答說:“開銷太大了。你要做靴子嗎?”

          雖然我只需兩雙,我卻向他定做了三雙;我很快就離開了那里。我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以為他的心里把握看成對他存壞意的一分子;也許不一定跟他本人作對,而是跟他的靴子理想作對。我想,人們是不喜歡那樣的感覺的;因為過了好幾個月以后,我又到他的店鋪里去;我記得,我去看他的時候,心里有這樣的感覺:“呵!怎么啦,我撇不開這位老人——所以我就去了!也許會看到他的哥哥呢!”

          因為我曉得,他哥哥很老實,甚至在暗地里也不至于責備我。

          我的心安下了,在店堂出現的正是他的哥哥,他正在整理一張皮革。

          “啊!格斯拉先生,”我說,“你好嗎?”

          他走近我的跟前,盯著看我。

          “我過得很好,”他慢慢地說,“但是我哥哥死掉了。”

          我這才看出來,我所遇到的原本是他本人。但是多么蒼老,多么消瘦啊!我以前從沒聽他提到他的哥哥。我吃了一驚,所以喃喃地說:“啊!我為你難過!”

          “的確,”他回答說,“他是個好人,他會做好靴子;但是他死掉了。”他摸摸頭頂,我猜想,他好像要表明他哥哥死的原因;他的頭發突然變得像他的可憐哥哥的頭發一樣稀薄了。“他失掉了另外一間鋪面,心里老是想不開。你要做靴子嗎?”他把手里的皮革舉起來說,“這是一張美麗的皮革。”

          我定做了幾雙靴子。過了很久,靴子才送到——但是這幾雙靴子比以前的更結實,簡直穿不壞。不久以后,我到國外去了一趟。

          過了一年多,我才又回到倫敦。我所去的第一個店鋪就是我的老朋友的店鋪。我離去時,他是個六十歲的人,我回來時,他仿佛已經七十五歲了,顯得衰老、瘦弱,不斷地發抖,這一次,他起先真的不認識我了。

          “啊!格斯拉先生,”我說,心里有些煩悶,“你做的靴子好極啦!看,我在國外時差不多一直穿著這雙靴子的;連一半也沒有穿壞呀,是不是?”

          他細看我這雙俄國皮靴,看了很久,臉上似乎恢復了鎮靜的氣色。他把手放在我的靴面上說:

          “這里還合腳嗎?我記得,費了很大勁才把這雙靴子做好。”

          我向他確切地說明:那雙靴子非常合腳。

          “你要做靴子嗎?”他說,“我很快就可以做好;現在我的生意很清淡。”

          我回答說:“勞神,勞神!我急需靴子——每種靴子都要!”

          “我可以做時新的式樣。你的腳恐怕長大了吧。”他非常遲緩地照我的腳形畫了樣子,又摸摸我的腳趾,只有一次抬頭看著我說:

          “我哥哥死掉了,我告訴過你沒有?”

          他變得衰老極了,看了實在叫人難過;我真高興離開他。

          我對這幾雙靴子并不存什么指望,但有一天晚上靴子送到了。我打開包裹,把四雙靴子排成一排;然后,一雙一雙地試穿這幾雙靴子。一點問題也沒有。不論在式樣或尺寸上,在加工或皮革質量上,這些靴子都是他給我做過的最好的靴子。在那雙城里散步穿的靴口里,我發現了他的帳單。單上所開的價錢與過去的完全一樣,但我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有在四季結賬日以前把帳單開來的。我飛快地跑下樓去,填好一張支票,而且馬上親自把支票寄了出去。

          一個星期以后,我走過那條小街,我想該進去向他說明:他替我做的新靴子是如何的合腳。但是當我走近他的店鋪所在地時,我發現他的姓氏不見了。櫥窗里照樣陳列著細長的輕跳舞靴、帶布口的漆皮靴,以及漆亮的長筒馬靴。

          我走了進去,心里很不舒服。在那兩間門面的店堂里——現在兩間門面又合二為一了——只有一個長著英國人面貌的年輕人。

          “格斯拉先生在店里嗎?” 我問道。

          他詫異地同時討好地看了我一眼。

          “不在,先生,”他說,“不在。但是我們可以很樂意地為你服務。”我們已經把這個店鋪過戶過來了。毫無疑問,你已經看到隔壁門上的名字了吧。我們替上等人做靴子。”

          “是的,是的,”我說,“但是格斯拉先生呢?”

          “啊!”他回答說,“死掉了!”

          “死掉了?但是上星期三我才收到他給我做的靴子呀!”

          “啊!”他說,“真是怪事。可憐的老頭兒是餓死的。”

          “慈悲的上帝啊!”

          “慢性饑餓,醫生是這樣說的!你要曉得,他是這樣去做活的!他想把店鋪撐下去;但是除了自己以外,他不讓任何人碰他的靴子。他接了一份定貨后,要費好長時間去做它。顧客可不愿等待呀。結果,他失去了所有的顧客。他老坐在那里,只管做呀做呀——我愿意代他說句話——在倫敦,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出比他更好的皮革,而且還要親自做。好啦,這就是他的下場。照他的想法,你對他能有什么指望呢?”

          “但是餓死——”

          “這樣說,也許有點兒夸張——但是我自己知道,他從早到晚坐在那里做靴子,一直做到最后的時刻。你知道,我往往在旁邊看著他。他從不讓自己友吃飯的時間;店里從來不存一個便士。所有的錢都用在房租和皮革上了。他怎么能活得這么久,我也莫名其妙。他經常斷炊。他是個怪人。但是他做了頂好的靴子。”

          “是的,”我說,“他做了頂好的靴子。”


          * 鑒賞:

          讀完英國作家高爾斯華綏的一篇短篇小說《品質》,不禁為主人公格斯拉先生的高貴品質所打動,一讀再讀,那種靈魂深處的震撼簡直無以言說……



          一、如此卑微的地位,如此高貴的追求

              格斯拉先生是個鞋匠,靠訂做靴子維持生計,生活在社會底層,地位卑微。大凡做生意的人都是賺錢為目的,是絕對帶有功利色彩的,可是他卻不是這樣看待自己的工作的,當小說中十四歲的“我”看到格斯拉先生做鞋那么辛苦,那么艱難,就羞怯地問了他:“格斯拉先生,做靴子是不是很難的事呢?”他回答說:“這是一門藝術。”他把做鞋當成一門藝術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生意人的功利性,而達到了一種新境界。所以小說中用了不少筆墨來描述他做的靴子,不僅僅是描繪靴子外在的美觀,更主要的是刻畫出靴子的靈魂。“只有親眼看過靴子靈魂的人才能做出這樣的靴子,這些靴子體現了各種靴子的本質,確實是模范品。”“我總覺的,做靴子,特別是做像他所做的靴子簡直是神妙的藝術。”正因如此,做做鞋是那么投入,而且把每雙靴子都力爭做到最好,讓人穿著既美觀又舒適,而且結實耐穿。只要靴子有一點不好的地方,他都要重新再做。只要是把工作當作藝術的人,就會做到這一點——追求藝術的完美。他把做鞋當成藝術,因而他把自己生命的全部熱情都傾注到這門藝術當中去,而且從來不覺得難不覺得苦,因為在追求藝術的完美的這樣一個過程中,創造的快樂與幸福是無與倫比的,是一般的人所不能理解的,所以盡管他一直生活在社會底層,而且物質生活是極端貧困,但有了這種高貴的追求,他的生活就不再貧窮。

          二、堅持自己的理想,用生命書寫品質

              因為他把做靴子當成一門藝術,自然就會追求藝術的完美。因為這份追求,所以他做靴子堅持自己的一個原則:堅持自己親手做靴子,“不讓任何碰他的靴子,而且費好長時間去做。”做出來的靴子既要求美觀、舒適又要結實、經穿。他做靴子堅持選用最好皮革,而且他從不投機鉆營,很多年以后,他“單上所開的價線與過去的完全一樣”,他做生意非常講信譽,不單是價錢上,或是按時交貨方面,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顧客反映靴子有一點點毛病,他就會返工重修,還說“如果我不能把它修好,就不收你這雙靴子的錢。”隨著時代的前進,在社會大生產的潮流沖擊下,同行競爭非常厲害,但他從不登廣告,即使他的生意很清淡,生存都難以維持,但他仍然堅持自己的理想,他堅持靠靴子本身的魅力來吸引顧客,征服顧客,他也堅持相信,他自己做的靴子是能夠征服顧客的,他也意識到社會潮流對他的沖擊,憎恨那些大企業的壟斷與擠壓,小說中說:“我聽到他議論他的職業上的情況和艱難,這是唯一的一次。”“他說‘這些大公司真不顧體面,可恥!’他們把一切都壟斷去了,我們熱愛靴子,但是他們搶去了我們的生意……”看來,他對現實還是有比較清醒的認識的,但他為什么不去改變自己做生意的原則,不去適應社會潮流的發展呢?而是仍然堅持自己的理想,直到最后走投無路,甚至餓死,究其因都是因為他把做靴子當成一門藝術,藝術是超越了世上最庸俗最功利的意義之上的,是一種最純粹最圣潔的東西,所以他是如此迷戀著他的理想,讓生命的激情都為了這份理想而燃燒他生命的全部意義已經完全超出了生存的意義而達到另一種至高無上的境界……正如小說中所說的“他從不讓自己有吃飯的時間,店里也從來不存一個便士。所有的錢都用在房租和皮革上了。他怎么能活得這么久……他經常斷炊。”是呵,他經常斷炊,物質生活如此貧窮,他怎么能活得這么久……其實支撐他活這么久的不是物質生活,不是吃飯,而是他的這種堅持,對理想的堅持,他用自己的生命書寫了“品質”二字,這兩個安的分量有多重!在他高貴的靈魂面前,那些諸如“崇高、圣潔”等形容詞也變得庸俗不堪,面對這種品質,我們只有無言的震撼。

          三、感受這種品質的力量,希望這種懷念能夠永久

              小說是采用了第一人稱敘事角度來敘述故事、塑造人物,用這樣的敘事角度使人物顯得真實、親切、可信。這篇小說除了格斯拉先生這樣高貴的靈魂之外,還花了不少筆墨寫“我”對格斯拉先生這種品質的感受和認識,以及社會上其他一些人對格斯拉先生的不同看法,小說透露了他的這種品質的巨大魅力以及對世人的巨大影響力和震撼力。首先最典型的就是“我”,從十四歲開始就在格斯拉先生那么訂做靴子,許多年了經久不變,也不知訂做了多少雙靴子。“我”是被他的靴子被他品質所征服的,對他這個人自然是無比尊重,無比敬仰的,所以進了他的店,“我”就有一種進教堂的感覺,那么莊嚴、那么神圣、那么純凈。面對這樣高貴、純潔的靈魂,人們的心靈也似乎能夠得到凈化,通體透明,心中唯有虔誠和至高無上的敬意。

              其次就是社會上一般的人,也會在他的品質的力量的震懾下表露出最真實最純樸的敬意。“一個人年紀大了而雙荒唐起來以至賒賬的時候,他決不賒格斯拉兄弟的賬。”最后還可了另一種人——市儈、庸俗、勢力的商人,典型代表就是那個把格斯拉兄弟的店面過戶去了的年輕人,他替上等人做靴子,是個典型的商人,他是不理解格斯拉先生的,而且他還嘲弄格斯拉先生的做法,即使是這樣的人,他也不行不說出這樣的話:“在倫敦,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出比他更好的靴子!”“他是個怪人,但是他做了頂好的靴子。”以此可見他的品質的力量,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人們內心深處還是很懷念這種品質的。隨著時代的前進、社會的發展,他這樣做生意是不能適應社會潮流的發展的,他的這種品質似乎也被人淡忘了,在競爭的年代,在追名逐利的社會,人們是不會像他那樣去生活了,但在人們靈魂深處還是常常懷念這樣的人,懷念這種沒有被名利污染的品質。是呵,在熙熙攘攘的為利而來往的生存空間里,人們還是渴望有一種純凈的東西在靈魂的另一隅靜靜地歌唱,輕輕喚起他們心底最溫柔最透明的情愫,猶如童年時的一支歌謠,猶如少年時的一個夢想……

              格斯拉兄弟盡管在社會大生產的潮流的沖擊下悲慘死去,但他的生命已經超越了這種悲慘,完成了其全部的意義,閃耀出一種奪目的光輝,他的品質如一面旗幟,昭示著一種高貴的精神,昭示著一種堅持的理想,愿這面旗幟在人類精神的領空上高高飄揚。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重庆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